仙都 第一节 温顺得像小狗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遗弃在北海的三头鲤鲸,阎川阎子在,阎白阎浮一,阎田阎见龙,见了魏十七温顺得像小狗,唯唯诺诺,毫无桀骜之意,就差摇尾巴示好了,究其根本,倒不是魏十七把他们打怕了,实在是出于阎望的一句话,“三个不成器的家伙,就留给你当脚力,只管望死里榨,剩口活气就行,多吃些苦头磨砺磨砺”族长要磨砺他们,哪敢说半个“不”字!

  鲤鲸现出原形,体型庞大,犹如一座漂浮的小岛,任凭风吹浪打,毫无摇晃之感。阴元儿独占了最大的一头,她甫一踏上鲸背,阎白便身不由己往海里一沉,犹如山岳压顶,挣脱不得,他急忙催动法相,使出吃奶的力气,好不容易才稳住阵脚,心中暗暗叫苦。他向来自恃力大无穷,又是身在海中,平添三分力气,不知背上那人带了什么异宝,竟如此沉重,实在吃不消。

  阴元儿有意掂掂鲤鲸的斤两,将冥河一点点压下,见他撑不过数息,便使了个神通,卸去九成九的重压,阎白这才缓过劲来,眼前一阵阵黑,心如擂鼓,几乎要吐血身亡。看似娇滴滴的少女,不想又是个狠天狠地的凶人,阎川暗暗心惊,今番的环峰岛之会,一场龙争虎斗在所难免,想想就让人头疼。

  阴元儿挑走了阎白,剩下两头鲤鲸,魏十七与梅真人合乘阎川,沙艨艟与支荷合乘阎田,在万众瞩目下,五人的身影渐去渐远。无须吩咐,三头鲤鲸排成“品”字形游向深海,轮流领头,无移时工夫便远离大瀛洲,荒北城沉入海平面下,极目四眺,四日悬于天空,腥风席卷,浊浪翻滚,到处都是茫茫大海,不知身处何地。

  魏十七早已看惯了渊海的景致,毫无新鲜感,他盘作在鲤鲸背上闭目养神,梅真人站在不远处,低垂眼帘,神游物外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沙艨艟、支荷二人从未远离大瀛洲,那曾见过浩瀚渊海,瞪大了眼睛瞅个不停,竭力辨识方位,记录下海图,以备异日所需。

  鲤鲸乃是海中的霸主,耐力惊人,三天三夜不眠不休,早已驰出北海,来到完全陌生的海域。偶有海妖浮出水面,远远看上一眼,便匿踪而去,不敢触犯鲤鲸,一路上顺顺当当,没什么波折。

  老马识途,无须指引,魏十七左右无事,便跟身下的阎川闲谈一番,权作消遣,阎川不敢隐瞒,只要不涉及海妖的秘闻,他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  鲤鲸族有游历渊海的习俗,最是见多识广,据阎川所言,渊海浩瀚无垠,大致划分为近百块大小海域,置于上族的统领下,命名从心所欲,冗杂不堪,像沈金珠栖身的“北海”,据阎川所知,大概有十七八块海域,都以此为名,无从分辨。是以谈及海域,多以海中大族名之,像大瀛洲的北海,渊海上族通常称之为“蚩尤海”,那片海域是蚩尤族的地盘,受蛇颈龙庇护,旁人不得插手。

  七曜界十洲八海,渊海居,囊括大瀛、星罗、6黾三洲之地,大瀛洲地处渊海之西,是三洲中最小的一块。蚩尤、海河马、美人鱼、七鳃鳗、四足海蛇五族海妖占据了北海,大瀛洲以东海域,为海婴兽、潜蛟、天蝠鳐三族瓜分,南面是一片生灵绝迹的荒海,无有海妖栖身。据说上古之时异兽逞威,真仙跨海而来,与之激战,从大瀛洲一直打到荒海,打得天崩地裂,日月无光,海妖俱被波及,无一幸免,荒海从此成为不详之地,死地,海妖若误入其中,少则数日,多则半月,必疯身亡。

  至于大瀛洲以西,不足万里,就濒临渊海的边界,时空破裂,乱流湍急,即便真仙也不敢卷入其中,更不用说寻常海妖了。

  星罗洲位于渊海之东,6黾洲位于渊海之南,二洲相隔遥远,俱有真仙坐镇,虫族和羽族又强悍得紧,时常下海猎杀海妖,是以鲤鲸在游历之时,都远远避开二洲,免得引火上身,哭都没个哭处。相形之下,大瀛洲要孱弱得多,北海海妖兴风作浪多年,都无人可制,换成星罗洲或6黾洲的话,早就被灭族了。

  阎川口齿伶俐,俚语说得甚溜,专挑渊海的轶闻说来解闷,一路倒也颇不寂寞,妖奴对渊海所知寥寥,阎川才是真正的地头蛇,连梅真人在一旁都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又过了十余日,天色骤然阴沉下来,海上风起云涌,乌云滚滚压得极低,乾坤昏暗,雷声隆隆不绝,波涛鼓荡不休,无移时工夫,三道龙卷风从视野尽头徐徐掠过,所经之处海水倒卷而上,化作倾盆大雨,一阵急一阵缓,天地之威,乃至于斯。

  鲤鲸见惯了海上的风浪,毫不诧异,只在龙卷风外缓缓游弋,等待天灾退去再行上路。魏十七背负双手正眺望间,忽见一道闪电划破长空,乌云倏地分在两边,飞出一只硕大的双头巨鹰,通体灰黑相间,尖喙蜡黄,四只眼珠死死盯住鲤鲸,忽然将双翅一振,箭一般飞了过来。

  阎川早看得分明,压低了声音,瓮声瓮气道:“大人小心,那似乎是6黾洲羽族的双头鹰,不知何故飞到了这里”

  那双头鹰绕着海面徘徊数圈,忽然厉声道:“尔等莫不是前往环峰岛的大瀛洲来使?”

  魏十七微微皱起眉头,海妖尚未露面,6黾洲羽族先按捺不住了,渊海如此浩瀚,若非刻意搜寻,怎会如此巧就碰在了一处?

  阎川见魏十七默不吱声,只得开口道:“正是,吾等奉鲤鲸族族长之命前往环峰岛,不知尊驾来自何处,如何称呼?”

  那双头鹰“嘎嘎”尖笑,呼喝道:“大瀛洲有什么资格赴环峰岛之会?叫主事的出来,让吾瞧上一瞧,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,龟缩了这许多年,竟然敢把头伸出来!”

  话说得甚是尖刻,明摆着不怀好意,阴元儿双手拢在袖中,偏过头望了魏十七一眼。魏十七微一沉吟,将二相斧一抛,化作一条摇头摆尾的大鳐,举步踏上鳐背,扇动肉翼冲天飞起,右掌紧握分海槊,直逼那双头鹰而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