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九十一节 心中打的主意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听话听声,锣鼓听音,季鸿儒虽然没有明说,但众人都听出他在暗示些什么,各自转着念头,沉默不语。

  褚戈以拳支颐,不动声色,待季鸿儒讲完,忽道:“师弟,你怎么看?”

  众人闻言为之一怔,明明褚戈才是昆仑正使,为何要问询魏十七的意思?这究竟是顺口一说,还是另有玄机?

  魏十七慢吞吞道:“一桩桩事情来。侯江城的尸身在哪里?”

  韩赤松从腰间取下一只储物袋,道:“已收在此袋中。”

  “且取出一观。”

  “在这里吗?”韩赤松颇有些踌躇。

  “无妨,就在这里。”

  韩赤松依言将储物袋打开,倒出侯江城的尸骸,一股恶臭四散飘逸,众人无不捂住口鼻,屏息细看。尸骸残缺不全,面目皆非,一只眼珠滚落在眼窝外,脸上肌肉溃烂不堪,辨不清容貌,身体四肢都有妖物啃食的痕迹,腹腔被利爪扯开,脏腑空无一物。

  邓元通仔细辨认了片刻,摇了摇头,从身形看,那尸骸跟侯江城颇为相似,但真要确认他的身份,倒也说不准。

  魏十七走上前,蹲在臭气熏天的尸骸旁,伸手捏开他的下颌,果然,嘴里没有半颗牙齿,牙龈黑红肿烂,渗出脓水。他从袖中摸出一柄狭长的匕首,逐一划开牙龈,检视牙髓和牙根,片刻后站起身,道:“此人不是侯江城。”

  季鸿儒不禁问道:“何出此言?”

  “侯江城有个外号叫‘无牙儿’,他天生异象,一出生便长着满口白牙,拉扯他长大的是个走江湖的瘸子,下狠手把他满口牙齿尽数敲落,从此再也没有长出来。这具尸骸的牙齿是新近才拔掉的,牙龈下的牙髓牙根受创未愈,一看便知。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谁都生不出反驳之念,划开牙龈检视牙髓牙根,哪里想得到这些!

  “既然他不是侯江城,那就是有人故布疑阵,遗下这具尸体,希望我们以为侯江城已死……”魏十七看了褚戈一眼,住口不言。他心底寻思,若侯江城死于他人之手,凶手十有会将他抛入鬼门渊,毁尸灭迹,而今假造出一具尸体,恐怕是侯江城自己故弄玄虚,意图撇清洛城侯府的干系……会不会是出于某种原因,他窃取了七禽剑,回转洛城寻仇……

  褚戈清楚侯江城乃是秦子介埋在仙都的暗桩,撤离仙云峰时出了意外,不知所踪,当下接口道:“侯江城是仙都外门弟子,他的下落就交由邓掌门督办,是生是死,务必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  邓元通不知他的用意,只得答应下来,心道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大海里捞针,哪里还找得到!

  韩赤松重将尸骸收入储物袋中,随手递给邓元通,交由他处置。

  魏十七道:“侯江城之事暂且搁在一旁,留待日后再议,接下来是平渊派戚都的死因——季掌门,棲落何在?”

  季鸿儒从袖中摸出一只御兽袋,袋口朝下一抖,棲落打着滚扑倒在地,她妖丹被禁锢,手足被晃金绳绑在背后,目露凶光,动弹不得。

  魏十七打量了她几眼,向邓元通道:“邓掌门,借天罗藤、黑心莲一用。”

  天罗藤采自瘴叶林,黑心莲来自腐叶之海,此二物可遇不可求,自从遗失七禽剑后,邓元通一直随身携带,生怕有所闪失。眼下魏十七讨要这两味药材,他也不问用处,取出几根小指粗细、叶片细长的藤茎,一朵花开十三瓣、心如墨染的莲花,递上前去。

  魏十七没有全用,只挑了一截天罗藤,摘下一片莲瓣,其余都交还邓元通。他将藤茎和莲瓣合在掌心一搓,尽成粉末,而后捏在手中握紧成拳,催动丹火逼出药力,一把抓起棲落的头发,扬起丑陋狰狞的人脸,抬手击在她眉心。

  这是《临川杂记》中提及的手法,魏十七第一次试用,天罗藤和黑心莲的药力融合在一处,如刀,如剑,直刺棲落颅脑深处。

  魂魄摇动,如脱缰的野马失去控制,肆意冲撞,棲落张开大嘴嗬嗬嘶吼,脸上肌肉抽搐,痛不欲生,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魏十七在搞什么名堂。

  晦涩含糊的咒语在魏十七唇间响起,他慢慢抬起手掌,五指并拢,从棲落眉心间拉出一团变幻的黑烟,渐渐凝成棲落的模样,下半身埋在头颅里,上半身扭曲挣扎,痛苦不堪。

  “是搜魂术!”季鸿儒脸色微变,他听师弟戚都说起,棲落数十年前就已经晋升妖将,魂魄凝固,摄魂搜魂根本无法撼动,魏十七能将她的精魂从颅脑中牵出,显然是使用了某种秘术,这其中的关键,就在于天罗藤和黑心莲。

  魏十七闭上眼睛,一点一滴追溯着棲落的记忆,无数破碎的画面在他眼前闪过,大多没有什么意义。

  但对他来说,搜魂的形式大于实效,他心中打的主意,谁都没有料到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