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九十四节 后浪推前浪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褚戈不叫停,是否意味着对他心存不满?季鸿儒忐忑不安,眼看那一枚剑丸倏来倏往,不时与袖中剑交击,僵持不下,当下把心一横,催动剑诀,剑光暴涨,三道剑气冲天而起,凌空击向魏十七。

  剑修过七关,道胎为入门,剑种、御剑为登堂,剑芒、剑气为入室,剑丝、剑灵为大成。魏十七突破御剑关后,未等达到“心剑合一,运转圆通”的境界,便转而修炼妖族的功法,将藏雪剑炼成本命飞剑,但囿于某些原因,迟迟没有着手参悟本命神通。

  他已偏离昆仑正/法,走上了速成的歧途,藏雪剑是本命飞剑,固然操纵随心,但换一柄飞剑,以剑种遥相呼应,他却还是刚突破御剑关的水准,生疏笨拙,不堪入目。

  为长久计,最好的选择是另选一柄飞剑,老老实实下苦功,但留给他时间有限,陆葳的七年之约,紫阳道人要他办的事,五金之气的威胁……无数人,无数事,时时刻刻都在逼迫着他,他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提升实力,以应对未知的命运。

  岁末赌局之后,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怎样对抗剑修的剑气。

  与飞剑相比,剑气的优势有三,速度,数量,变化。岁末赌局的最后一战,柳阙一出手便催动数十道阴冥剑气,一分为二,一股吞噬了蔡恪蓄势未足的断水剑气,另一股追逐着御剑逃遁的对手,再度一分为三,包抄围困,将其击败。易地而处,他恐怕会比蔡恪败得更快。

  利用鬼影步、疯魔棍法加以压制?催动真元,以丹火炼化?运用魂器将真元外放,驱使六翅重瞳的怪蛇吞噬?抑或是凭借强横的身躯硬抗?所有的手段都有不足之处,在练成剑气前,他并没有好的办法,只能随机应变。

  难道果真如众人所言,只有剑气才能对抗剑气。季鸿儒给他出了一道难题。

  其实也未必,他大可施展鬼影步,出手擒住平渊门下弟子,倚作盾牌消耗季鸿儒的剑气,稳稳立于不败之地,但这么做是冒天下之大不韪,彼此并非生死相搏,他的对手也只是季鸿儒一人,不可做得如此之绝。

  面对疾射而来的剑气,魏十七双足微屈,身形暴退丈许,剑气如附骨之蛆,紧随而至,距离他不过一线。季鸿儒终究是投鼠忌器,不便伤他性命,也不敢坏他根基,剑气所取之处,尽是四肢关节之类的部位,刻意避开要害。

  二人相距约摸三丈,剑气穿透魏十七的身体,却只命中一团虚影。季鸿儒见过他鬼魅般的身法,当即左一晃,右一晃,不停改变着方位,与此同时,催动剑气急转而回,在身前三尺游动,防备对方忽施冷箭。

  没有什么好的机会,魏十七现出身形,持铁棒遥遥而立,他对剑气颇为忌惮,不敢贸然近身,一味操纵剑丸缠斗,耐心寻找着制胜之机。

  褚戈看了二人交手数合,心知季鸿儒毕竟老辣,魏十七修为境界逊色于他,一味出奇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一招制服邓燮,面对平渊掌门的剑气不落下风,也足以立威了。他踏上半步,伸手虚虚一捏,剑丸如倦鸟投林,稳稳落在他掌心,季鸿儒哪还不识机,当即将剑气一收,叹息道:“英雄出少年,后浪推前浪,邓燮唐突了,还请三位尊使见谅。”

  褚戈将剑丸抛还给魏十七,笑道:“邓燮关心则乱,情有可原,薄惩即可,季掌门无须在意。只是魏师弟修炼本命飞剑的法门,乃是阮长老亲自传授,与令师弟无涉,季掌门唐突了。”

  季鸿儒脸色一僵,转而向魏十七拱手施礼,放低姿态道:“急火攻心,出言无状,冒犯尊使,见谅!”

  “季掌门客气了。”魏十七顺势落帆,一笑而退,收回铁棒和剑丸,站到褚戈身后。

  邓元通松了口气,魏十七的表现让他又惊又喜,他不虑师弟落败,只担心他下不了台,褚戈出手的时机恰到好处,双方都没有大损脸面,季鸿儒知趣服软,一场大祸消散于无形。

  说到底,他并非五行宗的嫡系,称为鲲鹏宗的余孽也不为过,换成许篁、韩赤松、何不平中的任一人,魏十七都要思忖再三,不便贸贸然出手。

  仙云峰不宜久留,四派掌门招呼一声,领了门下弟子纷纷回转宗门,三清殿前空荡荡的,只余下昆仑三使和几名仙都弟子。

  正事已毕,邓元通设下酒宴,略尽地主之谊。

  俞右桓喝了几杯酒,托故先走一步,留下褚、魏、邓三人。没有外人在,话敞开了说,褚戈代表五行宗,魏十七代表御剑宗,三人很快就达成了初步的意向,大致来说,邓元通携仙都派依附五行宗,与平渊、玄通、玉虚三派尽释前嫌,同进共退,褚戈许诺他以掌门的身份执掌仙都,日后如有变更,引他拜入五行宗长老门下,成为昆仑嫡系弟子。

  三人长谈至夜阑,才各自散去。

  魏十七乘着几分酒意,独自一人登上鹰嘴岩,远远望见一个窈窕的身影站在山崖上,不知等了多久。

  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