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一节 最大的仁慈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马蓟收了功法,自觉精神奕奕,体内血气澎湃如潮,几乎要从毛孔溢出。李静昀见他资质不俗,又忠心知趣,便随意指点了几句,告诉他这宗功法源自天狼食日功,化用精血,利于成,他身躯未经锤炼,犹如一个千疮百孔的筛子,所得气血大半散逸,留下的也只能维持一昼夜,过时即打回原形,若求长久,需在“炼体”二字上下工夫。

  马蓟福至心灵,直挺挺跪在她身前,口称“主人”,恳请她指一条明路。

  李静昀想了想,传他一篇太阴吞海功,提点了几处关键,让他有机会试上一试。太阴吞海功在妖族内部流传甚广,却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上手的,妖奴大多血脉冗杂,彼此冲突,单是第一步“淬炼肉身,凿通窍穴”,十有**过不去,李静昀给他一个机会,却也没抱多少希望。

  马蓟一一记在心里,自从炼化精血后,他自觉脑子灵快了很多,主人所言过耳不忘,一字一句都印刻在心中。他并没有急于修炼,活动一下筋骨,垂手站于一旁,听候吩咐。

  李静昀沉吟片刻,屈指一弹,在他眉心种入一缕剑丝防身,命他先往旗门走一趟,将所得的六棱赤玉柱付与支骧,知会一声,他二人会在北海湾逗留多时。马蓟从储物袋中取出六棱赤玉柱,逐一清点,只得三枚中品,都是大路货,下品精魂倒有不少,无一可用。原来之前斩杀的妖奴尽是些穷鬼,唯一有些身家的傅腾,又落入剑域,被剑丝一绞,什么都没留下。

  之前用化形丹换取的精魂还有剩余,李静昀命他再添上一道中品精魂,凑成两双之数,去回。马蓟答应一声,辨明了方向,泼开双腿疾奔而去,身形掠出十余丈,忽地化作一匹食蓟马,血气翻涌,四蹄生风,如腾云驾雾一般消失在远处。

  冰原再度回复了平静,朔风怒号,大雪纷飞,李静昀步入山林,飞身跃上树梢,盘膝坐下,将九龙回辇功缓缓催动,心田一点杀意若隐若现,如微弱的火苗,随时都可能被风吹灭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李静昀蓦地睁开双眼,星眸闪烁,早望见马蓟顶风冒雪一路奔来,头上一缕血气冉冉腾起,细若游丝,早已所剩无几。屈指一算,他这一去一回只耗费三日光景,多半是不眠不息,马不停蹄昼夜赶路。

  种在眉心的剑丝纹丝不动,看来这一路还算顺当,并没有人为难他。李静昀缓步行出,马蓟陡然间见到主人,又惊又喜,倒头就拜,喉咙口咯咯作响,呼哧呼哧喘得像风箱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李静昀弹出一颗丹药,马蓟正当精疲力尽之际,眼前一亮,忙拾起丹药送入口中,片刻后,药力散,一股暖意滚遍全身,他精神顿为之一振,谢过主人赐药,将此行的经过一一禀告。

  他趁着血气未散,一路狂奔赶到旗门处,见了支骧,将四枚六棱赤玉柱交与他,支骧将二人姓名记下,前后六道中品精魂,足够他们在北海湾逗留九十日。马蓟并未去荒北市集休整,再度折回北海湾,支骧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有意无意嘀咕了一句,天下妖奴本是一家,海族非我族类,可放手图之。

  李静昀微微冷笑,显然支骧从6续飞回的腰牌察觉到什么,借马蓟之口告诫一二,他还不知胡不归的羽族亲卫亦有一人葬送在自己剑下,否则的话,定不会轻易放马蓟回转。不过这倒给她提了个醒,日后须得谨慎行事,再向妖奴下手,最好毁尸灭迹,不放腰牌飞去报信。

  她拿定了主意,命马蓟显出原形,踏其背,径直赶往海边。

  北海湾一十八座阵图,共设有三处入口,西南方距离荒北市集不远,支骧镇守的那座的旗门是“6口”,北海之中还有一座旗门称为“海口”,除此之外,在冰原与北海交界的海岸上,另有一处“岸口”,为法阵封锁,终年不开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李静昀和马蓟从“6口”进入北海湾,前数日都在岸上绕行,兜了一个大圈子深入腹地,而后取直线奔赴北海,马蓟缺了血气支撑,度大不如前,他深感不安,只得气喘吁吁,拼了老命奋力前行。

  李静昀既不阻止,也不勉强,听任他奔了一日一夜,待到曙光初上,命马蓟停下歇息,身影一晃,去冰原山林间绕了一圈,取了三团精血,丢给他回复元气。马蓟捧着精血,觉得有些烫手,试探着问了几句,李静昀也不瞒他,随口道,将妖奴连同腰牌一并打灭了,毁尸灭迹,谅也无人知晓。

  一并打灭毁尸灭迹马蓟打了个寒颤,忙将精血吞入腹中,以示自己毫不在意,一时吞得急了,呛入气管里,咳得昏天黑地,眼泪鼻涕齐出。

  李静昀淡淡道:“你怕了?”

  马蓟这下子是真的怕了,双膝一软跪倒在地,伏在雪地里咳个不停,有心解释几句,又不知从何说起,只得借咳嗽掩饰一二。

  “这北海湾中的妖奴和海族,在我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犬,什么时候魏十七阴元儿胡不归杀上门来,又或是北海五真人联袂而至,才是真正的大敌。”

  马蓟脑中“嗡”地一响,原来主人心目的大敌竟是这等人物,她她到北海湾来究竟为了什么?

  李静昀将目光投向西北,投向那座插天雪峰,投向巨蛇盘旋的荒北城,心道:“唯有把自己逼到绝境,退无可退,才能斩断一切侥幸,死里求生,突飞猛进。要想追上魏十七,舍此之外别无他法。”

  马蓟咳了一阵,见主人并无追究之意,稍稍放下心来,当下盘膝行功,待到精血炼化得七七八八,不待主人吩咐,现出食蓟马原形,殷勤地凑上前去。

  李静昀微微一笑,这马蓟善解人意,使唤起来,比尺蠖小界的桃岫更顺手,他跟着自己,不会缺少机缘,只可惜,眼下她还护得住他,到了强敌进逼,九死一生的当儿,却是顾不上他了。为了避免他落在对头手里,泄漏自己的底细,真到那一刻,她会先一步出手,不给他背弃的机会。这是最大的仁慈,不是吗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