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四节 不失为良策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“因为……时不我待……”

  余瑶心中一惊,仔细回想他说的每一句话,字里字外全是暗示,她若听不懂,一味使性子闹,只怕反把他推开。

  魏十七凑到她耳边,低声道:“我要你变强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一定要变强。”

  余瑶心如明镜,他既然这么说,应该不是为了多一份助力,而是希望自己能自保,一定有什么变故即将发生,他不便明说,只能未雨绸缪。

  她翻身坐到他身旁,抛开小心思,皱起眉头,认认真真思考他的建议。过了片刻,她问道:“剑诀和飞剑,不能双管齐下吗?”

  魏十七笑了起来,“成,我来想办法。”

 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轻轻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的烂银指环,注入真元,取出一盘蒙尘的蛇蜕,翻来覆去端详了半晌,用匕首刺破食指指尖,挤出一点黏稠的精血,点在蛇蜕的额头上。

  一道细弱游丝的血光上下游动,干枯的蛇蜕渐渐充盈起来,细小的鳞甲片片掉落,蛇蜕鼓起一个个小包,豁然中裂,钻出一条小巧的六翅水蛇,只有小指粗细,在魏十七掌间蠕动,气息奄奄。

  食指的创口业已愈合,魏十七又刺破中指和无名指,挤出数滴精血,凑到六翅水蛇嘴边,小蛇张口吸入腹中,精神为之一振,缠绕在他手指上,挨挨擦擦,举动甚是亲密。

  余瑶亦被小蛇吸引,见它纤细可爱,忍不住伸手去摸,六翅水蛇张口一咬,若非她及时缩手,只怕已被毒牙咬中。

  “这么小,就这么凶……”她嘟囔了一句,下意识离它远一些。

  魏十七安抚着六翅水蛇,道:“野性未去,养熟了就没事了。”他在蓬莱袋中翻翻找找,摸出一块妖物的血肉,不知是人面鸠还是赤瞳蛇,撕成指甲盖大小,喂给小蛇吃。

  小蛇吞吃了数块血肉,懒洋洋伏在他指间不动,昏昏欲睡。余瑶忍不住道:“须得找个地方收起来才是,总是挂在身上,怪寒碜的,不知什么时候咬你一口。”

  “收在哪里?”

  “最好是御兽袋,不济的话,先养在葫芦里也行。”

  魏十七记起柳阙的赤玉匣,有些意动,随即打消了念头,赤玉匣品质极佳,弥足珍贵,他手头也没有合适的东西跟他换,倒是毒剑宗用来豢养金头蜈蚣的赤玉葫芦,可以想办法弄一个来。

  他轻轻抚摸着小蛇冰凉滑腻的身躯,乜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你还走吗?”

  余瑶咬着嘴唇,看了看小蛇,道:“你把它收起来,放得远远的……”

  活物不能直接收入烂银指环或蓬莱袋,魏十七将小蛇盘起,放到静室的角落里,用八女仙乐屏遮住,围成一个小小的安乐窝。

  第二天一早,魏十七独自登上赤水崖,前去拜见褚戈。

  二人在千寻岩下俯瞰赤水河,闲谈了一阵,魏十七道明来意,提出想借地火诀一观。

  地火诀虽不及红莲诀,也是五行宗珍藏的剑诀之一,轻易不示人,但在褚戈眼中,那也算不上什么,只是他好奇,魏十七讨要地火诀作甚。

  不等他开口,魏十七坦然解释道:“余瑶五行亲火,修炼焚心诀多年,修为再无寸进,我打算为她求一门火行剑诀,助她突破剑芒关。”

  褚戈道:“焚心诀易练难精,能练成剑气的更是少之又少,改弦易辙,也不失为良策。不过宗门祖训,剑诀不能轻传,只能换取,还请师弟谅解。”

  “师兄言重了,不知须用什么来换?”

  “玉角”业已滴血认主,魏十七想了想,身上拿得出手的,也只有精铁佛像和错金玉球了。

  谁知褚戈对岁末赌局的彩头看不上眼,只向他要凝结妖丹、成就法体的诀要,魏十七哑然失笑,魏云牙改造的太阴吞海功纯属鸡肋,诸般机缘凑巧,才侥幸练到最后一步,他也不甚看重,当下应允下来。

  魏十七在赤水崖逗留了三天,与褚戈把酒临风,相谈甚欢。他将啸月功一一笔录下来,连同“丹行脉间,强开窍穴”的种种关键,一并告诉褚戈,结个善缘。褚戈也不藏私,把完整的地火诀录了一份交给他,从剑芒、剑气、剑丝到剑灵,无一缺漏。

  魏十七从头至尾看了一遍,问了几点疑难之处,褚戈虽不修习地火诀,却知之甚详,随口指点,无一不切中要害。

  临别之时,褚戈善意地提醒了一句,昆仑派珍藏的火行剑诀,地火诀仅次于红莲诀,仅限嫡系弟子修炼,切勿传入旁支,旁支弟子即便立下大功,得掌门嘉许,也须亲上流石峰,登录在册,然后才能授予剑诀。

  魏十七心中一凛,昆仑嫡系与旁支壁垒森严,仙都派奚鹄子出身飞羽宗,修炼飞羽诀,门下五位亲传弟子,却无一人相授,玄通派黄龙子修炼冰心诀,他自承剑诀传自昆仑嫡系,依褚戈所言,自己将剑诀私自交给荀冶,却是触犯了大忌。

  褚戈亲自将他送下赤水崖,挥手而别,魏十七并未回转无涯观,而是朝着毒蛛谷方向而去。他微微皱起眉头,心道,有了地火诀还不够,莫非他还看中了毒剑宗的五毒诀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