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九节 憋屈的七年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石梁岩,冷泉洞,鲁平度过了一生中最为憋屈的七年。

  在这七年里,发生了很多事。

  阮静代父收徒,紫阳道人亲口认下师侄,余瑶身心俱被人夺取,陆葳以下犯上,用三花五气消元散暗算他,苦道人丧心病狂硬撼镇妖塔,钩镰宗从嫡系连根拔起,中坚弟子四分五散,魏十七混得风生水起,在岁末赌局中一举成名,飞羽宗并入五行宗,魏云牙只身杀上昆仑,紫阳道人进军无上剑域,魏十七凝结妖丹,风云变色,又一年岁末赌局,余瑶风姿绰约,一胜一负,脱颖而出……

  常言道,人生不如意事,十常居八/九,但总该有一二如意才对,为何到了他身上,不如意事接二连三撞上来,不给他喘息的时机,长此以往,心态再好也难免扛不住。

  他困守在冷泉洞中,暴戾之气郁积在胸口,性情愈加扭曲,只是真元被锁,御不起飞剑,施不出法术,一口气无从宣泄,只能咬着牙苦捱。

  愤懑之余,还是有一丝担忧,像大毒蛇,缠绕在心头。陆葳胆敢对他下手,背后有没有掌门的身影?待到三花五气消元散药力消退,他该怎样处置魏十七和余瑶?

  鲁平巴巴计着天数度日,有时候觉得日子过得太慢,度日如年,有时候……又觉得日子过得太快,一天天迫近七年之期。

  忽然有一日,体内“咯噔”一响,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道缝隙,坚冰消融,久违的真元点滴渗出,滋润着干涸的经络和窍穴,力量重新充满了老朽的身体,鲁平的心不争气地跳动起来,过去的七年里,他曾无数次期盼这一刻到来,无数次想象屠戮和凌辱的画面,终于得偿所愿的一刻,心中又充满了犹疑和畏缩。

  十天过后,三花五气消元散弥散于无形,他回到了七年前,修为虽无寸进,却也没有损失。

  鲁平将剑囊一拍,放出五色神光镰,星驰电掣飞出冷泉洞,呼吸着冰凉的空气,忍不住仰天长啸,声震霄汉。

  时值隆冬,彤云密布,大雪封山。

  鲁平将视线投向观日崖,无涯观,镇妖塔,吐出一道炽热的白气,周身血液沸腾起来。

  天与地之间,山与雪之间,一人踯躅而行,踏着乱琼碎玉,顶风冒雪,一步步登上石梁岩,往冷泉洞而来。

  鲁平眯起眼睛,心中觉得不大舒服,他想不通,猜不透,魏十七挑这个时候过来,到底是什么打算。

  山路十八弯,路途虽然有点长,一步一步走,总有走到跟前的时候。

  魏十七正视着鲁平,心中感慨万千,从余瑶到陆葳到鲁平,一度需要仰视的前辈高人,如今也拉近到眼前,这些年,他走得很辛苦,终于也走到了这一步。

  他向鲁平微一躬身,道:“御剑宗弟子魏十七见过鲁长老。”

  鲁平上下打量着他,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,嘿嘿笑道:“你胆子不小,居然敢来见我。”

  “有些事情,总要解决掉,拖久了损人不利己,不如干脆一些。”

  “真是狂妄呀!”暴戾的种子在胸中生根发芽,开枝散叶,二十年前,独自面对九头虺和龙象时的心境,再度摄取了心魂,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声道,杀了他,杀了他!

  魏十七从剑囊中抽出乌沉沉的铁棒,随意扛在肩头,道:“愿向鲁长老请教。”

  “你若输了?”

  魏十七笑了起来,“这并非赌局,输了,死生有命,任凭鲁长老处置。”

  “呵呵,没这么严重,掌门的师侄,总得留情一二!”鲁平将五色神光镰持定于手中,直截了当道,“输了,你把余瑶带来,亲手交给我。”

  老而不死是为贼,果然贼心不死,魏十七仰头望着漫天飞雪,道了声,“好。”

  他没有问,赢了如何。

  清明坐在石梁岩上,不时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,丢进嘴里,吃糖一般嚼碎了咽下肚,眼望魏、鲁二人对峙,如同看戏,兴味盎然。朴天卫慢慢走到他身后,涩然道:“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?”

  清明以手支颐,道:“鲁平为人傲慢,心胸狭窄,陆葳下三花五气消元散压了他七年,他还看不清大局,对余瑶念念不忘,不肯撒手,这件事不做绝,安不了魏十七的心。”

  “这是掌门的意思?”

  “掌门闭关,到了紧要关头,这种小事不用打搅他老人家。这是我的意思。”

  “真是可惜了。”

  “也没什么可惜的。天地大变将至,性命如游丝,早一步晚一步罢了……”

  朴天卫摇摇头,为之叹息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