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节 你肉吃太多了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十七借故支开秦贞,动身前往仙云峰后山的秋桃谷,仙都外门就坐落于其中。秋桃谷外有一大片桃林,花时璀璨似锦,白露后秋桃陆续成熟,甘甜多汁,滋味绵长,是只有仙都派弟子才能尝到的口福。

  日头高挂,山路上空无一人,魏十七穿过一片茂密的桃林,桃子特有的甜香扑面而来,中人欲醉。

  “喂,大个子!”头顶传来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,嘴里像是含了什么东西,嘟嘟囔囔。

  魏十七停住脚步,抬头望去,只见桃树枝丫间坐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,梳着双髻,肤光胜雪,眉目如画,两只脚一荡一荡,手里拿着半只桃子,嘴角犹有亮晶晶的汁水。

  魏十七一阵恍惚,心想,如果她吃的是瓜子,身旁有一只眼射红光、雪白可爱的小貂,那就更有趣了。

  “你怎么不说话?问问我是谁,为什么要叫住你。”那少女咬了一口桃子,汁水淌下来,她翘起小指,凑到嘴边舔了一下,灵活的舌头惹人绮念。

  如此美貌的少女,孤身一人攀在桃树上,津津有味吃着桃子,毫不顾忌形象,说话爽利,落落大方,一看就是有来头的人物,搞不好是仙都掌门的掌上明珠——不过掌门是道士,道士能娶老婆吗?

  想到这里,魏十七客客气气道:“不知姑娘尊姓大名,师承何处?”

  “你先说。”

  “仙都派的试炼弟子,魏十七,拜在云鹤道人门下。”

  那少女歪着头想了片刻,道:“云鹤道人?那是谁?仙都派我只知道奚鹄子,你知道奚鹄子的,是吧?”

  她说的奚鹄子是仙都掌门,荀冶的师父,俗家姓奚,道号鹄子。魏十七苦笑道:“云鹤道人是外门弟子,入不得姑娘的法眼。”

  “我没听过你师父的名号,可不是瞧不起他。大个子,你为什么叫‘十七’,不叫‘十八’,也不叫‘十九’?莫非你排行十七,上面有十六个兄长?”

  “老爹给取的名字,大概一时心血来潮。”

  “十七,魏十七,呵呵,听上去不错,琅琅上口。别人连名带姓叫你的时候,会不会听成‘喂,十七’?”那少女说着说着,自己也笑了起来。

  “忘了告诉你,我姓阮,昆仑派的弟子,幸会幸会!”

  “幸会。不知阮姑娘为何叫住我?”

  “喏,吃桃子吗?这桃子很甜,很好吃的。”她伸长手臂摘了一个桃子,丢给魏十七,衣袖滑落,露出雪白粉嫩的一截胳膊。

  她语速有一点慢,思路有一点跳跃,神情有一点迷糊,态度有一点亲昵,这些凑在一起,平添了许多诱惑,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。

  魏十七把桃子接在手里,在衣襟上擦了擦,咬了一口,甘甜爽脆,入口即化,果然是难得的佳品。

  “好吃吗?”

  “很好,味道很特别。”魏十七三口两口啃完桃子,把硬核丢在地上,伸脚踩进土里。

  “嗯,刚才说到哪里了?对了,你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气味,我想想,是丹毒的气味——”

  魏十七的心猛地一跳,脸色微变,随即流露出无辜的疑惑。那少女从桃树上跳下来,她个子不高,才到魏十七胸口,仰起头道:“你哈一口气,让我再闻闻。”

  这是什么跟什么呀,魏十七急中生智,推脱道:“我有口气,会熏着姑娘的。”

  “你对着我说话,不照样会熏着?放心,我不在乎。快一点,扭扭捏捏可不像个男子汉,你是男子汉吧?”

  魏十七没奈何,心一横,朝她哈了口气。那少女皱起鼻子嗅了一下,蛮有把握地说道:“是美人蟒的丹毒,没错!嗯,果然有一点口气,你肉吃太多了,修道之人,要食松子,饮清泉,养护一道清气,这些都是我师父说的。”

  美人蟒的丹毒!魏十七心中升起一丝希望,急切地问道:“能治吗?”

  “这不是病,根除也不难,只是要费一番手脚。先告诉我,对你下手的那条美人蟒躲在哪里了?”

  出卖还是隐瞒?瞒是瞒不过去的,魏十七立刻做出决定,道:“她自称姥姥,害了我师父齐云鹤,变成他的模样,躲在秋桃谷里。”

  那少女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用古怪的眼光注视着魏十七,“你就这么……毫不犹豫地出卖了她?”在她的设想中,魏十七应该支支吾吾掩饰一阵,前言不搭后语,最后才被她犀利地戳穿,不得不吐露真相。

  魏十七哭笑不得,“这是个秘密,我只告诉你,不算出卖。”

  “那是因为奚鹄子无能为力,只有我能救你的缘故吧?”

  魏十七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表露怎样的情绪,委屈还是哀怨?他觉得自己败给了对方,憋了半天,只得道:“你鼻子这么灵,都闻出来了,还故意这么说,耍我,不实在!”

  “耍你,这个说法真有意思!”那少女想了想,笑道:“有道理,的确有些不实在,对不起。不过,你知不知道,姥姥为什么没有吃了你?”

  魏十七心中一动,试探着问道:“她要我掩饰身份?”

  “你也太小看姥姥了,吃了你一了百了,留下你反而是莫大的破绽。”那少女伸出一根食指,轻轻点在魏十七的腹部,“姥姥没有害你,是因为她发觉你有一丝妖族的血脉,动了恻隐之心,你能活到今天,实在不容易。”

  魏十七觉得天下最离奇的事莫过于此,偏生那少女还说得煞有介事,他摇摇头道:“你又在耍我了。”

  “信不信由你,其实要证明你有妖族的血脉,也很容易。鸟天生会飞,鱼天生会游水,老鼠天生会打洞,这叫做天赋,你自己想想,有没有哪一种能力,是常人所没有的?”

  吃妖物的肉,转化为元气,这算不算天赋?魏十七目不转睛盯着她,心中升起一种荒诞的念头,他再这么修炼下去,终有一天会变成嗜血的妖物。

  “有吧!不肯说,那就算了!换成是我,也一样……”那少女一拉魏十七的手,自信满满地说道,“走,去秋桃谷找那条美女蛇,从流石峰一直赶到这里,好不容易才追上她,这次逃不掉了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