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三节 我不负昆仑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“叮叮叮”,五色神光镰啄击着石壁,发出清脆的声响,魏十七觉得自己像一个新手村的矿工,试探着每一个角落,寻找那传说中一点游走的薄弱节点。[燃^文^书库]

  石室没有薄弱节点,重叠的禁制深入石块,覆盖了每一个角落,而且,他也没有这么多的时间。天地元气淹过了脚踝,继续上升,静下心来,他幻听了,他听到了“咯吱咯吱”的声响,那是命运的齿轮在转动,呵呵……

  每到要紧的时刻,他就会胡思乱想,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。

  到此为止了吗?逃过了初一,逃不过十五?

  病急乱投医,魏十七把手伸进烂银指环中,触摸着每一件物事,玉简,没用,溺水匕,没用,错金玉球,没用,赤玉葫芦,没用,黑睛避水指环,没用,没用没用没用,没有一件有用。

  真的穷途末路,只能坐以待毙了吗?

  视线垂落在左手手背上,那道灰色的印痕,像新月,像伤疤,他忽然疯了一般,从蓬莱袋中取出一块块天妖的血肉,看都不看一眼,塞进嘴里,生生吞入腹中。

  一块,又一块,热力如火山爆发,元液悬在窍穴内,摇摇欲坠。

  魏十七不要命似的吞食着血肉,元液愈涨愈大,终于溃散为溪流,溪流壮大为江河,江河汇聚为海潮,左冲右突,奔涌澎湃,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。身躯鼓胀,手脚粗了一圈,毛发根根倒竖,恍惚间,他仿佛又回到遥远的过去,在老鸦岭孜孜不倦地修炼啸月功。

  那是他扭转命运的第一步。多年之后,他又站到了命运的分岔口,左手天堂,右手地狱。

  天地元气淹没了胸口,真元疯狂地涌入妖丹,腹中燃起一团火,魏**喝一声:“如意子,不要误我!”张口将妖丹喷出。

  妖丹色作青黑,足有鸡卵大小,才离双唇,即陷入石壁,不等符箓亮起,禁制发动,一条巨大的巴蛇骤然浮现,口眼舌鳞宛若蚀刻于石中,将身躯轻轻一挣,石壁剧烈颤动,四分五裂,化作酥软的碎石,片片剥落。

  石壁虽破,禁制犹在,一道道白光闪烁不定,天气元气竟不得泄出,兀自缓缓上升,淹到了喉咙口。

  魏十七狞笑一声,探出左臂,一把将妖丹攫入掌中,狠狠夺回,趁着符箓尚未勾连复原,藏雪剑从右臂弹出,剑身大半没于骨肉中,露出蓝幽幽一截锋刃,刷刷刷划出一个巨大的“之”字,将符箓一斩到底,齐齐破开。

  这一剑,批亢捣虚,直击要害,禁制渐次黯淡,石壁崩塌,天地元气四下溃散,一缕缕天光照进来,照在魏十七脸上,温暖得像情人的手。

  天亮了。

  魏十七御起藏雪剑,合身冲了出去,眼前一片光明,朝阳射出万道金箭,照耀着天空、大地、山川、河流,人间万物,沐浴在煦暖的阳光下。

  一抹湛蓝的剑光,从镇妖塔第八层破壁飞出,直冲霄汉。

  清明立于青冥阁上,遥遥相望,“呼哧呼哧”咳嗽了好一阵,才缓过劲来。在极北之地的高空,光阴之力冲刷着青冥剑,每一分每一秒,他都在衰老,将魏十七收于剑域,投入石室,催动镇妖塔剥离魂魄,已是他能做到的极限。

  剑光一转,又一转,竟掉头冲向青冥阁,清明苦笑一声,知道他发觉了自己。

  魏十七没有离开,即使在最危急的时刻,他依然保持清醒。紫阳道人自身难保,清明已是强弩之末,他若在众目睽睽之下逃出流石峰,那便是自弃于昆仑,再也回不来。天地大变在即,孤身逃匿,只有死路一条,昆仑是他唯一的依托。

  两害相争取其轻,他赌紫阳道人不得夺舍,就必须借重,此外别无选择。

  数百丈距离,御剑瞬息而至。魏十七降下飞剑,落在青冥阁上,抬眼望着清明老朽的脸庞,道:“你已经老了,不行了。”

  清明抬起颤巍巍的手指着他,见他毫无惧色,低声笑了起来,“你胆子真大,居然还敢回来!”

  魏十七道:“昆仑负我,我不负昆仑,为何不能回来?”

  清明脸色微微一变,眉眼一阵恍惚,紫阳道人的虚影重叠在他脸上,摇晃不定。他注视良久,忽然开口道:“昆仑不负你,是我负你。”

  魏十七心知是紫阳道人借清明之口跟他说话,微微躬身,道:“掌门恩重,弟子不敢。”

  这八个字模棱两可,包含了无数意味,紫阳道人叹息一声,道:“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……利天下,愿,虽抛头颅洒热血而不辞,不愿,虽一毛而不能取。流石峰上,你是第一个把话说透的。旁人以为太一宗窃取天地元气而不知回报,刻薄自私,却不想这句话的关键在于,以利天下之大义强加于人,虽取一毛而不可。”

  “掌门不拘小节,不惜己身,一剑定乾坤,可敬,可叹。”

  “可敬,可叹,但是你不会这么做,是么?当日在极北之地,罅隙中开,时光之力涌入此界,潘乘年奋不顾身挡上一挡,我才得以一剑弥补大祸。那只是一具身外化身罢了,若潘乘年真身来此,断不会慷慨赴死,你跟他,本是同一类人……”

  魏十七低头道:“是”

  “今后昆仑派就交给朴天卫了……嘿嘿,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……”

  “弟子有负掌门厚望。”

  “不要惺惺作态了,这不是你的性子。一为之甚,岂可再乎,罢了,罢了,罢了……”紫阳道人连说三个“罢了”,隐退于清明体内。

  清明打了个激灵,悲从中来,带着哭腔叫道:“掌门……”

  “不须多言,送我进镇妖塔吧!”

  “是……”清明看了魏十七一眼,衣袖一拂,掉头离去。

  魏十七望着他老态龙钟,扶着栏杆,一路下青冥阁,走栈道,出无涯观,登山路,蹒跚而往镇妖塔。这一去,一个时代结束了。

  从昆仑流血夜展露头角,屠尽五刖、鲲鹏二宗,杀出尸山血海,把持昆仑近百年,无人敢拂其心意,到最后远赴极北之地,一剑阻断光阴之力,灯枯油尽,魂归镇妖塔。

  他本可选择另一具肉身,寻常的肉身,延命百年,但如此骄傲的人物,岂肯居于人下?他宁可进镇妖塔,与阮青、岳朔为伍,度过悠长不灭的岁月,也不愿居于人下,受尽白眼,沦为笑柄。

  魏十七能够理解他的想法,尽管易地而处,他不会这么做。

  站在青冥阁上,热风扑面,天地之间一片葱翠,盛夏已悄然而至。魏十七慢慢坐倒在地,以手抚胸,轻轻咳嗽两声,又两声,再两声,他越咳越厉害,猛地喷出满口淤血,手脚抽搐,爬不起身。

  生吞天妖血肉,催动妖丹作搏命一击,伤及了根本,连金刚法体都无法维持,现在的他,脆弱得像个婴儿。

  魏十七一边吐血,一边“嘿嘿”笑了起来,他终究是赌赢了。

  咳了一阵,吐了一阵,魏十七喘着粗气,从蓬莱袋中摸出一块生肉,颤抖着塞进嘴里,费力咀嚼着,直起脖子吞下肚。

  他在青冥阁趴了六天七夜,这才稍稍恢复了些元气,踉踉跄跄回到静室中,一头栽倒在床。

  这一睡,昏天黑地,不知物换星移,岁月悠悠。

  真元一点点修复伤势,妖丹从委顿中恢复,巴蛇的血脉滋养着法体,破而后立,败而后成,置之死地而后生,他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悍。

  醒来时,已是三年之后。

  他听见有人在耳边轻声低唱: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……”然后,他睁开了眼。

  秦贞坐在床沿,痴痴望着他,眼神是那么温柔。

  “嗨,你好吗?”魏十七牵动嘴角笑了笑,跟她打招呼。

  秦贞眨眨眼,忽然悲从中来,泪水簌簌落下,滴在他脸上。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,手忙脚乱给他擦眼泪,不想把他抹成一个大花脸。

  “嗨,又见面了。”魏十七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,粗糙的指肚滑过幼嫩肌肤,“我想你了……”

  秦贞想笑,又泣不成声。

  魏十七张开手臂,将她揽入怀中,嗅着她身上的清香,心中平安喜乐,无欲无求。

  “一切都好吗?”过了良久,他在她耳边轻声问,发丝钻进鼻孔里,有些痒,他忍不住咬住了她的耳垂,鬼使神差舔了一下。

  秦贞“呀”叫了一声,面红耳赤,心情却渐渐开朗起来。

  “我们都很好……”她轻声道,“我很好,余瑶也很好,我们一直在等你。”

  魏十七抚摸着她的腰肢,随口问道:“你们吵架吗?”

  “没,从来不吵。”

  “冷战吗?”

  “也没。”

  “现在是谁压过谁一头?”

  “似乎……我更厉害一些……”秦贞微微喘着气,眼神迷离,放任自己迷失在**中。

  门被小心翼翼推开,又掩上,余瑶靠在门框上,闭上眼睛定了定神,双手抱住上臂,悄无声息地走下栈道,踏进汤沸房中。她不声不响,生火,煮水,烹茶,剖开油杏子,剥出核里的果仁,放进嘴里咀嚼着,品尝那淡淡的苦味。

  一灯如豆,照亮了她的脸,昏黄的光微微跳动,她喝一口热茶,怔怔想着心事。

  这三年来,她修为突飞猛进,早早突破了剑气关,龙象妖火如臂使指,得心应手,但秦贞始终稳稳压过她一头,没有给她任何机会。

  她内心如此敏感,性情如此骄傲,却不得不与情敌分享同一个男人,但她不怨,也不悔。
捡个杀手做老婆 超级神基因 异能小农民 合租医仙 西隐昆仑 蜜枕甜妻:老公,请轻亲! 华山神门 神魂至尊 末世异形主宰 阴阳同修 帝霸 龙血武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都,仙都最新章节,仙都 2K小说fpzw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