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五节 走一步看一步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玉海深百丈,形同蜂巢,半是天成,半由人工,底部为一深潭,色作纯碧,波澜不惊。[燃^文^书库]dm

  “又一个炼妖池吗?”魏十七嘀咕了一句,松开五色神光镰,从山岩之上一点点滑落,小心翼翼靠近。天地元气没有异动,也没有禁制勃然而作,潭水古井不波,映着点点明松石的微光,如夜空中遥远的星辰。

  阴锁铮铮而鸣,三短三长三短,这是个讯号,碧水泛起微澜,波纹震荡,急速下降,露出犬牙交错的驳岸。

  一股巨大的吸力涌来,魏十七竟站立不稳,身不由己坠入潭中,被无形的裂缝吞没,消失无踪。

  短距离传送,一阵轻微的晕眩过后,魏十七发觉自己来到一个空旷的溶洞中,大大小小的钟乳石如矛如剑,变化万千,一条地下暗流潺潺流淌,四下里潮湿阴冷,寒意刺骨。

  数根粗大的石柱伫立于眼前,成“品”字排列,靠近地面处开了门洞,形同居所,一灯如豆,微光摇曳,似有人影晃动。

  阴锁牵引着魏十七上前,深一脚浅一脚,来到石柱之旁。透过门洞,却见内里甚是空旷,黑黝黝不知高几许,居中躺了一名老者,额头上方悬了一张光符,满脸皱纹,胸口微微起伏,似睡非睡,呼吸极其微弱。他身旁盘膝坐着一名中年男子,五官只是寻常,脸色平静,伸出右手轻轻一捏,从虚空之中捉出一缕黑烟,扭曲变幻,隐隐是一头面目狰狞的羊面怪,叫嚣挣扎,外厉内荏。

  魏十七精擅摄魂诀,一眼看出,那是一道妖物的精魂,神完气足,魄力外溢,是极为罕见的上乘货色。

  那中年男子在老者胸口一拍,将精魂塞入他体内,老者呼吸嘎然中止,片刻后,长长舒了口气,仿佛吃了什么大补之物,皱纹隐没,脸色红润,满头白发转为乌黑,连带身形也渐渐缩小,返老还童,变作一个短手短脚、眉清目秀的小道童。

  他睁开眼,眼珠骨碌碌直转,朝着魏十七咧嘴一笑,招手示意他进来,道:“又见面了!”

  魏十七倒抽一口冷气,略加思索,便明白过来,那羊面怪乃是困在镇妖塔下的妖族魂魄,被中年男子摄来,拍入清明体内,抵消了上界的光阴之力,助他回复原状。这一手神通,神乎其技!

  那中年男子翻起清明的眼皮,凑到亮处看了看,又叫他吐出舌头望了望舌苔,拍拍他的脸颊,道:“这次大概可以撑上个把月,不要妄动真元,细水才能长流,最好躺着不动,少说话,别到处乱跑。”

  清明笑嘻嘻道:“闷死人了,你就是把我绑在柱子上,我也要爬上爬下。”

  “我只是提醒一句,听不听随你。”

  说罢,那中年男子转过头,上下打量着魏十七,阴锁顿时欢鸣一声,飞到他掌心,翻来滚去,如同遇到了亲人。

  清明跳将起来,捶着腰背活络一下筋骨,指指中年男子,向魏十七笑道:“你猜猜他是谁!”

  那中年男子头也不抬,指尖温柔地抚摸着阴锁,低眉顺目,面带慈祥,魏十七心念数转,想到了种种可能,又一一排除。

  正犹豫间,蹄声哒哒,一女子风一般冲进石柱,头生犄角,脐下为鹿身,见清明无恙,咯咯笑道:“清明哥哥,你可是好了?”

  清明踮起脚摸摸她的头,“好,好了,可以带你出去耍子了。”

  魏十七心中一动,试探着问道:“可是天禄?”

  那鹿身女子回头瞪了他一眼,嘟囔道:“天禄也是你能叫的吗?咦,你是谁人,怎么能进内海来?”

  清明朝阴锁努努嘴,道:“是阴鱼儿引他进来的。”

  那鹿身女子扁扁嘴,似有些不忿,回头看看中年男子,见主人不发话,也不敢多言。

  “猜得到吗?”清明继续逗弄魏十七,没心没肺,当成一个好玩的游戏。

  魏十七悠悠道:“猜中了,可有什么奖励?”

  清明想了想,觉得他是虚张声势,拍着手道:“猜中的话……”

  那中年男子忽然打断了他,“清明,带天禄出去逛逛吧,我有话要跟他说。”

  清明吐吐舌头,拉起天禄的手,一溜烟跑了出去,天禄四蹄生风,行动如电,尽多尽少跟得上。

  中年男子长身而立,托起山河元气锁,小心翼翼放到虚空之中,慢慢撒手,阴锁如同鱼儿入水,甩着尾巴游了数圈,怡然自得。

  “你猜到我是谁了?”

  魏十七道:“略知一二。”

  “说说看。”

  “听闻昆仑派有几柄著名的飞剑,炼妖剑居首,青冥剑、辟邪剑、掩月飞霜剑次之,见了清明和天禄,不难猜出你是那炼妖剑的剑灵。”

  那中年男子并无异色,颔首道:“是啊,本不难猜。我是九黎,炼妖剑的剑灵。听清明说你不愿献出肉身,挽救这方天地,击破镇妖塔逃了出来,让吾紫阳和清明双双吃瘪,了不起。”

  “侥幸而已。”

  “吾紫阳肉身全毁,青冥剑在极北之地钉住上界裂缝,承受光阴之力冲刷,清明受损不小,神通所剩无几,制不住你,情有可原。星河倒悬,九州陆沉,大祸到来时,我亦难逃覆灭,你怎么说服我,不出手将你擒下,相助吾紫阳一把?”

  魏十七心中一凛,他与清明相识多年,深知他的底细,依郭奎所言,清明尚逊魏云牙一筹,不过也应该相差不远,炼妖剑排名犹在青冥剑之上,九黎的实力,恐怕要强于清明鼎盛之时,他若出手,自己必死无疑。

  只是九黎为何要给自己一个说服他的机会?此事定有蹊跷!

  他低头思索片刻,坦然道:“吾紫阳要夺我肉身,未必是存了与这方天地共存亡之心。”

  “是阮青挑唆你这么想的,岂可当真,易地而处,你能比他做得更好?”

  九黎一言道破他的机心,魏十七心中发毛,强自辩解道:“我虽不愿献身,好在不知如何飞升上界,只能与这方天地共存亡,自当尽心尽力,博取一线生机。人力有时穷尽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安知这一方天地最后的机缘,不是落在我身上?”

  这一番言语颇为牵强,九黎不置可否,盯了他半晌,忽道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“走一步看一步,尽人事听天命。眼下之计,待山河元气锁祭炼圆满,先赴连涛山见太一宗掌门潘乘年,往碧梧岛寻得妖凤,阴阳二锁合一,将其擒回镇妖塔,抽取妖元反哺天地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黑龙的真身尚在通天河黑龙潭下沉睡,再得其妖元巩固天地,定能多支撑一段时间,届时再另想他法。”

  九黎似在斟酌得失,良久方叹息道:“魂魄一入镇妖塔,若无肉身牵引,再也不得出,吾紫阳……已经救不回来了,眼下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  魏十七这才知道九黎乃是诈他一诈,松了口气,觉得一阵阵后怕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