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八节 竖起一根中指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剑光如虹,三三两两飞离流石峰,秦贞半个身体探出栈道,目不转睛望着那抹倏然远去的蓝芒,热风吹动她的鬓发,阳光照在她脸上,明艳不可方物。[燃^文^书库]

  同为女子,余瑶也不禁为之屏息,为之叹息。

  她靠在柱子上,望着剑光渐去渐远,蓝天澄澈,白云去来,亮得有些刺眼。

  “你……就这么喜欢他吗?你真的了解他吗?”

  秦贞回头看了她一眼,心下大感诧异,她们虽然经常见面,却甚少交谈,始终保持着点头之交的情分,距离亲密很远。她隐隐知道魏十七的想法,他并不希望她们姐妹和睦温良恭谦让,于是她谨慎地保持距离,就像天上的星星,看上去很近,其实却各自孤独地闪耀着,投射自己的光芒。

  她不知道余瑶为什么要问这些。

  “我并不了解他,他经历过什么,在想什么,都不知道,他很少跟我说自己的事,也从来不提你的事,你说,他想要什么?长生吗?还是……什么都不想要……”余瑶很迷茫,师父和师叔都不在流石峰,她无人可问,又不愿缠着魏十七,生怕被他嫌弃。

  久久没有声音,就在她以为秦贞不愿多说时,听见她轻声道:“他是老鸦岭猎户出身,偶遇机缘,拜入仙都。我在西泯江边的胡杨渡,一座破败的土地庙里第一次见到他,那时候他就是现在的模样,这些年都没怎么变。”

  “有两件事,让我很快就记住他了,从此再也没有一刻忘记。”秦贞嘴角带着微笑,似乎在缅怀过去。

  余瑶精神一振,追问道:“哪两件事?”

  “他有个怪癖,只吃肉,不吃菜蔬和面食,这是一件。另一件是,他睡着了,打很响的呼噜,师父说惊天动地,百折千回,很有气势。”

  余瑶不禁哑然失笑,“还好了吧,没这么夸张……”

  “从胡杨渡到天都峰,翻山越岭,要走十多天,我们都是凡夫俗子,硬撑着很是辛苦,他走惯了山路,不当回事,特意省了一粒阴虚丹给我,后来,我私下里问他,为什么这么照顾我,他说看我年纪最小,又是个美人胚子,换成女汉子的话,才不会管呢。”

  “他没有解释,我到现在还不明白,什么是女汉子。”

  “到了天都峰,我们住在英字号石室里,上下两层,上层是一个凿空的山洞,下层是通铺,他让我睡在上面,走的时候,照在石壁上的亮光一点点退后,我很害怕,探头往下张望,看见他朝我看。”

  “我想……从那时起,我就有点依恋他了。”

  秦贞絮絮叨叨讲了很久,一件件往事,一段段心情,这让余瑶认识到她的另一面,从她口中,她也认识到魏十七的另一面,跟她固有的印象截然不同,原来,魏十七也曾经年轻过……

  秦贞最后的一番话,让她怦然心动。

  “这世上有很多人,我们遇见的只是很少的几个,几十个,有些人一眼就可以看清,有些人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。许多事,他很少投入感情,旁人觉得重要的东西,在他,可有可无——有固然好,失去的话,也就失去了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,比如说,你我。”

  “他给我讲过一个五滴蜂蜜的故事,劝我生命无常,不要沉溺于**,失了求道之心,我装作没听懂,故意曲解。我做不到。我只想走在他身边,肩并肩,如果可以的话,再手挽手。”

  “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陪在他身边,他经常离开,我就耐心等待,他不爱说话,我就多说些给他听,你问我是不是了解他,我说不清,不过,这重要吗?”

  “真是羡慕他呀……”余瑶沉默良久,苦笑着呢喃。那些难以启齿的噩梦,那些自暴自弃的疯狂,那些孤注一掷的决定,她转动无名指上的黑睛避水指环,幽幽道:“我认识他,比你晚……”

  她们谈论的那个男子,此刻正御剑高飞,剑气横贯长空。

  他冷眼旁观,一行七人,以司徒空司徒长老为首,余下俱是二代弟子,御剑宗尽遣精锐,可谓狮象搏兔,亦用全力。数年未见,关、石,柳三人恍若从前,姜、潘二人却形貌大变,原本一个皮包骨头的痨病鬼,一个面生红晕的病娇/娘,如今强健的强健,婀娜的婀娜,脱胎换骨,神完气足,显然修炼啸月功颇有进益。

  再次相遇,潘云朝魏十七微微颔首,以示感谢,姜永寿却是板着一张死人脸,面无表情,显然心中芥蒂未去,依然忌恨于他。

  众人埋头赶路,剑去如流星,黄昏时分,接天岭已遥遥在望。司徒空也不与旁支七派会合,径直落在舍身崖上,环顾令府、阴梁、善机、福同、印相、将杀六峰,手一翻,从袖中取出阖天阵盘,当啷一声响,将玉蟾的本命牌丢入其中,念动咒语,五指敲击了一阵,山川河流辰宿列张一一亮起,渐次现形,本命牌弹跳数下,缓缓沉入阵盘。

  司徒空掐动法诀,一点精血浮起,凝成玉蟾的模样,扑地炸开来,烟消云散,湮灭无踪。

  “玉蟾已死,尸身在这里。”司徒空伸出食指,长长的指甲点了点阵盘,正是阴梁峰所在的位置。

  “走,去阴梁峰!”司徒空招呼一声,御剑而起,引着众人飞去。石传灯心思缜密,觉得旁支七派久攻不下,必有蹊跷,直取阴梁峰似有鲁莽之嫌,不如先与七派会合,再做打算,只是司徒长老辈分极高,他不便多言。

  石传灯看了一眼魏十七,见他浑不在意,一口气叹在了肚子里。

  片刻后,阴梁峰遥遥在望,却见峰巅一块偌大的平地,似被一剑削平,一大汉负手而立,满头赤发遮住脸庞,见剑光东来,伸手竖起一根中指,指向一干昆仑剑修。

  霞光满天,这一根中指在夕阳下熠熠生辉,魏十七笑了起来,低声嘀咕了一句:“有意思!”

  石传灯担心司徒长老被激怒,抢先道:“此妖不是游鲲,妖物化作人形,恐怕是妖将妖帅一流。”

  司徒空脸色极为难看,他脾气暴躁,性烈如火,哪受得住这等挑衅,关沧海不等他发话,御剑疾冲而下,意欲为师祖出气。

  那赤发大汉慢慢抬起头,咧开嘴无声地一笑,通身燃起熊熊烈焰,火光障天,将绚烂的霞光一并淹没。

  司徒空大叫一声,急将关沧海唤回,却已迟了一步,烈焰犹如通灵,化作一只通天巨掌,只一压,便将关沧海拍落在地,如同拍下一只扰人清梦的苍蝇。

  一合未交,关沧海已摔了个半死,周身焦臭难闻,奄奄一息,上界离火之气涌入这方天地,火行妖术的威力大得异乎寻常,对上如此强横的力量,飞剑剑气犹如螳臂当车,不堪一击。

  赤发大汉呵呵而笑,上前扭下关沧海一条胳膊,抹去焦黑的皮肉,张开大嘴咬去,啃食血肉,折断臂骨吮吸骨髓,旁若无人。

  司徒空目眦欲裂,犹未失去理智,狠狠道:“尔等各自小心,那妖物来历不凡,乃是鬼门渊下的火麒麟,一身火行妖术,不在天妖之下。”说罢,他将飞剑一收,身如流星坠落,直扑向那赤发大汉。

  众人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望向魏十七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