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九十八节 壶中酒已空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傀儡术源远流长、流传甚广、流派众多,从机关兽、机关人、玩偶、人偶到五行傀儡、真傀儡、妖傀儡、仙傀儡,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。傀儡术千变万化,就其实质而言,无外乎以神魂驱使躯壳,神魂来源有三,其一,外力灌注,其二,躯壳残余,其三,灵智自开。灵智自开得其上,躯壳残余得其中,外力灌注得其下,下法傀儡,失之木讷呆滞,中法傀儡,失之混乱狂暴,唯有上法,方可造就凡脱俗,与真仙相媲美的仙傀儡。

  温玉卿毕生精研傀儡术,集大成者,莫过于七命妖兽和柳、沈两名傀儡侍女。七命妖兽乃妖傀儡,截取妖物躯体拼凑而成,神魂混乱冲突,残暴嗜杀,野性不改,殊难控制,混战之际稍有不慎,便四处逃窜,为祸下界。傀儡侍女乃仙傀儡,炼制躯壳耗费无数天材地宝,几近于不死不灭,灵智自开,与真仙无异。至于下法傀儡,温玉卿偶一为之,殊少为之,碧落殿主身旁的侍女“灵犀”,便出自她手,那已经是数千载以前的事了。

  眼前的流苏,躯壳正来自她赠与魏十七的三具傀儡之一,然则神魂与躯壳相融,合而为一,全无木讷呆滞之象,令她又惊又喜。

  魏十七并非傀儡术的大行家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有求于她,自然无所隐瞒,于是取出八女仙乐屏和月华轮转镜,将前后缘由细细说了一遍。当日在碧落殿中,温玉卿曾亲见此二物,当时并未察觉到异样,她郑重其事,将一屏一镜置于掌中,端详片刻,以她的眼力,仓促间亦看不出端倪。

  温玉卿稍一犹豫,开口道:“魏殿主可否将此二物借与妾身,若有所得,当不吝与魏殿主分享。”

  魏十七含笑应允,道:“温殿主只管取去,魏某心中尚有不少疑惑,日后还要登门请教。”

  八女仙乐屏中只余七名女乐,魏十七念兹在兹的两个“旧相识”不在其内,温玉卿猜想,那两道迷失的神魂,十有**在青雀精魂屏中温养壮大,尚未灌注傀儡。她颔道:“魏殿主有此雅兴,妾身定然扫榻相迎。”她衣袖轻拂,将八女仙乐屏和月华轮转镜收去,心中甚喜,趁兴谈起傀儡术的优劣高下,魏十七初次得闻,大开眼界。

  温玉卿收去屏镜二物,定会以傀儡相试,流苏心中颇有不舍,担心出了什么岔子,与她相依相伴多年的七名女乐,就此天人永隔,再无相见之日。不过在二位殿主跟前,也不容她置喙,她只能将心思深藏于心底,暗自伤神。

  无移时工夫,彩绘飞车停在了碧落殿前。温、魏二人踏出车厢,缓步登上丹陛,沈辰一迎上前来,面带微笑,眼神中对魏十七不无赞许,略略寒暄数语,引着二人往碧落殿而去。

  宝灯殿主龙须子、长河殿主黄梧子先到一步,五位殿主相见毕,各自落座,灵犀侍立于沈辰一身后,柳如眉沈幡子侍立于温玉卿身后,流苏侍立于魏十七身后,龙须子黄梧子只身前来,沈辰一召来两名美貌乖巧的侍女,斟酒布菜,小心奉迎。

  沈辰一今番宴请四位殿主,比起之前与玄元子、魏十七、云兽忽律小酌庆功,正式了许多。酒还是碧落酒,醇香清冽,菜肴则龙肝凤髓,水6杂陈,极尽仙家之能事。魏十七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,他也不矫情,每样都尝了尝,酒到杯干,甚是爽快。

  餐霞宫主传下秘术,他祭炼云浆殿大圆满,道行亦随之大增,三杯碧落酒,七日黄泉路,对他而言只作等闲看,魏十七连尽十余杯碧落酒,尝遍种种滋味,略有几分醺醺然,离酩酊大醉尚早,但席上肴未尽,壶中酒已空,不得尽兴。

  沈辰一另有要事,不便畅饮,当下举杯示意,饮尽最后一杯美酒,抛下酒杯,起身引众人前往碧落洞天,柳如眉沈幡子流苏等人,自然留在大殿内等候。

  天庭四宫二十八殿,每一殿都藏有一处洞天小界,碧落洞天内峰峦连绵起伏,一眼望不到头,碧霞满天,云雾缭绕,空山寂寂,杳无人烟。沈辰一当先降于一个山头之,众人紧随其后,四下环顾,但见群山环抱,山坳内竹林幽深,随风仰俯,好一个僻静的去处。

  沈辰一道: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此处地脉直通黄泉,吾欲祭炼一宗至宝,独力难支,却要请诸位道友齐心协力,相助一二。”

  正阳门外一战,沈辰一力拒菩提宫大泽殿主商浮槎,如定海神针,擎天巨柱,守住最后一道防线,神通如斯,还要借助众人之力,龙须子好奇心起,催动星云双眸看了片刻,隐隐窥见宝光流转,地脉之中,似乎孕育着真宝。他忍不住问道:“不知是何许至宝?”

  沈辰一并不讳言,坦然道:“吾有一宗宝物,名为‘佛陀五指山’,祭炼多年,未克全功,镇不下无定汪洋,有所欠缺。丁火云陨落于商浮槎佛光之下,化作一方灵崖,吾将灵崖要来,炼入佛陀五指山,在地脉下温养百载,略有小成。”

  黄梧子与温玉卿对视一眼,暗暗心惊,春秋殿主丁火云乃是天生地长的一方灵崖化形成精,以力破巧,压制真仙种种神通,堪称二十八殿第一,沈辰一轻描淡写一句“将灵崖要来”,到底花费了多少心机,付出多少代价?

  “灵崖非是凡物,炼入佛陀五指山,百年之功,尚未能融为一体,还需引动星力,重加祭炼。”沈辰一顿了顿,又道,“用吾一人之力,耗日持久,或恐有失,今番劳动诸位道友出手,感激不尽,异日当有回报。”

  龙须子拊掌笑道:“沈殿主何出此言,吾等同气连枝,互通有无,本在情理之中。事不宜迟,该何引动星力,祭炼此宝,还请明言。”

  沈辰一一一看过黄梧子、温玉卿、魏十七,见他们并无反对之意,微微一笑,将祭炼佛陀五指山的法门细细道来,毫不藏私,佛修的手段与天庭不同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四位殿主暗暗记于心中,各自参悟,不无触动。

  (本章完)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