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四节 杀一人救一人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朴天卫审视着魏十七,感喟道:“自昆仑肇造以来,山河元气锁桀骜不驯,特立独行,从未被人炼化,你是数万年来的第一人。复制网址访问”

  “师门栽培,血脉相辅,才有今日的成就,侥幸而已。”魏十七回答得谨慎而客观,他不清楚紫阳道人对朴天卫透露了些什么,更不清楚朴天卫这么说的用意。

  “听说太一宗也有一人炼化了山河元气锁,阳锁,你们已经照过面了。”

  “是,在黑龙潭下,见到一对姐妹,大的叫卞慈,并无特异之处,小的叫卞雅,继承了天妖睚眦的血脉,以飞天梭为钥牡炼化阳锁,差不多功行圆满了。”

  “原来是飞天梭啊……”朴天卫颇有些唏嘘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有一件事,你大概不知道,当年阮静阮长老在赤霞谷被楚天佑截住,硬撼二十四颗定海珠,肉身几近崩溃,全赖元气之海维系一二,苟延残喘罢了。紫阳道人临去之前,关照我一件事,昆仑有负于她,务必要救她出来。”

  “怎么救?”

  “待剿灭了妖凤和黑龙,你想办法说服潘乘年,把卞雅带回流石峰,阮长老的性命,落在她身上。”

  魏十七明白他的意思,阮静的肉身已无可挽回,唯一的出路,只有夺舍重生。阮静乃是人妖混血,熬过第一次血脉觉醒,魂魄异于常人,普通人的身体承受不住,唯有寻一具同样的混血肉身夺舍,“骡”的肉身。

  他沉吟良久,朴天卫知道此事难办,也不催促他。其实卞雅并不是唯一的选择,潘云的肉身同样可以容纳阮静的魂魄,但之所以选择卞雅,是因为她炼化了阳锁,昆仑真正的大敌在极北高空的裂缝外,唯有阴阳二锁合一,才能与他们争上一争。这方天地的崩坏已经无可逆转,擒下妖凤和黑龙,抽取妖元回馈天地,只是权宜之计,多争取一些准备的时间罢了,未来的某一天,他们,魏十七和阮静,将联手杀出此界,去往彼界,伺机收取洞天灵宝,博取那仅存的一线生机。

  这是紫阳道人最后留下的嘱托。

  魏十七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好,杀一人,救一人。”

  朴天卫拊掌笑道:“杀一人,就一人,好!”这些年他殚思竭虑,推衍了种种可能,到头来唯一的可行之策,竟然落在魏十七身上。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岳朔带回阮青,阮静带回魏十七,紫阳道人先后落下的两步暗棋,改变了这方天地的噩运,带来了某种不确定的可能,朴天卫越想越觉得心惊,佩服得五体投地,与这样的人物生在同一个时代,是他的不幸,也是他的大幸。

  二人正说间,忽然心生警觉,不约而同望向西方,却见一道火柱冲天而起,剑气纵横决荡,地动山摇,激战正酣。朴天卫皱起眉头,道:“天禄,你去瞧瞧,若是丁夔作祟,就取其性命。”

  天禄答应一声,四蹄一蹬,蹈空而去。

  约摸过了小半个时辰,剑光闪耀,褚戈等人回转阴梁峰,救回了四名旁支弟子,并姜永寿、潘云二人,魏十七一眼望去,四人中倒有三张陌生面孔,相熟的只有谢鹘一人。

  褚戈见过掌门,言简意赅地禀道:“地穴中幸存的旁支弟子,止此四人,其余二十多人,尽数被妖物吃了。丁夔见势不妙,意欲逃窜,已将其斩了,诸多妖奴,也一并碎尸万段,没有放过半个。”

  是否真的见势不妙,意欲逃窜,已经无关紧要了,折损了这许多剑修,朴天卫脸色不虞,道:“陨落于此的都有哪些人?”

  褚戈心思缜密,早已问清,当即报了一串姓名,单魏十七有印象的,就有沥阳派的许篁、向渔、崔吉,少陵派的谢鞠、石烽火,元融派的卜樾、申屠平,平渊派的商剑楠、邓燮,玉虚派的何不平、李暮、赵之荣,仙都派的邓元通、李少屿、司马杨,玄通派的邱牧石,七位掌门,竟有五人葬身在这接天岭中。

  这已经不仅仅是元气大伤了。

  “阖天阵图如何?”

  “丁夔引离火之气消磨阵图,幸好发觉得早,暂无大碍。”

  朴天卫低头寻思片刻,道:“接天岭不容再失,天禄,你去流石峰,命白蛇精和重明鸟过来,不得推脱。”

  天禄答应一声,身形一闪,径直去了。

  朴天卫道:“单二妖还不够,还需留一人主持大局。”

  莫安川见掌门的目光投向自己,心中一动,道:“不如让魏十七、姜永寿、潘云三人留下。”

  姜永寿硬抗“照日天劫”,奄奄一息,潘云紧紧抱着师兄,壮起胆子道:“掌门明鉴,姜师兄受伤极重,急需静养,恐不能担此重任。”

  莫安川眯起眼睛盯着她,潘云打了个寒颤,咬着牙不肯松口,无论是留下姜师兄,抑或是丢下他独自枯守接天岭,她都不能接受。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她都要陪在师兄身边,不离不弃。

  “魏十七另有安排,不日即将远行——”朴天卫心中颇为失望,他虽登上掌门之位,却始终没得到御剑宗几位元老的认可,难道只有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,才能言出法随,无人违逆?紫阳道人的手段,果然不是人人都学得会的。

  丁原忽道:“我留下。”

  他心思单纯,向来以莫安川马首是瞻,但单纯不等于笨,流石峰的风谲云诡,他看得很清楚,也很失望,既然莫师兄心存不甘,他就助他下定决心。莫安川回头望向师弟,神情复杂,莫、丁、许、司徒四位元老在御剑宗辈分最高,向来同进共退,丁原自愿放逐,显然是不赞同他一贯的态度。

  众叛亲离就是这样的滋味吗?他苦笑不已。

  “好,丁长老费心,十年之后,我另遣人来替你。”

  丁原道:“掌门尽管放心,有丁某在,定保阖天阵图无恙。”

  朴天卫微微颔首,注视着幸存的四名旁支弟子,久久不语。褚戈知道掌门在犹豫些什么,献计道:“掌门,旁支七派遭此打击,折了五位掌门,精锐尽折,恐怕难以为继,当今之计,唯有并派。”

  “并派?”

  “七派并为三派,与接天岭遥相呼应,扼守鬼门渊,休养生息,假以时日,或能再现往日盛况。”

  朴天卫扫了徒弟一眼,颇为意动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