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五节 错过就错过了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不是并为四派,不是并为二派,而是三派,褚戈其实是费了一番思量的。

  昆仑旁支七派,沥阳派许篁、少陵派谢鞠、元融派卜樾、玉虚派何不平、仙都派邓元通,五位掌门死在接天岭中,尸骨无存,侥幸逃过杀身之祸的,唯有平渊派的季鸿儒和玄通派的韩赤松,而仙都的后山,还坐镇着一尊大神,隐隐超然于物外,那便是钩镰宗的宗主陆葳,以陆、季、韩三人牵头,瓜分吞并沥阳、少陵、元融、玉虚四派,顺理成章,足以压制种种不同的意见,这是其一。

  其二,仙都派在仙云峰,平渊派在千仞峰,玄通派在滴水崖,恰好与接天岭形成合围之势,将鬼门渊困于其间,合纵连横,遥相呼应,得地利之便。

  其三,韩赤松出身五行宗,季鸿儒向来站在五行宗一边,至于紫阳道人的外甥女陆葳,有魏十七和秦贞居中缓颊,旁支将只有一种态度,一个声音,而无须秦子介和霍勉强行插手,吃相难看。

  预想中要花五六年才能达成的目的,不经意间扫除障碍,成为了现实,但旁支诸派付出的代价,也实在太大了。

  从地穴赶回阴梁峰,短短一炷香的工夫,褚戈想了很多,甚至连为了促成并派之举,嫡系应付出什么代价,都一并考虑在内。但一人计短,终有不妥之处,他只是提个头,剩下的要从长计议。

  昆仑掌门朴天卫以降,嫡系三支,五行宗以褚戈为首,御剑宗以莫安川为首,毒剑宗以石铁钟为首,四人恰好都在阴梁峰,他们若意见一致,就等同于长老会的决议,再无人敢置喙。不得不说,褚戈的提议切中要害,莫安川和石铁钟一来无心插手旁支事务,二来有意向朴天卫示好,便默许了并派之举。

  按说现今掌门在五行宗,五行宗门人不宜执掌旁支,但事有从权,这些旁枝末节,也不必细究了。

  剩下要做的,就是召集七派弟子,分说督促并派一事,那会是个苦差事,耗日持久,权势极重,朴天卫命褚戈主持大局,五行宗、御剑宗、毒剑宗再各出一人为辅,四人商议下来,决定劳动秦子介、许雍、西门町三位长老走一趟。

  众人各自散去,褚戈将飞剑法器储物袋连同四位幸存的旁支弟子一一送回各自宗门。愁云密布,哀伤毁人,修道之人虽说看淡生死,终究有不忍的情分,未能免俗。

  仙云峰是最后一站。向贺敬贤交待了始末,褚戈前往仙云峰后山,在扁竹林旁的草庐中,他见到了陆葳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,她依旧是宫装打扮,眉目如画,沉静而祥和,从不为自己争些什么。

  “你来了。”她说。

  褚戈跪坐在她身前,目光炯炯,伸长了手臂去摸她的脸,动作甚是轻佻。陆葳不避不闪,静静望着他,褚戈的指尖触碰到温热的肌肤,滑腻如昔,心驰神摇,而后苦笑一声,慢慢垂了下来。

  “你还是老样子。”他说。

  “当初不敢见我,现在怎么敢了?莫不是师尊当了掌门,自己当了宗主,有胆气了?”陆葳意有所指,当初不敢见,指的是他作为昆仑正使调停旁支纷争,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竟不曾露面。这些话应该抱以幽怨的口气,或者抱以嘲讽的口气,陆葳却说得心平气和,仿佛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。

  “紫阳掌门走了,我当了宗主,再没有什么挡在我们之间了。胆气这个东西,从来就有,缺少的只是时机。掌门把你贬出流石峰,莫非就存了成全我们的心思?”

  “他的心思,没有人能猜透。”

  “天地大变在即,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……”褚戈试探着说了句。

  “我知道。你是才知道,还是一直都知道?”

  “紫阳掌门投入镇妖塔前,跟师尊谈了很久,事后师父才告诉我这个秘密。嘿嘿,星河倒悬,九州陆沉,这就是我们逃无可逃的命运。”褚戈自嘲地笑笑,“那么你呢,是一直都知道吗?”

  “掌门去往极北之地前,到仙云峰来看过我,说了一些事,叮嘱我心中有数,守口如瓶。他说,时日无多,及时行乐,如果我愿意,尽可遵从自己的心意。”

  “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

  “那么你遵从自己的心意了吗?”

  陆葳轻笑道:“我坐在这里,看天,看云,风可以进,雨也可以进,等你有胆气来见我一面,然后拒绝你。这就是我的心意。”

  这就是她的心意,这就是故事的结局,错过就错过了,不再有弥补的机会,两颗心的距离,从此不即不离,不再靠近。褚戈凝视着她的面容,沉默良久,才涩然道:“不说这些了,有正事找你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褚戈有些恍惚,定了定神,将接天岭群妖作乱的始末说了几句,觉得索然无味,干脆直接切入正题,请陆葳接手仙都派。

  “是你私下里的请托,还是长老会的决定?”

  “都是。”

  陆葳望着天边的云霞,若有所思,随口道:“旁支并派,是你的主意吧?”

  “因势利导,权宜之计,你觉得怎么样?”褚戈渐渐恢复了冷静。

  “不坏。死了这么多人,人心惶惶,收拢到一处利大于弊。等局势稳定了,下一步是不是要遣人清缴鬼门渊?”

  “再过几年,视情况而定。我想……这次并派,沥阳元融并入平渊,少陵玉虚并入玄通,仙都不动。”

  “是因为魏十七的缘故吗?”陆葳念头转得极快,直指要害。

  褚戈也不讳言,坦然道:“这些年魏十七突飞猛进,我已经压不住他了,流石峰能胜过他的人委实不多,这些都不是关键——”

  “关键是他没有什么牵挂,是吗?”

  “……你觉得他是怎样的一个人?”

  “自私,冷漠,凉薄,什么都不在乎,只在意自己。”

  “秦贞和余瑶呢?”

  “他会很‘公平’地对待她们,权衡利弊,计算得失,但从不投入感情。他不把她们视为玩物,也不把她们视为道侣,为她们做的一切,都是‘交易’和‘酬劳’的一部分。他格格不入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没有归属感,不为任何人付出。”

  “你看得很透。”

  陆葳有些唏嘘,道:“瑶儿跟错了人,那个人是块捂不热的石头,没有感情。不过,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或许只有这样的人,顺从天意,才能不断变强,比你我,比任何一个人,都强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