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节 还在一方天地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不知不觉,雨渐渐小了,天光大亮,长空一碧如洗,有些刺眼,没有云,阳光如万道金箭,照耀着河山大地。dm

  魏十七起身登上峰峦,深深吸了口清凉的空气,精神为之一振。视野所及,枯黄被新绿代替,泥土和草叶的芬芳充塞天地,万物洋溢着勃勃生机。这样的世界,真好!但会不会是昙花一现?给人欣喜,给人希望,然后再狠狠掐没,这才是最残忍的事。

  一道七彩霓虹勃然而作,横贯天际,如梦如幻,魏十七心有所动,下意识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清隽的身影跨虹而来,奄忽来到身前。那人眸子黑多白少,面带愠怒,不是太一宗掌门潘乘年又是何人!

  “你干的好事!”潘乘年劈头盖脸骂了一句。

  魏十七心下一沉,脸上不动声色,拱手见过潘乘年,礼数周到,道:“不知小子做了何事,潘掌门如此震怒?”

  潘乘年见他只作不知,怒极反笑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道:“好!好!敢做不敢当,你过来!”拖着他跨上霓虹,万里之遥缩为寸地,魏十七只觉眼前一花,犹如跨入传送阵中,天旋地转,数息间已置身于一片陌生的密林。

  树根之下,卞慈和卞雅的尸体缠在一起,不着寸缕,惨白的肌肤上遍布青红淤痕,身体一片狼藉,倍受凌辱。

  “你还有什么说辞?”女徒被害,其状惨不忍睹,潘乘年虽认定魏十七有莫大的嫌疑,犹能保持几分冷静。

  魏十七手脚发冷,心有不忍。三更庭院,时见疏星,蜷缩在他身旁的身影,伫立在屋外的身影,如今只剩下两句冰凉的尸体,无声地指证着他。

  “变态……”他嘟囔了一句,蹲在尸身旁,伸手分开姐妹二人,只见卞雅的小腹上有一个血窟窿,阳锁和钥牡已被人强行挖去,阴锁没有丝毫感应。生机断绝,她的神情平静而祥和,如释重负,反倒是卞慈,痛苦扭曲的神情凝固在死亡的那一刻,面带怨戾,心存不甘,死不瞑目。

  怨魂不灭,缠着凶手不死不休,这只是美好的因果报应,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手段,轻易就能将魂魄湮灭。魏十七伸手抚过卞慈的眼皮,低声道:“拙劣的嫁祸之计。”

  潘乘年冷冷道:“谁嫁祸于你?为何嫁祸于你?”

  魏十七回想起暴雨中潜伏强敌,暴起伤人的那一幕,心中隐隐不安,一时也不及细想,道:“是凌霄殿殿主许灵官。”

  他将许灵官遣食尸藤妖暗中偷袭,祭起“三尸拘魂符”的经过略略说了几句,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——许灵官为什么要这么做?有什么好处?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?

  潘乘年哂笑道:“许灵官没这么大的胆子。”

  魏十七忽然福至心灵,道:“许灵官或许没有,他背后有人有。”

  潘乘年目光一冷,眯起眼,指指卞氏姐妹的尸身道:“你是说,有人指使许灵官下了毒手?”

  “不错,许灵官逃不脱干系。”不安越来越盛,魏十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但潘乘年步步紧逼,有失控的苗头,必须在他失去冷静,或者迁怒于他之前,把祸水东引。易地而处,若死在林间的是秦贞和余瑶,他盛怒之下,必定会杀人泄愤。

  “嘿嘿,许灵官干的,凌霄殿殿主许灵官,那人是个天阉!”

  魏十七脸色古怪,没由来记起一幕场景,妻子拖着丈夫去做亲子鉴定,信誓旦旦说这是你的种,要分车分钱分房分股票,丈夫淡定地拿出三级甲等医院出具的不育证明,医生医院公章齐全,鲜艳欲滴。

  许灵官……竟是个天阉!难道除了他二人外,还有第三者在场?

  潘乘年见他言语破绽百出,无从自辩,盛怒之下,长长吐出胸中一口清气,身影幻化,三具身外化身从他体内走出,形貌并无二致,将魏十七团团围住。

  “跪下!”四人齐声喝道。

  一气化三清,玄门至高无上的绝技,锤炼胸中一口清气,成就三具身外化身,神通广大,有无穷妙用。魏十七手脚发麻,膝盖发软,心中生不起丝毫抵抗之心,一个潘乘年已无可抵挡,何况有三具不弱于真身的分身相助!

  人与人的差距,就这么大吗?

  “跪下!”潘乘年五指探出,一点夺目的光亮闪动。

  男儿膝下有黄金……大丈夫能屈能伸……士可杀不可辱…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……种种念头此起彼伏,到最后只剩下一个疑问,为什么要跪下服软?明明伸一根小指,就能把对方按趴下,却还要自恃身份,止步于威逼,他想要干什么?

  魏十七一具具身外化身看过来,忽问道:“一气化三清,真身一,身外化身三,同时出手,足以力敌天妖?”

  对方的反应出乎意料,潘乘年一怔,随口道:“你倒识得厉害……”

  “仅仅数年前,在极北之地的高空,潘掌门折损了一具身外化身,应该只剩两具才对。许灵官,你并不知道此事。”

  潘乘年默默注视着对方,神情复杂,他伸手一招,三具身外化身逐一走入他体内,消失无踪。

  魏十七推测道:“下跪是一种仪式,降服的仪式,跪了一次,就会跪千百次,从此臣服于人,心性受制于物,就如同那头食尸藤妖,名为妖王,实则为仆。许灵官,莫非你当真是天阉?”

  一字一句,如针如刺,潘乘年怒容减敛,身影随之淡去,“真是聪明啊!”他丢下一句话。

  天地摇晃,星堕如雨,一片熊熊火海,万物消融,生机灭绝,恍如末日降临。魏十七心有所悟,出一方天地,入一方天地,挣脱一方天地,还在一方天地,真耶?假耶?是耶?非耶?

  他闭上眼,再睁开,发觉自己仍禁锢于狭小的空间内,四周灰蒙蒙一片,赤身**,手足受制,难以动弹。

  “三尸拘魂符”试图降服他,制其心神,收为奴仆,终告徒劳。如若潘乘年没有现出三具身外化身,单纯以势相逼,他会不会跪下?食尸藤妖下跪了,从此沦为妖仆,他是另一个试验品,小小的破绽,让他逃过一劫。

  冷汗涔涔,后怕不已,这一次逃过了,下一次呢?

  五色神光镰破不开“三尸拘魂符”,剩下的杀手锏,只有藏雪剑了。魏十七将心一横,孤注一掷催动妖元,后背的巴蛇刺青渐渐凸起,活灵活现,竟从皮下挣出,游弋数圈,疾冲而下,从他颅顶钻入泥丸宫,与剑丸合而为一。

  脑中“轰”一声响,魏十七双眸尽赤,几乎要滴下血来,他“呵呵”笑了两声,皱起眉头,从眉心挤出一枚蓝莹莹的剑丸,悬在眼前,载沉载浮。

  剑丸之中,一条具体而微的巴蛇钻出钻进,凶相毕露。

  极细如缕的一道墨线,倏地弹出,消失在无穷远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