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七节 来而不往非礼也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卞慈驱使如意飞舟一路向东,只是飞舟之上已经换了一人。复制网址访问卞雅蜷缩在她脚边,尽量远离许灵官,毫不掩饰敌意和厌恶,卞慈竭力安抚着妹子,生怕她激怒了对方,惹出祸事来。

  许灵官根本不在意这些,翻着一对三角眼,上下打量着卞慈的背影,她的肩、腰、臀、腿,她身体的曲线,他微微咧开嘴,露出焦黄发黑的牙齿,忍不住伸手去摸腰间的月华轮转镜。

  掌门的这个徒弟,真不错!

  卞慈并非对此一无所知,目光落在她身上,犹如一条毛虫缓缓蠕动,她跟妹子一样厌恶此人,但又必须强自忍住。掌门徒弟的身份或许能让人忌惮,但若是有人连掌门都不放在眼里呢?

  她知道许灵官是有后/台的,他的后/台是风雷殿殿主楚天佑。楚某人惊才艳艳,乃是太一宗数百年来最出挑的人物,论修为,与师尊只有一步之遥,他三十多年前就步入了炼神期,谁都不知道,他有没有跨过这关键的一步,成为渡劫期的大修士。

  太一宗私下里传言,那对师兄弟之间颇有芥蒂,莫非楚天佑不甘居人下,趁此时机,终于要发难了?

  她低头看了一眼妹子,无声地叹了口气。老一辈人的厉害,远远超出她的想象,能当上七殿殿主的,没一个是好相与。

  在如此近的距离,可以毫不顾忌身份,肆无忌惮地审视一个美女,许灵官觉得老怀大慰,不虚此行。正得意间,忽然觉得豹囊内越来越热,“三尸拘魂符”不大安稳,他心中打了个咯噔,急忙将方胜取出,却见宝符正中鼓起一块,似有什么东西挣扎欲出。

  他大惊失色,指着卞慈尖叫道:“停下!快下去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“啵”一声轻响,一缕墨蓝的剑丝从方胜中电射而出,直冲霄汉,铺天盖地的雨水瞬息化作蒸气,氤氲翻腾,声势惊人。

  许灵官大叫一声,抖手将“三尸拘魂符”抛出,方胜在空中翻滚,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打开,漾出一圈金光,魏十七从中一跃而出,五色神光反手一刷,将宝符刷去,旋即御剑飞起,直扑许灵官。

  卞慈又惊又喜,哪还不知趣,掐动法诀,如意飞舟滑行数丈,缓缓停在空中。

  许灵官见对方御剑来去如电,五色神光无物不刷,自知身在空中要吃大亏,他也是果决之人,翻身跳下如意飞舟,挥袖扬出数百张“纸符”,不要钱似地往外撒去。

  此人一旦落地,不定又有什么阴险的手段,魏十七吃了一次亏,不容他逃匿,左手食指按在二相环上,喝一声“疾”。

  来而不往非礼也。

  时光中断,暴雨停滞,一团阴影从二相环中逸出,迅速扩大,如巴蛇的大嘴,将纸符连同许灵官一口吞下,蠕动片刻,仿佛不消化,“扑”地吐出一物,旋即缩回二相环中。

  魏十七反应极快,五色神光一刷,将此物刷去,紧接着摘下二相环,用尽力气向外掷出。“呜”一声响,二相环穿过雨丝,不知飞到何处去了。

  卞慈驱使飞舟来到他身旁,叫道:“魏师兄!”

  魏十七伸长手臂,一手拎过卞慈,一手抱起卞雅,道了声:“走!”全力催动藏雪剑,朝相反的方向飞出。

  一声闷响,地动山摇,天地元气鼓荡不息,虚空犹如破开一道口气,迸射出一团耀眼的白光,持续了数息,终归于平静。

  洞天坍塌,尸骨无存,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魏十七掉头飞回,压低藏雪剑,一路寻找如意飞舟,卞慈眼尖,早望见飞舟栽倒在泥水中,几被黄土淹没。

  三人降落在地,卞雅抱着魏十七不肯松手,卞慈双手抱肩,冒雨小跑着上前,念动咒语唤起如意飞舟,驱使了一回,幸好飞舟只是受到元气冲击,并无损坏,掌门亲手炼制的法宝,果然不同凡响。

  一时也无心赶路,三人寻了个林子避雨,魏十七推到几棵大树,胡乱搭了一个屋棚,挑不漏雨的角落坐下,歇一口气。

  从“三尸拘魂符”中挣脱,到二相环灭杀许灵官,只是短短一瞬,在他却仿佛激战了三天三夜,颇有心力交瘁之感。

  他从五色神光中拣出“三尸拘魂符”,宝符破了一道口子,原本银光流转的符箓嘎然中断,就像金钟罩铁布衫泄了气,十三太保横练童子功破了身,神气全无,软哒哒垂在手上,看不出丝毫异状。

  魏十七将“三尸拘魂符”丢入储物袋中,又拣出二相环吐出之物,却是一面色泽黯淡的铜镜,巴掌大小,背面有镜钮,系了一根黑绳,四周略有水云纹饰,简约古朴。

  他听余瑶仔细描述过铜镜的模样,知道这就是酿成七榛山灭门惨祸的罪魁祸首,月华轮转镜,据说此镜出自上古炼器大师之手,承接太阴之辉,能将人瞬息传送到万里之外。魏十七猜测它另有妙用,否则的话,许灵官不至于念念不忘,潘乘年也不会特意向紫阳道人索求。

  许灵官已死,知道月华轮转镜秘密的人,从此又少了一个。

  魏十七微一沉吟,将月华轮转镜系在颈间,挂于胸前,打算有机会的话交给余瑶,纵然不能带回楚天佑的人头,也足以宽慰一二了。

  卞慈忍不住问道:“许师叔……他这就算……”

  “死了,灰飞烟灭,什么都没剩下来。”

  卞慈觉得有点可惜,五方天罗罩和覆海铜钱都被许灵官收取,毁于一旦,师尊赠与她的这两件法宝,虽不能与飞天梭相比,毕竟跟随她多年,一朝遗失,心中有些空落落的。

  回想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幕,她想:“剑修一身修为全在飞剑之上,可魏师兄灭杀许师叔的最后一击,分明是动用了厉害的法宝,莫非他剑器双修,是昆仑暗中栽培的核心弟子?”

  虽然好奇,但囿于身份,她也不便多问。

  魏十七搂着卞雅,一阵阵困倦从骨髓中渗出,将妖元尽数逼入剑丸,催动本命神通,耗费了大量精力,饶是他修成金刚法体,此刻也有些撑不住了。他从蓬莱袋中取出几块天妖的血肉,藏在掌心塞入口中,略加咀嚼,匆匆吞下肚去。

  他动作极快,屋棚下又光线黯淡,卞慈没怎么看清,只以为是丹药之类,并不放在心上。

  卞雅抽了抽鼻翼,似乎嗅到了什么,从他怀中抬起头,眼眸闪闪发光。魏十七将食指竖在嘴唇上,朝她眨眨眼,示意她只作不知,什么都不要说。卞雅笑了起来,伸出手指在他嘴角抹了一下,含/入口中尝了尝,皱起小眉头,嘟囔着嘴,半晌才使劲咽下去。

  “不好吃。”她凑到魏十七耳边,咬着他的耳朵道。

  魏十七摸出一块干硬的野猪肉,撕下一缕送到她嘴边,卞雅张口咬下,鬼使神差,在他手指上舔了一下。

  野猪肉事先用上好的粗盐和香料擦过,在炭火上烘制了,可以储存很长时间,这是秦贞特意向冯煌求来的法门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