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五节 活着的感觉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踏着月色,魏十七回到天都峰下,有道是“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”,蓬莱袋中装了整整一条美人蟒的血肉,足够他消化上一段时间,只是有一点让他烦恼,美人蟒的下半身是蛇,吃了也就吃了,那上半身,究竟算不算人呢?

  秦贞已经徘徊了很久,焦急万分,见师兄回来,红着眼睛迎上去,哽咽道:“师兄,师父……师父他老人家……”

  “他老人家已经过世了。”魏十七接着她的话说下去,“你是听谁说的?”

  秦贞愣了一下,“是许砺,他巴巴地跑过来,说师父已经不在了,要我跟他上仙云峰去,另投名师。”

  “别去理他。他有没有说师父是怎么死的?”

  “没有。师兄……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魏十七摸摸她的头,道:“一切有我,不用担心,也不要多问。”

  秦贞倚入他怀中,嗅着他衣襟上桃子的气味,慢慢平静下来。她倍加怀念天都峰上单纯的时光,一门心思修炼,有师兄在身边,每天都过得平安喜乐。

  第二天一早,荀冶离开仙云峰鹰嘴岩,来到天都峰下,他绕着石室转了一圈,把岳之澜等人唤到月牙潭边,告诉他们齐云鹤已死的噩耗,命他们继续修炼,如有疑问,可到秋桃谷找他。

  他神情有些颓废,显然对师父安排他掌管外门一事心存不满,但是对岳之澜等人来说,倒是个好消息,有掌门的首徒照应,鲁十钟和张景和二脉的弟子定会另眼相看。

  荀冶问起各人修炼《太一筑基经》的进展,略加指点几句,就命他们自行散去,唯独留下了魏十七。岳之澜暗暗在意,齐云鹤和荀冶如此看重魏十七,其中必有不为人知的缘故。

  魏十七重新见过师父,荀冶脸色温和了些许,仔细询问他修炼啸月功和《合气指玄经》的进展,对他以“先天一窍”的资质,顺利凿开三处后天窍颇为满意,着实勉励了几句。魏十七见他心情略有好转,趁机提起师妹秦贞天资过人,先后在苦汲泉和沸泉修炼,不到一个月工夫就凿开四处“后天窍”,如今遇到瓶颈,修为停滞不前,若能源源不断汲取离火之气,成就不可限量。

  荀冶听齐云鹤提起过秦贞的名字,他沉吟片刻,道:“从天都峰往东三百余里,有一处鬼门渊,离火之气浓郁,不过鬼门渊为妖物占据,异常凶险,只有少数凝结道胎无望的弟子,才会去那里赌上一把。秦贞的先天七窍分散在两条经络中,手少阳三焦经五窍,任脉二窍,资质上佳,即使在仙云峰的内门弟子中,也不多见。沸泉的离火之气不够精纯,所以凿开四窍后,会后继乏力,其实不用着急,你关照她多费些时日,耐心下水磨工夫,没必要去鬼门渊冒险。”

  “是不是凿开的后天窍越多,凝结道胎就越顺利?”

  “不错。一条经络至少凿开七处后天窍,当然,七处还是太少,虽然能尝试着凝结道胎,但成功的机会很少,侥幸成就的道胎品相也最低劣。秦贞应全力以赴冲击手少阳三焦经,凿开一十三处以上窍穴,再凝结道胎,可得中品。”

  ……

  临走前,荀冶察看了他腹中的丹毒,皱起眉头,觉得很棘手,他嘱咐魏十七暂时不要修炼啸月功,以免外膜破损,丹毒溢出。

  魏十七只得苦笑一声。

  他在月牙潭边徘徊了一夜,天明带秦贞重上天都峰,仍然在沸泉落脚。他把荀冶的看法跟师妹说了,秦贞也无可无不可,听凭师兄安排。

  魏十七在沸泉边陪了秦贞几天,算算日子,阮静所说的丹毒发作就快到来,他留下青狼看顾师妹,孤身一人走进荒山密林,寻了个隐蔽的树洞,准备忍着,熬着,耗着,直到丹毒消磨殆尽。

  他向蓬莱袋中注入少许元气,取出美人蟒的血肉,烤熟了放在手边,盘膝而坐,闭目内察。等了约摸两三个时辰,丹毒忽然一阵跳动,外膜收缩,毒汁如猛虎下山,将五脏六腑尽数浸染,蚀痛刹那间袭遍全身,却无法准确地知道疼在哪里。

  窍穴中的元气涌入肺腑,在消耗丹毒的同时一点一滴修复破损的内脏,只片刻工夫即告枯竭。魏十七早有准备,把蛇肉塞入口中,胡乱嚼几口,直着脖子吞下肚去。

  姥姥是积年的老妖,不知修炼了多少春秋,肉中蕴含的元气异常充沛,小小的一块,几乎等同于黑松谷的那头老熊,丹毒支撑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,就被元气吞没,蚀坏的五脏六腑渐渐平复,多余的元气在体内肆虐,耳畔嗡嗡直响,神智开始模糊。熟悉的钝痛唤醒了记忆,魏十七本能地弓起背,朝一棵大树狠狠撞去,跌跌撞撞弹开,又换了棵树,狠狠撞上去。

  以树干为锤,以元气为钻,窍穴不断震动,轻微的“咯咯”声响成一串,第五处“后天窍”陶道穴豁然中开,余力所及,大椎穴也松动了些许。

  魏十七头脑回复了清明,忽然想起那枚“脆弱”的丹毒,心猛地一沉,一口气松懈下来,仰天吐出一道浓郁的白气,几近实质,箭一般射到三丈开外。

  丹毒好端端待在他腹中,晃晃悠悠,没有任何异样。

  庆幸,疲倦,饥饿,欣喜,种种感触掺杂在一起,五味交织,魏十七双膝一软跪倒在地,闭上眼睛,脑中一片晕眩。

  活着的感觉,真好!修炼的感觉,真好!

  他摇摇晃晃,挣扎着爬起来,钻进树洞里,像冬眠的熊一样,沉沉睡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魏十七猛地睁开双眼,树洞外一片漆黑,他觉得口干舌燥,饥馁难挡。他爬出树洞,仰头看了看天色,一轮弯月高挂在天空,清辉冷冷洒在身上——那清辉,不是清辉,分明是月华之精,可他却没有任何感觉。

  魏十七舒展一下筋骨,浑身骨节发出“噼啪”轻响,他能体察到,经络、血肉、筋骨、脏腑都得到元气的淬炼,他朝着炼体的方向,又迈出了一大步。未来的道路,变得清晰而明确,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知道怎样才能实现。

  他整理好衣衫,朝林外大步走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