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九十六节媚眼做给瞎子看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神光乍现,将文宣刷去,胡不归窥得分明,顿时倒抽一口冷气。若他老眼不曾昏花,这分明是五色神光,渊海三洲之地,能驱使五色神光的,莫过于陆黾洲继承了孔雀血脉的几头妖禽,除此之外,唯有魏十七炼就的一具分身,唤作周吉,祭炼了一柄五色神光镰,有如斯神通。

  究竟是妖禽,还是周吉?胡不归瞪起一双铜铃也似的眼珠,死死盯着那人,运足目力,却看不出端倪。文宣非是对方一合之将,换作是他,也好不到哪里去,胡不归哪里敢以身涉险,当下将双翅一扑,扭头飞向黄庭山,向梅真人求援,唯有真仙,方可压制此等凶徒。他心中觉得凄凉又酸楚,曾几何时,他与七城天妖斗智斗勇,屡败屡战,最终凭一己之力,力挽狂澜,率亿万妖奴杀出一片天来,如今行将就木,却不得不向道门低头,晚节不保,莫过于此。

  白头藏鸟飞得极快,双翅一扑,便在百丈之外,周吉也不去追赶,催发魔气,专心致志以“蚀谛”神通炼化文宣。她意志坚韧,抵抗极为顽强,但在魔气的侵蚀下,亦未能坚持太久,周吉夺其心智,以魔气粗粗洗炼一番,将神光一抖,文宣滚将出来,伏于地上喘息不已。

  “文三清,抬起头来。”周吉随口给她改了个名字。文三清,阎青阳,阴白藏,这些下意识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的名字,代表了他最为纯粹的一段过去,代表了他对小师妹念兹在兹,刻骨铭心的怀念。伊人已逝,所有的痛恨和隐忍,都让那个家伙去承受,留给他的,只有深深的怀念。

  “文宣”二字从记忆中抹去,她缓缓抬头,没有犹豫、彷徨、挣扎,双眸静静地注视着周吉,停了数息,谦卑地垂下眼帘。

  周吉心中一念方起,文三清、阎青阳、阴白藏动如脱兔,分头杀入人群,如虎入羊群,大肆杀戮,掀起一阵血雨腥风。文三清被周吉以一道神光刷去,本身实力并未折损多少,此刻催动三品覆地真身,挥起混元骨锤,所向披靡。阴白藏力大无穷,金刚不坏,卷起一阵阴风,倏来倏往,专挑气血旺盛的大妖下手。阎青阳最是夸张,现出鲤鲸真身,甩动尾鳍跃向空中,以泰山压顶之势重重砸下,不拘强弱粗细,尽数碾作齑粉。顷刻间,渊城变作修罗场,妖奴海妖挤作一团,无处可逃,只得奋起反抗,却如何挡得住这三个煞星,一时间血肉横飞,死状惨不忍睹。

  煞气冲天,血光氤氲,周吉张开双臂,精血如涓涓细流,从四面八方涌来,在头顶汇成一个漩涡,他张口一吸,吞入腹中,如饮甘醴,双颊染上一丝血色,眸中愈发深沉。

  大屠杀持续了百余息,文、阎、阴三人未遇敌手,周吉忽然心有所感,举步踏过尸山血海,目光落在虚空之中。天地灵气滚滚聚集,一道白光闪过,凭空张开一座传送阵图,梅真人携天狐阮青飘然而出,举目四顾,只见血流成河,哀鸿遍野,不禁蹙起眉头,低低叹息一声。

  周吉呵呵笑道:“梅真人,又见面了!”

  梅真人默默无语,此番周吉卷土重来,大开杀戒,显然是摆明了车马欲与她作对,之所以不在黄庭山斜月三星洞动手,是担心道门经营万载,暗藏玄机,故此选在渊城。渊城乃市集所在,海陆互通的要地,一旦被毁,后果不堪设想,梅真人不容周吉肆意妄为,迫不得已,只能出手阻止。

  她翻掌祭起九岳崩崖石,见风即长,如小山一般当头压下,心知单凭此宝还不足以降服天魔,只能牵制一二,不待九岳崩崖石落地,拇指食指轻轻一捻,祭起无形剑符,灌注星力,暗施偷袭。

  九岳崩崖石在明,无形剑符在暗,一明一暗,配合得天衣无缝,这一番手段算计,却似媚眼做给瞎子看,周吉根本不去细细分辨,扯动五色神光,只一刷,便将九岳崩崖石和无形剑符双双刷去,风光霁月,荡然无存。

  之前在天蝠海交手之时,还未见他挥出五色神光,这些年藏匿不出,看来修为突飞猛进,非曩时可比。梅真人双手结成法诀,低低念动咒语,催动九岳崩崖石,冥冥中一线感应,微不可察,此宝灵性大失,被神光隔绝,竟毫无反应。她心如明镜,衣袖轻拂,金轮宝符、大日宝符、九霄神雷符、五行神符、言咒符、无形剑符鱼贯而出,虽是广济洞寻常符箓,出自真仙之手,以星力驱使,威力自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周吉以不变应万变,不拘何等符箓,一概挥出五色神光,刷得无影无踪。梅真人袖中神符源源不断,无穷无尽,送与周吉左刷右刷,二人僵持片刻,周吉隐隐察觉到对方的用意,五色神光虽然无物不刷,终究有时穷尽,好比一个大肚汉,一开始尽多尽少吃得下,但食而不化,终有撑爆的一日。他双眉一挑,暗中催动魔气,将落于神光之内的符箓一一炼化,只留下最厉害的无形剑符,日后自有用处。

  梅真人试探了一回,见对方不急不躁,从容应对,心知寻常法宝符箓难以击破神光,当下捻起一柄小剑,切金断玉,锋芒毕露,卖相着实不俗,不遗余力灌注星力,“嗡”一声尖啸,银光疾如流星,刺向对方咽喉。周吉“咦”了一声,急忙起一道神光刷过,小剑应声而灭,灵性却不失,猛力一挣,撞破神光冲将出来,飞回梅真人掌中。

  周吉定睛望去,顿时记了起来,当年魏十七以星屑祭炼法宝,拿这小剑试手,成就一宗杀伐之器,梅真人讨了去,悉心祭炼,锐不可当,神光虽能刷去,却困之不住。梅真人见此剑能破五色神光,心中一动,频频祭出小剑,往来如梭,无移时工夫,便将神光扎得千疮百孔,九岳崩崖石漏出一丝气息,她趁机催动心法,将此宝收回。

  按说真仙之躯,不惧法宝,区区一柄星屑小剑,未必能伤得到他,但周吉内心深处对魏十七深怀忌惮,不愿以身试险,一时不察,竟失了先手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