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七节 一套疯魔棍法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十七与秦贞回到天都峰下,这一趟,他们会多待几天。

  宋氏兄弟眼尖,远远望见魏十七背回一串“血食”,顿时欢呼起来,这一个多月缺少荤腥,每天都是清粥菜蔬,吃得嘴里都淡出鸟来,有机会打牙祭,实在是意料之外的惊喜。

  师兄弟热络地迎上前,从魏十七手中接过七八只山鸡,七嘴八舌问他从哪里弄来的,过两天也要去碰碰运气。

  众人都竖起耳朵,魏十七半真半假说他运气好,在天都峰遇到一头孤狼,紧赶慢赶,半天没撵上,反倒撞见一窝山鸡,顺手逮了回来。这倒不全是敷衍之辞,山鸡是青狼捉来的,他并没有费力气。

  岳之澜决定做一锅鸡肉焖饭,大伙儿听了都很高兴,淘米的淘米,烧水的烧水,动手相帮一二,这是荀冶接过齐云鹤一脉后才有的气象,彼此都心照不宣。岳之澜把山鸡去毛开膛洗净,挑胸脯肉、腿肉剁碎了和米一起煮,剩下的鸡头鸡脚骨架杂碎都丢进小铁锅,加水炖一锅浓汤。大伙儿聚在一起,说说笑笑,有了一点同门的味道。

  魏十七冷眼看着他们,心中既不感到庆幸,也没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。眼前的这些试炼弟子,有的是衣不遮体、食不果腹的农夫,有的出身官宦世家,锦衣玉食,有的是商贩子弟,精于算计,有的是饱读诗书的书生,常常感怀悲秋,他们有的质朴,有的机敏,有的粗鲁愚钝,有的颇有心计,但出身也好,品性也好,在修仙路上,这些都毫无差别。横在他们面前的,只有一道坎,跨得过,海阔天空,跨不过,仍然挣扎在凡尘。

  芸芸众生里的一个后天浊物,修炼残缺不全的啸月功,凿通六处窍穴,形成一个完整的“元气潮汐”,魏十七扪心自问,自己算不算成功了?在某种意义上,是的,从老鸦岭一直到天都峰,他努力过,侥幸抓住了机会,先走了半步,但是之后呢?他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?五十步?一百步?与他们相比,又有多大的差别?

  得与失,幸与不幸,没有人真正看得清楚。

  大铁锅里焖着鸡肉饭,小铁锅里熬着山鸡汤,香气四溢,柴房外,月光照亮了一张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,魏十七悄悄退到阴影里,心中思绪万千。他信步走到月牙潭边,举头仰望云雾缭绕的仙云峰,那里才是仙都内门弟子潜心修炼的地方,终有一日,他将踏上仙云峰,成为他们中的一员,到那时,又会有怎样的际遇?

  不远处传来同门的喧哗声,遥远缥缈,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,那些愉快和不愉快的往事,这一刻都淡出记忆,只留下淡淡的感伤。魏十七拣起一块石头,扑通投入水潭里,低声哼唱道: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”

  秦贞默默站在他身后,心想,这是什么曲子,软绵绵的,从来没听过。记忆从心底泛起,往事历历在目,她试图说服自己不去回想,但又控制不住。“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……”魏十七哼唱的那几句词不像词,曲不像曲的东西,词义很浅,却偏偏触及心中柔软的角落,拨动尘封的心弦,让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。

  秦贞忍不住问道:“师兄,那是什么曲子?”

  “……骊歌,告别时唱的曲子。”

  “真好听。师兄是从哪里学的?”

  魏十七信口道:“小时候去镇里卖兽皮兽骨,遇到一个落魄的书生,行李被偷了,老爹可怜他,让我给他两个馒头,他就教了我这首曲子。”

  “师兄师兄,你能教我吗?”

  魏十七笑了起来,没由来想起一句老话,要想会,陪师父睡。他亲昵地捏捏秦贞的下巴,道:“好,我教你。”

  第二日,魏十七着手打点行囊,师兄弟问起,只说过两天打算进山修炼,寻觅突破的机缘。等一切准备妥当,他去秋桃谷见荀冶一面。

  路过秋桃林时,他想起坐在枝丫间啃桃子的美少女,有些怀念,又有些惆怅。

  秋桃谷中,那棵歪脖子树下的草庐里,魏十七见到了荀冶,这位仙都掌门的首徒还是老样子,神情颓废,不修边幅,在他的身上,仿佛晃动着齐云鹤的影子。

  魏十七见过师父,向他禀报了自己的打算,荀冶并未感到吃惊。对秦贞来说,鬼门渊之行毫无必要,她资质上佳,本无须冒险,但是对魏十七来说,鬼门渊却是最好的选择。只有在杀伐中炼体,才能不断突破极限,成就传说中的几种“金身”。

  不在杀伐中突破,就在杀伐中灭亡,炼体之路,从来都是从尸骨堆中杀出来的。

  荀冶再三忖度,传给魏十七一根铁棒,一套疯魔棍法。

  铁棒长三尺,粗一握,荀冶用齐云鹤留下的一块玄铁重新炼过,分量极沉,表面坑坑洼洼,卖相颇为丑陋。疯魔棍法是他少年时游历天下,从云牙宗一名炼体士手中换来的,疯魔取的是“不疯魔,不成佛”之意。

  啸月功和疯魔棍,是当年云牙宗的不传之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