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八节 铜头铁脚麻杆腰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不疯魔,不成佛,魏十七清楚这六个字的分量,他痛下苦功,把疯魔棍法演练娴熟。但“疯魔”并不意味着急于求成,他心态平和,定定心心磨练棍法,闲下来看看天,看看云,看看秦贞,教她几式技击拳。弓不用时要取下弦,这个道理他五岁时就懂了。

  秦贞没有学拳的天赋,她记性很好,听魏十七哼几遍曲子,就能完完整整唱下来。她很喜欢骊歌,爱不释手,缠着师兄,央求他再教几首。

  “看过了一场精彩的烟火表演,我接受了你毫不眷恋的道别。突然间想起,你曾经许下的誓言,在这熙来攘往热闹的淡水河边……”

  “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,到底我该如何表达,她会接受我吗?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……”

  魏十七搜肠刮肚,好不容易挤出几句,就像兽皮上的啸月功一样,残缺不全。秦贞细心揣摩曲中意味,补全歌词,唱给师兄听。魏十七听她唱了几遍,心里想着找齐九名长腿美女,穿上超短裙,露脐装,载歌载舞,聊以解忧。

  魏十七并不知道,荀冶好几次暗中探视他,他觉得一个人在独处时,最容易露出本性,自己的徒弟,当然要知根知底。

  他终日打磨疯魔棍法,渴了饮水,饿了吃肉,累了歇一会,跟秦贞调笑几句,听她唱那些莫名其妙的曲子。他从容不迫,不紧不慢,就像山间的流水,遇到岩石阻路就绕行,遇到深潭就逗留,行乎当行,止乎当止。在这个少年猎户的身上,有一种奇特的味道,难以用语言形容。

  修道之人的心态,他见过很多,有人心如铁石,勇锐精进,舍长生外别无他物,修为突飞猛进,有人道心不坚,易为外物点染,终日打坐修炼,却毫无寸进,但魏十七却与众不同,他一言一行从心所欲,暗合仙都“片尘不染,心无挂碍”的道法根基。

  在荀冶心中,魏十七是比秦贞更少见的良材美质,唯一让他介怀的是,魏十七跟秦贞太过暧昧,惹得她春心萌动,影响了修炼。

  又过了大半个月,魏十七终于把疯魔棍法练到心棍合一,融会贯通的地步。这一天,他独自上天都峰一试身手,步履如飞,视陡峭的山路如平途,只轻轻一跨,已拔高丈许,稳稳站在山崖之上,如栉风沐雨,巍然不动的古松。

  当他在老鸦岭跋涉,为了身上衣、口中食翻山越岭,追捕野兽时,可曾想过会有今日?

  得意只是一闪念,魏十七暗暗提醒自己切莫忘形,修仙之路,他不过跨出了第一步,风光背后,是数不尽的荆棘和骸骨,他不是天纵英才,也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骄子,一切都要靠自己。

  须臾工夫,他来到了苦汲泉边,周遭空无一人,水声汩汩,一切都未改变。魏十七俯身喝了几口泉水,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,既熟悉,又陌生,他伸出手去摸对方的脸,指尖碰到水面,倒影碎成无数摇晃的涟漪。

  他的过去,他曾经的生活,他的整个世界,就像那倒影一样,摇曳在记忆的水面下,一触碰,就碎作涟漪,再也看不清。伤感的情绪如潮水涌来,又像潮水退去,冲刷着一颗铁石般坚硬的心。

  “最近,不知怎么搞的,有点多愁善感,是年纪大了?还是心魔入侵?”魏十七摇摇头,把杂念驱出脑海,拇指食指含入口中,打了两声尖锐的唿哨,声振林梢。他侧耳倾听,风中隐约传来一声低沉绝望的狼嚎,若不是他修为大进,耳力远胜于从前,根本不会留意到。

  “老伙计遇到对头了!”魏十七霍地跃起,朝青狼所在方向疾速奔去,丹田之中一口气鼓荡不绝,啸声划过山巅,顷刻间绵延数里。

  密林之中,青狼正与一头吊睛白额大虫殊死相搏。

  那大虫不论力气还是敏捷,都压过青狼一头,只一扑,就将对手压倒在地,张开血喷大口,狠狠咬向喉咙。青狼及时蜷起身体,后腿奋力踢起,蹬在它柔软的腹部,大虫吃疼不过,咆哮着滚到一边,顺势起身,虎尾倒竖起来,闪电般一剪,砸在青狼腰眼。

  所谓“铜头铁脚麻杆腰”,狼腰最是脆弱,青狼遭此重创,呜咽着趴在地上,束手待毙。大虫得意洋洋,正待上前咬死对手,忽听得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,一人势如奔马,转眼即至。

  那大虫也不掉头,前爪按在地下,将腰胯一掀,魏十七早有防备,猛地收住脚步,上半身前倾,双脚牢牢钉在地上,大虫这一掀只差寸许,从他身侧掠过。

  “呜——”一声响,一根铁棒朝大虫当头砸下,那大虫浑身硬毛根根倒竖,怒吼一声,举起前爪迎将上去,竟被生生打折。

  “咦!”魏十七颇感意外,那吊睛白额大虫显然不是凡物,竟能挡下他铁棒倾力一击。

  筋骨弯折,前爪被一棒打残,那大虫心生怯意,双目圆睁,眼角渗出鲜血,张开大嘴连连咆哮,做出一付狂暴的模样,后腿发力一蹬,掉头就跑。

  魏十七微一错愕,那大虫已逃出十余丈,它在山林中如鱼得水,拐弯抹角,一味在树后绕来绕去,躲避对手的视线。

  “没胆鬼!”魏十七见那大虫甚是精壮,足有数百斤肉,一时动了念头,窍穴中的艮土之气蜂拥而出,尽数注入铁棒中。

  他抢上数步,窥得真切,大喝一声轮起手臂,使出疯魔棍法中的“乾坤一掷”,将铁棒奋力掷出。铁棒脱手飞出,化作一溜乌光,接连穿透三棵大树,正中大虫的后腚,力量大得异乎寻常,从谷道一直捅入肚肠。

  那大虫再怎么熬炼身体,也炼不到谷道里,疼得大吼一声,跳起三丈高,重重摔在尘埃里,只有出气,没了进气。

  魏十七追上前,一脚踩住大虫的后腚,把只剩短短一截的铁棒抽了出来,照准大虫脑袋一通狠揍,把它生生打死。

  青狼趴在地上喘息了好一阵,挣扎着爬起身,慢慢挪到魏十七身旁,嗅了嗅铁棒,厌恶地撇开了头。

  魏十七哈哈大笑,道:“青,你真没出息,只能欺负一下锦文鼠,连只大虫都打不过!”青狼呲牙咧嘴,显得很不服气。

  魏十七随手挥动铁棒,对鬼门渊之行又多了几分把握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