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二节 六月债还得快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十七催动藏雪剑没入东海,以五色神光镰开路,海水汹涌澎湃,分在两边,二人径直闯入深邃的海底,躲在礁石之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像两只受惊的小兽。

  一道黑色神光将海水隔绝在外,阮静忍不住笑了起来,小手揪着他的衣襟,轻声道:“那人,有那么厉害?”

  魏十七下颌抵在她头顶,随口道:“不知道,没见过。妖凤和九黎忌惮成这副模样,一个避之不及,一个慷慨赴死,嘿嘿,嘿嘿……”

  阮静出着神,呆了片刻,道:“剑灵也会死吗?”

  “身死,一点灵性不灭,等待下一次化形的机会。”

  话音未落,炼妖剑在剑囊中跳了数跳,再度安定下来。魏十七暗叹一声,将炼妖剑取出,拿在手中,尚不及细看,一点微光穿过神光,蓦地浮现,绕着他转了数圈,一头扎入炼妖剑中,消失不见。

  “那是……九黎?”阮静伸手摸了摸剑鞘,若有所思。

  “结束了,这么快……”魏十七嘀咕了一句,迅速把炼妖剑收入剑囊中,想了想,还不放心,扯过一道青色神光,将剑囊团团裹起,密不透风,这才定下心来。

  剑鞘、剑囊再加上神光,三重遮掩,总不会是黑暗中的灯塔了吧!

  阮静见他如此谨慎,心中也有些发怵,依偎在他怀里,不言不语。

  魏十七抚摸着她的秀发,道:“累了,睡吧,什么都不要想。”

  阮静“嗯”了一声,看了会那团柔和的青光,慢慢合上眼,心中平安喜乐,这一刻,黑暗冰冷的海底,无异于温馨的安乐窝。

  东海之上,雨雾消散,一道劲风从极北高空奔袭而至,将流云卷散,一头撞进剑阵之中,现出了身影。

  那是个相貌阴戾的男子,长发披肩,右臂比左臂粗壮了一圈,瞳孔极淡,间或一轮,背插双翅,稳稳悬停在空中。

  四下里冷冷清清,空无一人,只有风声水声,忽远忽近。“铮”一声轻响,如琴弦微颤,无数纤细的剑丝从虚空中浮现,闪耀着点点金光,长短不一,曲直各异,渐次向内合拢。

  “有意思。”那阴戾男子挑了挑长眉,探出手去捻起一缕剑丝,凑到眼前看了看,随手揉作一团,屈指弹出。

  这一团剑丝撞入剑阵,引发了惊天狂潮,无数剑丝乱作一堆,漫天飞舞,无迹可寻,一旦抢入他身前三尺,便如风中烛火,一吹即灭,化作一缕缥缈的轻烟,不能伤其分毫。

  剑丝乱舞持续了一炷香,尽数湮灭于无形,那阴戾男子双手抱肘,颇有几分意外,应对这紊乱的剑阵倒是费了一番心思,不知是谁人布下的手段,竟将他拖了这许久。

  天妖的气息业已消散,不过若以为这样就能瞒过他,未免太可笑了,他闭上双眼,施展通天彻地的大神通,神识一扫而过,忽然发觉了一点有趣的小东西。

  他将双翅一阵,化作劲风,直扑碧梧岛而去。

  青峰之巅,碧玉梧桐同气连枝,亭亭如盖,得绵绵春雨滋养,舒枝展叶,随风摇曳。

  那阴戾男子绕着碧梧岛转了数圈,将双翅一收,缩入体内,稳稳落在梧桐之上。

  凤凰性高洁,非晨露不饮,非嫩竹不食,非千年梧桐不栖。妖凤的气息萦绕不去,那阴戾男子跳下碧玉梧桐,抚摸着粗糙的树干,喃喃道:“鸿蒙初开时的古物,不损不益,真是好东西!”

  他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,慢慢侧转头,张开大嘴,露出尖利的白牙,一口咬在梧桐树上。

  先天乙木之气精纯无比,被那阴戾男子一气吸尽,碧玉梧桐枝叶凋落,由绿转黄,顷刻间变成三株枯木。他松开嘴,脸上肌肉抽搐,舔了舔嘴唇,似乎意犹未尽,乙木之气在体内澎湃涌流,那感觉是如此之好。

  妖凤在碧玉梧桐下修炼,细水长流,不愿贪一时之利,毁了宝树,结果却便宜了别人。

  肉只有吃到肚子里才是自己的,妖凤修成三十二如来金身,以为自己足够强大,能长久占有碧玉梧桐,却没料到,毕生的大敌,终于从另一界追杀至此,逼得她落荒而逃。

  那阴戾男子深深吸了口气,样貌似乎年轻了少许,眼珠一转,视线落在海边的礁石上,却见一头巨大的黑甲龙龟划动四足,拼命逃窜。

  他伸手虚虚一抓,将龙龟凌空拎起,摔在脚边,却见龟背上浮现出一张仓皇的脸,嘴唇颤抖,如丧考妣。

  “合体延命,可是妖凤的手段?”

  卢胜支支吾吾开不了口,他才刚禁锢下龙龟的魂魄,尚未融合为一,那阴戾男子屈指一挑,卢胜的元婴身不由己飞到空中,一张小脸顿时变得煞白,失去元婴压制,龙龟的的魂魄趁机归位,一头撞下山崖,不要命似的朝海边逃去,扒得沙土乱飞。

  一番工夫全然白费,延命的心思终于成空,卢胜悲从中来,痛不欲生。

  那阴戾男子看穿了他的心思,道:“老老实实,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,便留你一命。”

  卢胜心中升起一线希望,求生的**是如此强烈,他当即竹筒倒豆子,将妖凤栖身碧梧岛,太一宗二度偷袭的首尾和盘托出。

  前度为他亲历,言之甚详,二度只听妖凤说了一句“还不死心吗”,便不知所踪。

  连涛山,太一宗,潘乘年,楚天佑,听到这两个名字,足够了。那阴戾男子寻思片刻,传了卢胜一篇功法,命他遁入枯死的碧玉梧桐之中,汲取残余的乙木之气,依法修炼,将元婴炼作鬼物之躯,寄存魂魄。

  卢胜又惊又喜,这宗鬼修的法门暗藏玄机,足以延命千载,元婴修为虽然保不住,但能抱上这样一条粗大腿,却是意外之喜。

  他心知对方传下功法,必有用他之意,当下孜孜不倦修炼三昼夜,待鬼物之躯稍一凝形,便拜倒在阴戾男子跟前,口称“上师”,连连叩首,奉若神明。

  上一个被他“奉若神明”的,正是碧梧妖凤。

  那阴戾男子打量他几眼,道:“三日工夫,能修炼到这种程度,你与鬼修有缘。”

  “全赖上师垂怜,小人感激不尽,愿追随上师,侍奉左右。”

  那阴戾男子微微颔首,“甚好,你且在前引路,先往接天岭一行。”

  “是。”卢胜心中窃喜不已,太一宗的玄修坏了他肉身,六月债还得快,风水轮流转,今番轮到他们倒霉了。r1058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