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六节 聪明反被聪明误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readx;

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
  魏十七慢慢蹲在徐壶跟前,望着他空洞的眼眶,道:“是我,魏十七。”

  徐壶沉默了片刻,涩然道:“声音有点耳熟,不过,真不想见你呀……”

  “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了?”

  “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能捡回一条命,已经是老天有眼了!”徐壶嘴角抽搐不已,不死之身被打出无法愈合的伤口,时间过得越久,他越是心惊胆战。

  “听说太一宗业已灭门,掌门和七殿殿主都死于非命,确有其事吗?”

  徐壶苦笑道:“你从连涛山而来,还不清楚?”

  “五峰七殿都毁了,不过潘、楚二人都是渡劫期的大修士,就此轻易陨落,未免太小觑他们了。”

  徐壶想了想,道:“他人的生死,我未曾亲见,不过楚天佑祭起瀑流剑,放出东溟鬼城御敌,尚未完全张开,就被对手一拳击中,半边身子血肉纷飞,瀑流剑亦被波及,鬼城彻底崩坏,所剩无几。”

  魏十七心中一凛,楚天佑有二十四颗定海珠护身,挡不住对手一拳,那是何等强大的敌人。

  “对方是谁?有几人?”他问。

  “只有一人,匆匆一瞥,看得不是十分真切,是个相貌阴戾的男子,瞳孔极淡,右臂粗壮,背插双翅,赤手空拳,杀人如割鸡。”徐壶打了个寒颤,显然心有余悸。

  魏十七隐约猜到几分,叹了口气。

  两个大男人,就这样面对面蹲着,默默无语,阮静在好笑之余,觉得有几分心酸,楚天佑,定海珠,赤霞谷一战,挥洒自如,何等了得,没想到竟落得如此下场,英雄末途,不外如是。

  她望着魏十七,心道:“我们的结局,又会怎样呢?”

  徐壶情绪低落,所知不多,也问不出个所以然,魏十七拍拍他的肩,道:“鬼王安在?我想见他一面。”

  徐壶颇有些踌躇,犹豫片刻,道:“鬼王大人在城中清修,殊少过问人事,我可以通禀一声,见或不见,却是说不准。”

  “甚好,有劳徐兄了。”魏十七觉得有点怪异,鬼王“殊少过问人事”,东溟鬼城中,也有“人事”吗?

  徐壶站起身,往断壁残垣间行去,魏十七朝阮静打了个手势,招呼她跟上。

  “上次跟着你的那两个小丫头呢?怎么只剩一个了?”徐壶分辨着脚步声,听着有几分耳熟。

  魏十七顿了顿,含糊其辞,“大的那个命不好,只剩下小的了。”

  徐壶良有感慨,道:“香消玉殒,世事无常,谁说不是呢!本以为东溟城是逃世之地,没想到还是逃不脱覆灭的厄运。”

  魏十七想起洞天灵宝,想起星河倒悬,九州陆沉,不禁摇了摇头。

  徐壶在废墟中穿行,不一刻来到一座坍塌了大半的钟楼前,推开半掩的门户,低头钻了进去。

  钟楼内空空荡荡,沿墙是盘旋而上的石阶,堆满了碎石断砖,仰头望去,只见一口硕大的铜钟歪倒在木梁上,灰土窸窸窣窣飘落。

  徐壶走到墙角,踢开砖石,摸索着拉起一块沉重的铁板,现出一个黑黝黝的入口,通往地下。

  “稍候。”他扶着石壁,渐行渐矮,消失在入口下。

  阮静用手捂住口鼻,秀眉微蹙,魏十七摸摸她的脸,猜测着飞舞的尘埃究竟是真实的存在还是某种幻象。

  等了约摸一炷香的工夫,徐壶回到钟楼内,侧身示意道:“鬼王大人愿意见你们。”

  “多谢。”魏十七牵着阮静的手,从入口一步步往下行去,石阶盘旋而下,与盘旋而上通往塔顶的石阶连为一体,相映成趣。

  片刻后,眼前亮起昏黄摇曳的光影,石阶到了尽头,二人来到一间宽敞的墓室中,壁龛点着蜡烛,正中摆放了一口金丝楠木棺材,板材厚实,半开半掩,一个身高腿长的美男子席地而坐,背倚棺材,腿边搁着一副面具,手里不紧不慢捆扎着纸钱。

  魏十七万万没料到,东溟城鬼王,风雷殿殿主,竟然是同一人!

  他一揖到地,口称“前辈”,恭恭敬敬见过楚天佑。

  “坐。”楚天佑指指身前,头都不抬,魏十七也不推辞,一屁股坐在地上,阮静在他身后蹲下,探出头去,好奇地打量着对方。

  徐壶不是说,他亲眼见楚天佑被对手一拳击中,半边身子血肉纷飞吗?难道他从来没见过鬼王的真面目,不知他的真实身份?

  楚天佑将一叠纸钱捆成“龟甲缚”,端详片刻,满意地叹了口气,抬起头道:“见到我,你们很吃惊吧?”

  魏十七凝神审视着他,心念数转,道:“前辈是真身,还是化身?”

  楚天佑笑了起来,“果然是个聪明人,难怪九黎如此看重你——你猜对了,我只是一具身外化身,真身早已陨落在连涛山上。”

  “闻说‘一气化三清’出自《太一筑基经》,乃是玄门至高无上的绝技,锤炼胸中一口清气,成就三具身外化身,有无穷妙用……”

  楚天佑叹息道:“不用试探了,数千年来,唯有潘师兄一人将这门绝技修炼到化境,成就玉清、上清、太清三具身外化身,我只得一具玉清化身而已,藏在这东溟鬼城里,深入简出,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,以作退路。”

  “潘掌门可否无恙?”

  “嘿嘿,夺天地造化以为己用,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,师兄从不以真身示人,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,极北高空毁了玉清化身,碧梧岛毁了上清化身,连涛山毁了最后一具太清化身,自以为逃过一劫,没想到对方也是精细人,灭了化身,还不依不饶,掘地三尺,从鹤唳峰山腹中把他真身逼出,数百年心血,就此毁于一旦。反倒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师弟,把真身给他杀,化身躲在东溟鬼城里,侥幸逃过了一劫。”

  “那人……当真厉害?”

  “天外来客,怎么不厉害,连涛七殿殿主联手布下天罡北斗阵,困不住,被他左冲右突,杀了个片甲不留,师兄拼着毁去灵台方寸灯,将他摄入先天鼎,步虚真人先天鼎,洞天至宝,再加上一池天一癸水之精,还制不住,被他破鼎而出,灭杀太清化身,连深藏于山腹中的真身也未能幸免。”

  “那人都有何神通?”

  楚天佑看了他一眼,道:“这是最让人无奈的地方,他从始至终,都没有催动神通,单凭肉身和双拳,就把我们杀得落花流水。”

  “三十二如来金身尚且抗不住天一癸水之精,难道他肉身之强,犹在如来金身之上?”

  “那倒不至于,妖凤的三十二如来金身尚未修炼到大圆满,只得七相,差远了。那人在先天鼎中,也吃了不小的亏,否则不至于恼羞成怒,追着师兄务必要灭杀真身。”楚天佑伸出一根手指,断言道,“此人虽强,也没有强到不可战胜,若是吾紫阳,九黎,师兄,再加上我,四人联手,未必不能一战。”

  现在说这些,已经太迟了,魏十七只能报以一声苦笑。r1058

  最快更新,阅读请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