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节 财帛动人心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readx;

  [燃^文^书库]

  数月后,昆仑派正式进驻东溟城,五行宗,毒剑宗,御剑宗各开一间肆廛,门下弟子轮值,生疏而笨拙地做起了生意,同时赤星功德殿也向嫡系开放,该收的抽成,一厘也不能少。

  魏十七名义上是御剑宗的门人,东溟城名义上是昆仑派的产业,然而在褚戈造访虎子沟后,谁都没有再提这一茬事,嫡系老老实实遵从他定下的章程,把自己放低到仙都、平渊、玄通同一地位,掌门朴天卫从始至终保持沉默,嫡系宗主只作不知,流石峰的反应透着诡异,明眼人都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,既然嫡系愿意接受现状,不再动旁的心思,魏十七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些额外的好处,在他的授意下,东溟城内设立了质库,交由昆仑派掌管,按章程行通兑、押当之务,所得收益,尽归昆仑所有。这是很大的让步,押当是一个无底的金矿,操作得好,完全可以与赤星功德殿相媲美,褚戈放下心来,他说服师尊的一番口舌并没有白费,魏十七虽然桀骜不驯,但他有一点好处,你不负他,他也不会负你,前提是,昆仑派愿意放低身段,视其为合作的一方。

  对合作者,魏十七还是很大方的。

  在褚戈看来,一个初窥剑域的修士,完全有资格跟流石峰分庭抗礼,这就是剑修的规矩,强者为尊,即便是朴天卫,也要在二相殿露一手剑丝化灵的神通,才能堂堂正正登上掌门之位。

  况且,魏十七并非孤身一人。褚戈私下里跟陆葳打听过,秦贞和余瑶都已突破剑气关,再加上夺舍重生的阮静,数十年闭生死关,一朝破关而出的荀冶,他手头的实力并不弱。陆葳告诫他,魏十七此人,不可深信,更不可为敌,这是金玉良言,褚戈深以为然。

  保持距离的合作者,或许是最好的选择,有秦贞这一层关系在,这样的合作,应该能一直持续到他飞升前。

  魏十七对嫡系的偏袒让人松了口气,这意味着,东溟城背后有昆仑派扶持,安如泰山。然而成厚却嗅出了不同的气味,他是太一宗的老人,楚天佑的记名弟子,深知质库的底细,在连涛城内,通兑押当只是旁枝末节,质库至关重要的职责,就是对肆廛出售的货物进行鉴定核价,魏十七把这一层权力从质库剥离,整个东溟城,物价完全放任自流,是疏忽,还是有意为之?他看不懂。

 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么做的好处渐渐显露出来,物价在一定范围内波动,最终趋向于稳定和合理,魏十七随口嘀咕的一句话,他始终记在心里,越琢磨越觉得有道理。

  “供求决定价格。”

  昆仑派的介入改变了东溟城原有的格局,大体来说,成厚掌管下的肆廛交易,荀冶掌管下的赤星功德殿,昆仑派掌管下的质库,鼎足而三,控制了绝大部分的利益,然而这样的平衡并没有维持太久,第四方势力悄然兴起,带来了某种意料之中的变数。

  成厚当初的预言一桩桩成为了现实,继质库之后,赌坊和青楼相继开业,鬼王隐身于幕后,代表了地下黑帮势力,正式登上了东溟城的舞台。

  银钩坊沿袭东溟鬼城的旧招牌,鬼王麾下第一打手徐壶坐镇于此,妖娆女鬼充当侍女和荷官,长短签,牌九,骰子,叶子牌,各色赌桌俱全,唯一的变动就是赌注由纸钱换成了鱼眼石。

  沉默之歌则完全放弃了明月楼的格局,取而代之的是山水庭院式的别墅,一户一女,衣食考究,美轮美奂,俱是锦纹毒鸩罗刹女精心调教的妖女,色艺双绝,妩媚勾人,当然,春风一夜的缠头,也不是人人都消受得起。

  东溟城的改变有目共睹,银钩坊提供了一夜暴富的机会,沉默之歌提供了极致的享乐,能抵挡住诱惑的,毕竟是少数,这两个去处,很快就成为日进斗金的销金窟,就连成厚都按捺不住好奇,小赌几把,在沉默之歌荒唐了一宿。

  个中滋味,让他回味不已。

  但成厚始终没想通,“沉默之歌”这四字,到底是什么出处。

  至此,东溟城名声远播,享有海内第一仙城的美誉,普天下的修士云集于此,这里有修行所需的一切,也有享乐所需的一切。

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修士亦不能例外,东溟城的横空出世,也引来了诸多不怀好意的窥视,但昆仑派的反应始终是潜在的威胁,东溟城的麻烦,止步于小打小闹的试探。

  强买强卖,欺行霸市,赌场出老千,青楼吃白食,这些试探才露苗头,就被五行宗强行扼杀,由此坐实了昆仑派的态度。

  东溟城,是昆仑派的东溟城。

  天长日久,东溟城秩序井然,所有人都把这一切视作理所当然,很少有人会记起,这座仙城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。

  闻双陆一直没忘。

  从踏入东溟城的那一刻起,他就意识到这座城池乃是洞天至宝衍化而成的一方天地,成厚讳莫如深,始终不肯透露底细的城主,才是幕后的真正推手。

  他一直在留心收集城主的资料。

  城主很少露面,他知人善用,手下为他分担了几乎所有的事务。赤星外城的陈素真、曹近仁,东溟内城的成厚、荀冶、卫蓉娘、李兰香、刘木莲、鬼王、徐壶、罗刹女,都不是冠绝一时的高手,但他们各有所长,或显或隐,共同缔造了东溟城的繁荣。

  某种意义上,城主只做了一件事,定下章程,公之于众,一切按章程行事。

  闻双陆跟很多人交谈过,昆仑旁支的仙都、平渊、玄通,嫡系的五行宗、毒剑宗、御剑宗,都是些下层的弟子门人,旁敲侧击,打听消息,有人言之凿凿,有人猜疑不定,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同一人,昆仑前掌门的师侄,御剑宗的魏十七。

  魏十七的出身,习惯,喜好,性情,乃至走过的路,做过的事,见过的人,说过的话,片言只语,点点滴滴,就像拼图一样,渐渐拼凑出一个模糊而矛盾的形象,闻双陆并不认为这么做可以彻底了解一个人,但涉及一生最重要的抉择,他不得不慎重。

  下定决心后,他找到成厚,请他引见城主。

  一开始成厚没有答应,但闻双陆势在必行,将多年的积蓄尽数赠与成厚,财帛动人心,他这才勉为其难答应一试。

  闻双陆写了一封拜帖,托他代为转交,在这封拜帖中,他提到了役魂宗和“魂器”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