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一节 虚位虚穴虚窍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readx;

  ""="('"="

  “魂器”是敲门砖,闻双陆如愿见到了魏十七。彩虹网,一路有你!

  魏十七是个魁梧而沉默的壮汉,生命的活力透出肌肤毛发,扑面而来,给他一种难以形容的震撼和畏惧。

  闻双陆觉得无以遁形,脑中一片空白,他定了定神,躬身见礼,省去不必要的寒暄试探,直截了当,将自己的出身和来意一一道来。

  南蛮之地,修士多出自毒龙教、兽王宗、役魂宗三处,闻双陆早年是役魂宗的弟子,后投入兽王宗,机缘巧合,一路做到了宗主,在南蛮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。他曾雄心勃勃,意图吞并衰微的役魂宗,并以此为起点,成就一番大业,可惜第一步就受挫,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役魂宗并不那么好对付,毒龙教在一旁虎视眈眈,若非闻双陆及早收手,只怕落得个“为他人作嫁衣裳”的结局。

  经此挫折,闻双陆审时度势,绝了一统南蛮的念头,转而把目光投向中原腹地。他曾作客连涛城,眼界大开,肆廛和质库的体系像一道光,照亮了沉寂万年的古井。然而“客”终究是“客”,太一宗太过精明,不留余地,种种盘剥到了极致,摆明车马将他们视作外人,留给他们的机会少之又少,闻双陆只能在同为“外人”的群体中获利,所得极其有限,失望之余,他黯然退回了南蛮。

  当太一宗灭门的消息传到南蛮,他唏嘘不已,如此强盛的宗门,一朝覆灭,如风卷残云,什么都没留下,连涛城的种种尝试,不管成功还是失败,终究成为了绝响,再无人有此大胸襟,大手笔。

  不久之后,他听好友纪梵天提起,昆仑派在虎子沟兴建赤星城,外城俗世,内城仙域,仙凡混居,形制大体与连涛城相仿,原太一宗风雷殿的修士成厚特来相邀,请他们前往观礼。

  一开始,闻双陆并没有当回事,赤星城充其量只是连涛城的翻版,只不过幕后的黑心黑手换成了昆仑,不过纪梵天颇为心动,执意要去一趟,左右闲着无事,他便一同去凑个热闹。

  到了虎子沟才知道,东溟内城尚未建成,徒有其名罢了,然而赤星功德殿的设计,却让他看到了不同于连涛城的变化,一个貌似闲着的举措,下活了整盘棋,他意识到其中的关键,对城主的钦佩之心,如滔滔江水,绵绵不绝。

  至于质库、赌坊和**,固然是东溟城壮大的重中之重,却并非不可或缺,包括肆廛在内,都有替代的余地,不可或缺的,只有赤星功德殿。

  闻双陆日夜枯守于赤星功德殿,观察它的运作,审视记录每一条委托,从一笔笔琐碎的交易中,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。

  成厚有一回说漏了嘴,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他说,金小蝶是给冯煌打杂的下手,等肆廛开出来,冯煌制成的器物,也会酌价出售。

  这些年金小蝶通过赤星功德殿发布长期委托,收集了大量的精魂、妖丹、兽皮、兽筋、兽骨、矿石、木料,其中对精魂和妖丹的需求尤为庞大,累积到一个难以想象的数量,按说如此大的投入必有产出,但市面上却从未见冯煌制成的器物出售,一件都没有。

  有两种可能,一是冯煌制成的器物不对外出售,通过某种秘密渠道,由宗门全部吃下,二是冯煌在试炼一种全新的器物,秘而不宣,即便有成,也不能流入肆廛。

  闻双陆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。

  说到这里,他注意到魏十七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他心中有底,知道自己这一把赌对了。

  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闻双陆出身役魂宗,本是役魂宗长老的私生子,自幼体弱多病,性喜读,过目不忘,不见容于同门,这才转投兽王宗。从弟子到宗主,那一段经历,步步惊心,回肠荡气,精彩纷呈,可歌可泣,不过闻双陆估计对方不会有兴趣听他啰嗦,一带而过。

  性喜读,过目不忘,这才是关键。闻双陆私下里曾遍览役魂宗收藏的典籍,这些典籍还是历代祖师费劲心思搜罗的残卷佚篇,平日里根本无人问津,其中有一卷提到,役魂宗有一门冶炼魂器的秘术,将妖丹熔入器胎,形成“虚位”,一处“虚位”能摄入一道精魂。

  闻双陆由此推测,冯煌在尝试以秘术冶炼魂器,而且不是普通的魂器,极有可能是容纳数百道精魂的“百相”。

  虽然小有偏差,不过距离事实已经不远了。魏十七抬眼打量着他,问道:“那么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  “我想加入进来。”闻双陆鼓起勇气,从怀中取出一叠墨迹淋漓的纸张,装订成册,双手奉上,“这是役魂宗冶炼魂器的秘术和心得,我记得的都在这里,请城主指点。”

  闻双陆此举不异于卖身投靠,魏十七接到手中,略一翻动,道:“好,你且去等候消息,如冯煌觉得可行,你就留下。”

  闻双陆大喜过望,道:“多谢城主成全!”

  魏十七挥挥手,着他自便,闻双陆小心翼翼退了出去,望着刺眼的天际,感到一阵晕眩。东溟城前途无量,此时加入,还不算太难,再过若干年,像他这样没有跟脚的南蛮修士,只怕连毛遂自荐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淹没于众人,郁郁终生。

  那样的命运,他不甘心。

  魏十七将闻双陆呈上的册子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虽无多少新奇的东西,却补全了不少“魂器”的常识。

  比如其中一篇提到魂器仿古修士“炼魂神兵”所作,所开魂眼有“虚位”、“虚穴”、“虚窍”之分,虚位只可容纳一条精魂,虚穴能容纳数十道精魂,虚窍能容纳数百道精魂,换言之,“十相”魂器,开的是“虚穴”,“百相”魂器,开的是“虚窍”。

  翻完册子,他唤来小白,命她亲手交给冯煌,由他定夺,最后说了句,那是个聪明人,颇有心机,派得上用场,就用,如不用,便杀了他。

  小白道:“可用不可用,你定夺就是了,何必要考量冯煌呢!”

  魏十七道:“我也想看看,冯煌能否独当一面,是不是可堪大用。”

  小白颇感意外,顿了顿,好奇心起,问道:“那么这些年看下来,你觉得可堪大用的都有谁?”

  “曹近仁,成厚,鬼王,再加上你。”

  鬼王的真实身份甚是隐秘,小白也不曾见过他,曹、成二人的能力,她也认可,陈素真身为女修,稍嫌清高了些,终究有所欠缺,只是魏十七并未提及秦贞和余瑶,让她有些诧异。

  “秦、余二女呢?”

  “心性差了些。”魏十七在心中加了句,某种意义上,她们更接近于“宅女”。

  “阮长老呢?”

  魏十七看了她一眼,“你可不要弄错了,她是我好不容易才抱上的粗腿,不好生供着,难不成还指派她干这干那?”

  小白“噗嗤”笑了起来,笑得花枝乱颤,当初在接天岭,还是她亲口规劝魏十七依附于阮静,好好活下去,回想起前尘往事,恍如一场梦。

  这个小小的玩笑,冲淡了“杀了他”的冷漠,让她觉得温馨而亲切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