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七十九节 雄心壮志未消磨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27 源网站: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
  雷火童子雷四灵驾轻就熟,仇真人持四星令符从旁相助,雷火不绝,炼制七天七夜,阳钧炉嗡嗡作响,蓦地飞出一道白光,众人目光锐利,早看出是一柄白骨长枪,肃杀之气才露端倪,便缩于枪内,噤若寒蝉,断线鹞子一般坠落在地。雷四灵抬头望了望虚空中的五明仙宫,嘴角微微抽搐,弯腰将长枪拾起,小手摩挲良久,递与仇真人。

  白骨长枪甫一入手,一阵悸动沿着背脊直冲后脑,仇真人掂了掂分量,向梅真人颔首道:“幸不辱命。”

  雷四灵听到这四字,心中冷哼一声,五明宫面子大过天,劳动他亲自出手,开阳钧炉炼宝,岂会有失,莫看这白骨长枪死气沉沉,不见异状,若无仙宫镇压,肃杀之气直冲斗牛,堪称一柄神兵利器。

  又过得数个时辰,五七道白光逐一飞出,俱是枪戈矛筅之属的长兵器,出炉越迟,分量越重,肃杀之气更为凝结,然在在五明仙宫的气息压制下,直如死物一般,无一能显出桀骜之姿。不过云浆殿前俱非常人,不为表象所蒙蔽,雷四灵炼出的这一炉神兵,虽不能与真宝相提并论,却也是难得之物,交与水族精怪绰绰有余,不无浪费之嫌。

  雷四灵踮起脚尖张望几眼,皱起眉头,阳钧炉内似乎尚有一物,如胎儿难产,母难之时,迟迟未能出世,不过这是好事,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,深渊莫测,魔物筋骨或有异变,成就一宗真宝,亦长了自个的脸面。他将杂念尽数抛诸脑后,打起十二分精神,全神贯注操纵雷火,御阴阳五行之变,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,待到果熟蒂落,猛地举起双手,重重拍在鼎炉之上。

  手虽小,力量却大得异乎寻常,“当”一声巨响,一道白光冲天而起,没入五明仙宫,旋即如断了线的鹞子,一头栽落在云浆殿前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众人定睛望去,却是一柄白骨投枪,粗如儿臂,神物自晦。雷四灵“咦”了一声,脱口道:“好宝贝!可惜……”

  麻蕈见到这投枪,呼吸嘎然而止,瞳孔缩涨,一颗心咚咚狂跳,鬼使神差,用力咳嗽一声,大步上前去,弯腰将投枪拾起,五指吃到分量,重如山岳,当下大喝一声,浑身骨节劈啪作响,堪堪提起数寸,便涨得面红耳赤,只得悻悻放下。丰囚鸾皱起眉头扫了他一眼,不无责备之意,这一炉兵器显然是为鸳鸯阵所炼,何人取何物,云浆殿主自有主张,如此猴急,却是失了分寸。

  若提将起来也就罢了,偏偏还在众目睽睽之下露了丑,麻蕈急于找回面子,闷哼一声,圆瞪双目,紧咬钢牙,将丹田内妖丹一催,显出半人半妖之身,头颅化作兽形,细细分辨,却是一头罕见的食铁貘。他伏下身躯,喉咙深处低低咆哮着,周身硬毛根根倒竖,腰腹猛一发力,将白骨投枪提将起来,掂了掂分量,厉声道:“不知可惜在何处?”

  雷四灵啧啧称奇,应声道:“未能成就真灵,终究落了下乘。”

  话音未落,白骨投枪似有感应,一道银芒亮起,曲折盘旋,结成十三道神符,麻蕈掌心滋滋作响,如被赤红的烙铁烫伤,他双眸蓦地亮起,振臂一挥,一道银光从投枪内飞出,疾若流光,才飞出数丈,便为五明仙宫镇下,停滞于空中,光华流转,“砰”的一声,散作一蓬迷离的星光,如梦如幻。

  众人不无惊叹,这白骨投枪果然不同凡响,不过非是肉身强悍的大妖,也投之不动,麻蕈真身乃是一头力大无穷的食铁貘,拳打澜沧独角龙,脚踢四臂山岳主,换作旁人,只怕也挣不回这脸面来。

  梅真人心念动处,出言道:“此枪与麻道友有缘,适得其主。”

  麻蕈闻言大喜,谢过云浆殿主,正待退下,忽然福至心灵,请梅真人赐名。话音未落,丰囚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麻蕈向来没什么主见,何曾变得如此会说话?这趣凑得……丰囚鸾不禁摇了摇头,对他刮目相看。

  梅真人洞彻人心,微微一笑,也不推辞,沉吟道:“可以‘裂空’命之。”

  “多谢殿主赐名!”麻蕈再度拜谢,提着“裂空投枪”退至丰囚鸾身旁,眉宇间掩饰不住喜色,再三摩挲,爱不释手。

  大发利市,不负所托,雷四灵抖擞起精神,将阳钧炉重重一拍,有模有样喝一声,“如意子,不要误我!”这七字却是从魏十七处学来的。雷火大作,火眼扭曲,仇真人不慌不忙,将又一堆魔物筋骨扫入其内,雷四灵驾轻就熟,炼制七天七夜,开炉取宝。

  这一炉宝物却是骨盾骨牌之属,形制各异,坚不可摧,梅真人命云兽忽律随意挑一面骨盾,金茎露以定慧剑相试。

  定慧剑乃下界仙家遗宝,本已成就器灵,虽魏十七一同飞升天庭,器灵之上,犹有真灵,这一步迈出,海阔天空,然则要迈出这一步,咫尺天涯,千万艰难。定慧和尚不愿如阴元儿般镇守洞天,居于人下,他雄心壮志未消磨,又自知资质鲁钝,决意闭塞六感,沦为死物,供人驱使,于斗战中搏那一线渺茫的机缘。魏十七如他所愿,将定慧剑赐予金茎露,金茎露将其炼为本命剑,不吝星药,加以祭炼,却总是差了那么一丝半毫,未能脱胎换骨。

  云兽忽律活络一下筋骨,挑了一面丈许高的白骨大盾,分量极重,双手持定挡在胸前,侧身以肩相抵。金茎露捏定法诀,将定慧剑轻轻一抖,剑气喷薄,一化万千,如疾风骤雨般倾泻而至。忽律急忙将头缩在盾后,双膝微曲,气沉丹田,肩臂吃到分量,一股沛然巨力涌来,将他硬生生推出十余丈。

  金茎露将剑气一收,众人定睛望去,但见骨盾绽开无数细小的裂痕,细如蛛丝,渐次愈合,数息间便回复如初,完好无损。

  忽律深吸一口气,双臂粗/涨一圈,肌肉鼓起,青筋迸出,将骨盾挥舞数下,觉得甚是趁手,杀入千军万马之中,此盾是一宗攻守兼备的大杀器,边缘虽不锋利,钝器一击,亦足以开山裂石,所向披靡。

  ps:书友们,我是陈猿,推荐一款免费app,支持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(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