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四节 一声凤凰儿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readx;

  噩梦降临,空气变得灼热,血脉在沸腾,双手颤抖握不成拳,内心的恐惧化作现实,阮静再也忍不住,失态尖叫道:“是谁!是谁……”

  她声音陌生而异样,迅速低沉下来,就像被人扼住了咽喉。

  妖气扑入小阁,如洪水猛兽,纵横决荡,势吞山岳。魏十七食指敲击着桌面,眼神凌厉如刀,蛰伏多年的妖丹骤然苏醒,妖气失控,从周身毛孔逸出,背后巴蛇的虚影腾起又扑下,三起三落,脊柱“嘎嘎”作响,若不堪重负,忽然“铮”的一声,从后颈弹出一节剑柄。

  阮静大吃一惊,他竟然将炼妖剑藏在了脊柱之中!

  飞剑嗡鸣,又弹出数寸,两股截然不同气势彼此交锋,阮静双膝一软,强撑着不肯跪倒,熬了数息,只听得脚步声响起,嗒嗒嗒嗒,是催命的鼓点。

  星月无踪,天地一片漆黑,魏十七起身拍拍阮静的肩,逼人的威压渐渐退去,她松了口气,这才安定下来,心中羞恼万分。天狐之女,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,真是该死!

  魏十七倒了一杯茶,道: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请进,喝杯热茶。”

  素手轻轻推开门户,司徒凰走了进来,丹凤眼,柳叶眉,似青涩少女,又似丰韵少妇,她扫了魏、阮一眼,端端正正坐下,喝一口茶汤,优雅而矜持。

  试探已毕,对方似无恶意,魏十七伸手将炼妖剑按入脊柱中,道:“东海一别,忽忽数载,前辈远道而来,何以教我?”

  司徒凰看了看他的脸,叹息道:“多年故交,情分犹在,平辈相称即可。”

  一语惊醒,魏十七若有所悟,两度交锋,司徒凰都没有对他痛下杀手,“情分犹在”这四个字,当非虚言。

  记忆的碎片从心底泛起,魏十七鬼使神差叫了声:“凤凰儿……”

  阮静打了个寒颤,手臂泛起一层鸡皮疙瘩,不禁倒抽一口冷气。凤凰儿,魏十七叫她凤凰儿!这…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一声凤凰儿,双泪落君前。往事已矣,多言无异,何况他并不知情。司徒凰微微摇头,道:“隔了这许多年,倒还记得,难为你了……”

  魏十七摊开手,“不是我记得,是这具身体继承的血脉记得。”

  “是啊,可惜,你终究不是龙泽巴蛇!继承了些许血脉,却不得觉醒,凝结妖丹,成就本命神通,也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  魏十七心知肚明,人妖混血是机遇,也是桎梏,正因为不纯粹,所以强大,但这种强大缺乏根基,后继乏力,他自忖即便修成剑域,炼化洞天至宝炼妖剑,也不能与这方天地最顶尖的人物相比肩,比如说,昆仑祖师,再比如说,黑龙妖凤。

  除非另有机缘。

  司徒凰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,道:“你有龙泽巴蛇七八成的神通,已经够强大了,再不知足,只会自寻烦恼。”

  “七八成的神通?”

  司徒凰略一沉吟,道:“大抵与天狼郭奎相仿。”

  地渊黑龙,碧梧妖凤,首穷天狐,北漠天狼,天妖族最强悍的四人,他望尘莫及,只能与魏云牙那不成器的孪生兄弟别一别苗头,魏十七叹了口气,心中有些郁郁。

  司徒凰喝干茶水,魏十七为她又倒了一杯,她颔首致意,正色道:“上界来的那人,本体是一头秃鹰,我若修成三十二如来金身,自然不惧他,眼下却只能退避三舍。那人毁了碧梧岛上的碧玉梧桐,缺少先天乙木之气,金身难成。听说你在东溟城建了一座功德殿,将天下修士收入彀中,图谋不小。你的事我不管,先助我搜罗先天乙木至宝,修成如来金身再说。”

  一语道破玄机,赤星功德殿才是东溟城的核心,它为天下修士提供了“打怪升级拣装备”的模式,最初只是好奇,很快尝到甜头,而后沉溺其中,欲罢不能,到最后会离不开它。魏十七的用心,瞒不过司徒凰的双眼,不过她也无意揭穿,从中分得足够的好处,才是她此行的目的。

  妖凤固然有求于他,但能拉拢到如此强援,也是意外之喜,魏十七当机立断答应下来,并没有提什么条件。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妖凤变强大,对付上界那人才多几分把握。

  手头只有黑龙一张牌,还不够。

  司徒凰听他应得爽利,毫不拿捏,心中也有几分欢喜,随口道:“此界与上界打通,大祸将至,迟则数百年,久则数千年,你好自为之,若事不可为,我许你一个飞升上界机会,至于能不能躲过时光之力的冲刷,就看你的气数了。”

  魏十七一怔,“迟则数百年?”

  “此界与上界光阴流速不一,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道理,你应该听说过。那人上连涛山灭了太一宗,潘乘年和楚天佑也是厉害的角色,不好对付,自身也受了点伤,若还在上界,只需静养个一年半载,但在此界,没有百八十年好不了。”

  “难怪他销声匿迹许久,不见踪影。”

  司徒凰轻笑道:“初抵此界,我们也有同样的困扰。对这方天地,其实是好事,待他探明虚实,再召集大军攻入此界,数千年也不为过,你若为自己着想,当尽力把他拖在这里,等你寿元熬尽,自然一拍两散,身后之事,管他洪水滔天!”

  魏十七试探道:“尽弃前嫌,集众人之力,将他灭杀于此,不放他回去,是否有机会?”

  司徒凰道:“你是不知道他的厉害,击败他或许不难,灭杀一说,想都不要想。天妖一族败退此界,苟延残喘,你以为是中了阴谋诡计?实在是打不过他们啊……”

  “集黑龙妖凤天狐天狼之力都做不到?”魏十七还有些不甘心。

  司徒凰眼中流露出嘲讽,不置可否,颇有“夏虫不可以语冰”的意味。

  魏十七慢慢喝着茶,整理了一下思路,在上界来人的威胁下,司徒凰被迫放低身段,化敌为友,这是好事情。他忽略了两界光阴流速不一,那人要耗费百八十年养伤,在此期间,他大可定定心心布局,说不定会有转机……

  悬于头顶的利剑忽然远离,他觉得由衷的轻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