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一节 师为徒徒为师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readx;

  晨曦初上,金三省踏上接天岭,心中忐忑不安。(广告)-79xs-

  昆仑派的阮静阮长老在太乙谷清修,距离东溟城不过二十里,山路并不难走,沿途也没有妖物出没,以他的脚力,半日工夫足矣

  只是越接近太乙谷,他心跳得越厉害,不是害怕,而是遏制不住的兴奋,他在渴望些什么,命运是一条河,再次绕到了转折处。

  太乙谷古木遮天,‘阴’气凛然,金三省紧了紧身上的衣物,极目眺望,早望见一座突兀的山崖,形同笔架,藤蔓掩映间,有一个蟹壳状的‘洞’口,雾气弥漫,滋润着崖间的一草一木。

  他加快脚步,来到山崖脚下,仰头望得颈酸眼‘花’。‘洞’口是如此之高,他估‘摸’自己无论如何都爬不上去,待要开口招呼,又觉得大呼小叫太过失礼,一时间踌躇不决。

  “你来了。”一个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金三省吓了一跳,急忙回头看,却见一个梳着双髻的少‘女’站在不远处,倚树而立,眉目如画,稚气未脱,正是昨日在宴席间见了一面的阮长老。

  那一面,视线‘交’织,魂魄无所遁形,那一夜,金三省在惊骇之余,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忽然裂开,掩藏了二十多年的东西生根发芽,虽然看不清模样,但他有预感,那会是一个惊人的秘密。

  他躬身行礼,不敢正视。

  阮静没有催动秘术,睁着一对妙目,上下打量着他,过了片刻,好奇地问道:“你还认识我吗?”

  金三省恭恭敬敬道:“昆仑阮长老,昨日有一面之缘。mianhuatang[棉花糖]”

  “只是昨日吗?”

  金三省怔了怔,不知她何出此言,难道在此之前,他们就相识吗?他不禁搜肠刮肚,回忆过往种种,却从未记起她的身影。

  阮静微微叹息,道:“你在柜坊前途无量,不过也到此为止了,一介凡人,做到掌柜已是极致了,再往上,仙凡殊途,你迈不过那一步。”

  “是,不敢妄求。”金三省心知肚明,哪怕褚戈再信任他,倚为心腹,也不可能让他凌驾于修士,东溟城,毕竟是凡俗之上的仙域。

  “人生百年,如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,到头这一身,难逃那一日,你甘心吗?”

  金三省一颗心怦怦直跳,连声音都带上一丝沙哑,“不甘心

  ”

  阮静斩钉截铁道:“拜我为师,入我‘门’下,我传你无上剑诀。”

  从土人村落到潼麓镇,从潼麓镇到赤星城,从赤星城到东溟城,从东溟城到接天岭,金三省一步步走到了阮静跟前,魂魄震动,血液沸腾,他心有所悟,抛开所有过去,所有得到的和未曾得到的,渴望的和不曾渴望的,双膝跪地,朝她磕了八个头。

  阮静偏转身,只受了一半礼。

  “入我‘门’下,是为昆仑,传汝剑诀,是为青冥。”她的声音低了下去,喃喃自语,“只望有一日,你会明白过来,想起前生今世的一切。”

  金三省茫然无知,不清楚他得到了怎样的机缘。

  阮静传下《太一筑基经》,小脸神情肃然,指点他汲元气,开窍‘穴’,通经络,结道胎,按部就班,从头开始。

  魏十七远远望着金三省,似乎看到了一条叫做的天意的故辙,向着未知的远方无限延伸。当年在极北之地的高空,罡风肆虐,时光洪流奔涌而至,势不可挡,吾紫阳一剑定乾坤,为这方天地赢得喘息的时机,落得个‘肉’身崩坏的下场,妄图夺舍不果,只能接受湮灭的命运。

  都说他将魂魄投入镇妖塔,从此在虚妄与真实之间苟延残喘,除了回忆,别无长物,永远都无法沐浴在真实的阳光下,但那是谎言。吾紫阳骗了朴天卫,九黎骗了魏十七,他们心照不宣,联手骗了所有人。

  吾紫阳的魂魄,转世投胎,抛弃通天修为,泯灭所有记忆,甘受六道轮回,以博取那一线生机。

  他赌对了,也赌赢了。那一日,世间少了一个紫阳道人,多了一个呱呱坠地的土人婴儿。

  宿缘编织成丝线,牵引着金三省来到阮静面前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一对师徒都不再是当年的模样,受人点滴之恩,涌泉相报,师为徒,徒为师,再续前缘,在飞升之前,将所有恩情都偿还,从此了无牵挂。

  那个惊才‘艳’‘艳’,卓尔不群的吾紫阳,还会回来吗?魏十七仰起头,望着天边的流云,想起了数千里外的老鸦岭。那里的天蓝得不像话,那里的云白得像棉‘花’糖,那里的老鸦在残阳下扑腾,那里的山头有一头孤狼叫做青

  终于,老鸦岭也成为了一段缅怀的过往。

  他摊开手,掌心托着一颗青‘色’的妖丹,活泼泼跳动。

  三天后,魏十七将青鸟的妖丹种入右臂腋下,开出第三处“魂眼”,将螭龙的妖丹种入后颈,开出第四处“魂眼”。

  痛苦和折磨也就那么回事,还能再‘激’烈些吗?用更多的醇酒和‘妇’人麻醉自己,醉生梦死,糜烂肆虐。

  无数次熬过了极限,身体开始适应,变得麻木而坚韧。原来“金刚”法体只是一个起点,‘肉’身还能变得更强悍,每多开一处“魂眼”,就多遭受一重磨砺,只要‘挺’过去,就海阔天空。

  开“魂眼”的过程,就是变相的“炼体”。

  脊梁骨一节节打开,身体开始排斥炼妖剑,先是剑柄,接着是剑镗、剑锷、剑脊、剑刃、剑尖,排斥越来越强,炼妖剑再也无法留存于体内,嗡嗡作响,猛地跳将出来。

  魏十七将炼妖剑收入剑囊中,那剑囊跟了他多年,本是寻常物,空置已久,‘洞’天至宝居于其中,犹如破布裹金‘玉’。

  继炼妖剑之后,轮到了山河元气锁和藏雪剑丸,一切本命物都遭到排斥,或者说,他的身体开始了脱胎换骨、翻天覆地的转变,“本命”变得不再是“本命”,‘阴’锁和剑丸不听使唤,“化虹”、“飞刃”、“墨线”的神通大幅倒退,连带“剑域”都支离破碎,不成模样。

  魏十七早有觉悟,这就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  既然付出了代价,那就干脆彻底些。

  他亲手杀死了豢养多年的“‘玉’角”,将六翅水蛇的妖丹种入颅顶,开出第五处,也是最后一处“魂眼”。

  五团‘阴’影循着某种诡异的节律,舒张吞吐,变幻不定,魏十七在山崖上站了七天七夜,不吃不喝不眠不休,感受着身体最细微的改变。

  他已经不再是自己。

  下载本书最新的电子书请点击:

  本书手机阅读:

  发表书评:

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