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二节 情深不永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readx;

  “魂眼”既成,遥相呼应,炼魂之苦爆发得愈发频繁,最终连成一片,如江河涌流,永无停歇之时。魏十七被抽去骨头,瘫倒在地,眼神涣散,蜷缩成一团,躯干不停抽搐,抖得像风中枯叶。好在他有言在先,谁都没有上前,只能隔了一段距离,遥遥相望,心如刀绞。

  肉身的改变一发不可收,每一日,每一时,每一息,或快或慢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当一切完成,能否继续维持人身,抑或会变成傅地傅黄那样的怪物。

  魂魄煎熬,脏腑破碎,筋骨扭曲,血肉撕裂,破而后立,立了再破,如此反复折腾了千百遍,意识忽然从身体里抽离,魏十七站在虚空下望,看着崖头的那个自己,四目相投,两两相对,恍惚间觉得整个世界褪去了颜色,只剩下自己,鲜艳而突兀。

  那是不属于这方天地的力量,排他的、唯一的、纯粹的力量,是炼妖剑、山河元气锁、藏雪剑丸都无法与之共存的力量。这一刻,太阴吞海功,天狐地藏功,鬼影步,本命神通,五色神光,乃至尚未大成的剑域都成为了过去,他不再需要这些,身体是最强的武器,他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  “魂眼”终于与肉身完全契合,炼体大功告成,他静静安睡,鼻息沉沉,双手相合放在胸前,脸色平和,无喜无悲。

  秦、余二人守在他身旁,目不交睫,怔怔注视着他。阮静暗暗叹息,情深不永,不久的将来,她们注定会留在这方天地,靠回忆温暖彼此,度过残生。在此之前,就让她们多陪他一阵吧!

  她看了二女一眼,悄悄地离开。

  数日后,意识重新归位,魏十七仿佛从梦中苏醒,慢慢爬将起来,活动着生锈的躯体,庆幸自己没有什么改变,头还是头,手还是手,脚还是脚,至少在外表看来,一切正常。

  腹中饥馁难当,秦贞和余瑶早有预备,提着食盒和水囊送上前,俏脸上尽是欢愉,眼中却闪动着泪光。

  魏十七食指大动,将酒肉一扫而空,舒舒服服躺下,头枕在秦贞的腿上,秦贞为他揉着太阳穴,余瑶细心地剥去葡萄皮,将甘美的果肉喂入他口中,汁水滴在衣裙上,恍若不觉。

  这是什么时节?居然还有葡萄?仙家手段,也毋庸深究!魏十七望着云霓,听着松涛,心情轻松起来,暴戾和杀戮渐渐远离,他又做回了自己,这样的感觉,真好!

  秦贞低声细语,絮絮叨叨,跟他说着这些天发生的事,对魏十七来说,犹如轻风过耳,雁行长空,没有留下丝毫痕迹。

  这个世界,已经留不住他了。不过在此之前,还有很多事要做。

  提及金三省的近况,魏十七稍加留心,秦贞注意到他的细微反应,会心地多说了几句。

  他是有“宿慧”的,修炼《太一筑基经》,水到渠成,进展奇快,短短数月工夫,就凝成了道胎,常人视若畏途的难关和瓶颈,在金三省,根本不知其为何物。

  “宿慧”这两个字,解释了一切。

  道胎既成,阮静已开始传他剑诀,听闻这几日正当要紧关头,她悉心指点徒弟,抽不开身,这才没有露面。

  小师父,大徒弟,魏十七能够想象那违和的一幕。

  秦贞又说起金三省进山修行,褚戈缺了一条得力的臂膀,柜坊前行的脚步慢了下来,各部掌柜守成有余,开拓不足,仓猝之间也找不到替代金三省的人选,他颇为烦恼,无奈之下,只得将陆葳和宋韫调来帮忙,以解燃眉之急。

  但那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

  魏十七思忖片刻,心中一动,道:“柜坊走到今日,也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,即便金三省留在城中,也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。过些日子,我会跟褚戈合计,将柜坊五部拆作十股,五行宗持有四股,鬼王持有二股,毒剑宗、御剑宗合持一股,剩下的三股,我打算交给你。”

  秦贞眨眨眼,不知他这样安排有什么用意。

  “持有股份的,称作柜坊的‘股东’,持有一股以上的股东,可选派一人任‘董事’,‘董事’组成‘董事会’,一人一票,合议决定柜坊的一应事务,如争持不下,可投票表决,同意、反对或弃权,计算股份多寡,半数以上同意则强行通过,否则暂时搁置,择日再议。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秦贞嘀咕道:“我要这三股做什么……”

  魏十七分析给她听,“褚戈持有四股,你若支持他,七股已是绝对多数,不用表决,你若反对,即使他说服毒剑宗和御剑宗,也只得五股,鬼王会站在你一边,足以推翻他的决议。所以说,你虽不能掌控柜坊,褚戈却不得不考虑你的意见。当然,这只是最坏的情况,他是个聪明人,不会走到这一步的。”

  秦贞心中隐隐觉得不安,故作不知,强笑道:“你把这些交给我,你又到哪里去?”

  魏十七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她。他只是提前安排,起个话头暗示一二,至于秦贞愿不愿接受,那是后话了。

  阳光满山,岁月静好,时间放慢了脚步,魏十七翻了个身,鼻息沉沉,竟睡着了。

  秦贞轻轻抚摸着他的脸,心中既欢喜,又惶恐。她抬头看了余瑶一眼,露出询问的神色,余瑶脸色如常,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,摇了摇头。

  为什么把柜坊的股份留给秦贞,有意无意忽略了自己?余瑶忽然记起一桩陈旧的往事——那一天,魏十七从赤水崖听雪庐带回了八女仙乐屏,那些或坐或立,载歌载舞的女乐,让她仿佛看到了自己。她触动心事,鬼使神差说了句,“如若有朝一日,我身死道消,你便将我摄入这仙乐屏中,唱曲跳舞,为你解忧。”

  八女仙乐屏和月华轮转镜的秘密,魏十七说给她听过,事到如今,余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这个秘密,他瞒着秦贞,唯独告诉了自己。有朝一日,他会离开这方天地,与阮静一同飞升上界,柜坊和东溟城,是他留给秦贞的馈赠,有褚戈护持,她足以平平安安度过余生。同样的,八女仙乐屏是她的归宿,如果她愿意接受的话,可以舍弃肉身,神魂相依,永远陪在魏十七身旁。

  谁在他的心目中更重要?是秦贞,还是自己?余瑶呆呆想着心事,一时间不由痴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