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三节 神兵初成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21:55:15 源网站:笔趣阁biquyun
  ||||--第三十三节神兵初成七月十五是鬼节,依照惯例,东溟城闭城一夜。复制网址访问 :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肆廛、柜坊、银钩坊、沉默之歌、赤星功德殿尽皆关闭,修士纷纷撤出鬼城,散入赤星城中。

  这一夜,地脉之气席卷东溟城,城池内外焕然一新,百鬼夜宴,一个个如淋甘露,嘎嘎尖叫,发泄着郁积整整一年的愤懑。

  狂欢持续到子夜时分,钟声悠悠,一百零八记,响彻天地,鬼物嘎然止声,尽皆辟易,东溟城成为一座空城。清冷的月光下,钟楼的小门“吱呀”一声推开,楚天佑形单影只,一步一挪,小心翼翼走在寂寥的长街上。

  本体已灭,分身是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,随着时光推移,逃不过湮灭的厄运。好在楚天佑的这具玉清化身藏在鬼城深处,得地脉之气滋养修复,总算还熬得下去,但过往的记忆却留不住,一点点散失殆尽,时至今日,他恍惚记得自己的名字,却不记得自己做过些什么,万丈豪情,恩怨情仇,一并随风而逝。

  为了悉心保养这具残破的分身,他整日介躲在钟楼之下的墓室里,静静汲取地脉之气,唯一的消遣,就是为城主制作“飞钱”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“团缚”的“一分”,“后高手缚”的“五分”,“龟甲缚”的“一角”,“直臂缚”的“五角”,这些小额的“飞钱”已经不再使用,市面上面值最小的是“蟹缚”的“一元”,而流通最广的,是“逆团缚”的“五元”、“后手观音”的“五十元”和“苏秦背剑”的“一百元”。

  楚天佑不知道他随手制作的这些“飞钱”,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何等巨大的改变,他已经老朽不堪,什么事情都记不起来,“鬼王”的称号,也早在十多年前,由徐壶顶替上去,曾经的渡劫期大修士,太一宗风雷殿殿主,如今只是一道无人知晓的影子。

  只有在每年的七月十五,地脉之气最盛之时,他才离开栖身的墓室,踯躅走在东溟城的大街小巷,看一眼他赖以存身的城池,然后,在天光微亮之前,再次回到地下,度过孤寂的又一年。

  忘记就忘记吧,活着就好,呼吸是老天的恩赐,每年有那么几个时辰,走在空旷的城池里,看着自己的影子深深浅浅,横一道,竖一道,已经足够了

  信步闲逛,不知不觉来到了东溟城的中心,空空荡荡的一个校场,圆月高悬于头顶,大如银盘,清辉匝地,不远处的石雕,喷泉,水池,台阶,一切都显得那么违和。

  水声喧哗,在寂静的夜显得格外突兀,今年的鬼节,注定与以往不同。

  楚天佑望了许久,揉揉眼睛,忽然看见石雕后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,轮廓有几分眼熟,他应该记得对方的名字,可脑海中却一片空白,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  那人弯下腰,操起几把水送到嘴边,喉结滚动痛饮数口,忽然纵身一跃,手中多了一柄不足三尺的古剑,轻轻巧巧插入石雕内,直至没柄。刹那间,无数双凶悍的眼睛在星空下亮起,血红,惨绿,蜡黄,绛紫,此起彼伏,目露凶光,那些石雕的妖兽宛如活转过来,无声地咆哮着,妖气冲天而起,直插霄汉,群星摇摇欲坠。

  斗转星移,南斗六星移至头顶,星力下垂,肃杀之气勃然而作,令府、阴梁、善机、福同、印相、将杀六峰豁然中开,地动山摇,一股强大的力量注入东溟城,弥漫到每一个角落,每一寸土地,深埋于地穴中的瀑流剑亦嗡嗡而鸣,与古剑遥相呼应。

  剑名“炼妖”,这是他馈赠东溟城的最后一件礼物。

  那人傲然挺立,足踏万千妖兽,仰视夜空,衣衫猎猎作响,蓦地化作无数碎片,精赤的身躯冉冉上升,悬于月光之下,虚空之中。

  楚天佑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咽喉,一步步退后,视线变模糊,唯有那人的身影,清晰如刻,凸显于天地万物之外,特立独行,卓然不群。

  左腿膝弯亮起一团微光,阴影吞吐开合,黑烟缭绕,倏地凝成一条穿山甲,接着是脐上三分,振翅高飞的重明鸟,右臂腋下,一诚惶诚恐的修士,后颈盘绕一条螭龙,颅顶为六翅水蛇,五团精魂,活灵活现,魂魄之力贯穿全身,由内而外,如江河节节贯通,没有丝毫外泄。

  胸前一亮,一枚古铜镜挣脱束缚,飞到一旁,映得月华乱晃,剑囊之中,一头五彩孔雀振翅飞出,逡巡不敢靠近。

  那人抬起右手,“砰”一声响,手腕上的储物镯四分五裂,只逃出一枚鱼形古锁,一枚蓝盈盈的剑丸,一座尺许高的小屏风,其余物事尽数化作齑粉。

  那人又抬起左手,无名指上的化龙木指环迸为碎屑,手背高高鼓起一块,血光迸射,一团灰色的异宝飞出,绕着他恋恋不去,欲迎还拒。

  神兵初成,排斥外物,除了月华轮转镜、五色神光镰、山河元气锁、藏雪剑丸和蓬莱袋外,无有一物能幸存。

  一道亮光闪过脑海,划破黑暗,楚天佑蓦地记起了他的名字,魏十七

  过往的记忆,是余烬最后一次亮起,他记起暴雨中初度相见,鹤唳峰演练合击,碧梧岛二战妖凤,惊天峰托付后事,东溟城劫后余生,一幕幕往事渐次暗淡,最后只剩下那个桀骜不驯的身影。

  楚天佑闭上眼睛,不忍再看,他长叹一声,掉转头,在黑暗中摸索返回钟楼。从此以后,他什么都会忘记,唯独忘不掉星月之下,魏十七须发俱张,君临天下的一幕。

  魏十七凌空迈出一步,身影晃动,已出现在数十丈外,五宝如影随形,紧追而至,他哈哈一笑,伸手一招,将镜、镰、锁、剑、袋收起,飘然而去。

  东方微白,长夜将尽,南斗六星匆匆隐没,东溟城上空风起云涌,天地元气鼓荡,须臾,瓢泼大雨从天而降,接连下了三天三夜。

  雨停之后,妖凤自南而来。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