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八节 步虚真人先天鼎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readx;

  不知不觉,卢胜在东溟城已经生活了三年,在这一千多个日夜里,他隐姓埋名,扮演着另一个角‘色’,过着别人的生活,忘记了自己是谁,深深为这方“仙域”吸引,沉‘迷’叹息。,最新章节访问:。在他的内心深处,始终有一重抹不掉的遗憾,如此胜地,如此胜景,终将要被一只有力的手抹去。

  虽然有些不舍,但游戏终于到了尾声。

  隆冬已至,大雪纷飞,他离开柜坊,怀里揣着一叠“飞钱”,打算去沉默之歌最后再放纵几日。踏着一地‘乱’琼碎‘玉’彳亍而行,忽然觉得一道清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卢胜停住脚步,慢慢转过身,却见一个梳着双髻的青衣少‘女’站在不远处,好奇地望着自己,双眸澄澈如镜,映着片片坠落的雪‘花’。

  年纪尚幼,稚气未脱,看上去有点眼熟,卢胜嘴角微微一咧,努力‘露’出和善的笑意,正打算说些什么,那少‘女’哈着手调转头,一路小跑着消失在肆廛的拐角处。

 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‘插’曲,卢胜随即抛诸脑后,心眼里只剩下沉默之歌的那些妖娆‘女’子,与她们相比,方才的少‘女’像一枚青涩的酸杏,还没有成熟。

  有钱的就是大爷,他在沉默之歌挥金如土,肆意寻欢。上界的鬼修功法果然神奇,他以元婴汲取先天乙木之气,炼成鬼物之躯,与常人无异,‘床’底之间骁勇善战,厕‘混’于东溟城这些年,也无人能看破。

  也是存了纵‘欲’之心,神魂颠倒,一时不察,待到卢胜觉得不对劲时,沉默之歌已空无一人。夜‘色’‘阴’晦,之前在雪中有过一面之缘的青衣少‘女’推开‘门’,伸手指着他,笑嘻嘻道:“就是那个人!”

  卢胜慌忙穿起衣衫,丈二金刚‘摸’不着头脑,他娘的,什么跟什么啊,天地良心,他真没对那少‘女’做什么坏事,连坏念头都没想过,怎么她像受委屈的小孩子,拉着大人来兴师问罪了?

  ‘阴’暗之中,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,看不清面容,卢胜心中一紧,嗅到了熟悉的气息,他觉得自己‘腿’脚有些发软,就像站在傅谛方身前,被他淡淡看了一眼。

  刹那间,卢胜福至心灵,那个人便是傅谛方所说的“炼成神兵的修士”,他可以肯定。

  出于本能,他将口一张,吐出一只青铜小鼎,托在掌心,稍稍定下心来,厉声喝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  随随便便就吐出一件先天遗宝,完全超出了最坏的预估,果然,胆敢孤身一人来到东溟城,是有所仗恃的。那青衣少‘女’半张着嘴,‘揉’‘揉’眼睛,苦着脸嘀咕道:“糟糕,这下子祸事大了!”她是看着东溟城从断壁残垣一点点成长起来的,不知耗费了多少地脉之气,才有今日的规模,一旦动起手来,二十年的努力毁于一旦,实在是可惜了!

  “卢胜,碧萝派的四大护法之首。”那人不紧不慢道,“听说你投靠外敌,引狼入室,毁了太一宗,可是你所为?”

  卢胜眯起眼睛,分辨着黑暗中的声音,却唤不起任何熟悉的记忆,压迫感愈来愈盛,对方似乎控制不住杀意,随时都可能动手。他皱起眉头,念了一个“疾”字,将小鼎一抛,先天鼎迅速涨大,轰然落地,四下里的虚空受到‘洞’天至宝的挤压,裂开一道道细痕,随生随灭,隐隐不大稳当。

  沉默之歌承受不住重压,山水庭院‘花’木‘精’舍尽数崩塌,月光端端正正照下来,照在那人的脸上,卢胜顿时倒‘抽’一口冷气,脱口叫道:“原来是你!”

  在柜坊外认出卢胜的,是阮静,闻讯夤夜前来拜访卢胜的,是魏十七。

  先天鼎落在他手里,并不让人意外,这等身外之物,在傅谛方,无异于废铜烂铁,即便是魏十七,将‘肉’身炼成神兵后,也不把藏雪剑神光镰元气锁看得太重。不过先天鼎乃是‘洞’天至宝,东溟城虽有炼妖剑护佑,终究根基不稳,贸然动手,只怕毁了这一方基业。魏十七不待对方催动至宝,抢先一脚踏出,唤醒深藏于地‘穴’中的瀑流剑,东溟城齐齐一震,化作滚滚黑烟,往地下一扑,消失无踪。

  荒野之中,只剩魏十七、阮静、卢胜三人,接天岭如横卧的巨人,南斗六星高悬夜空,赤星外城灯火璀璨,大战一触即发。

  阮静松了口气,暗道一声侥幸,然而单单收起东溟城还不够,赤星城该怎么办?

  东溟城顷刻间化作黑烟,‘洞’天收回瀑流剑中,动静是如此之大,城外的修士无不心生感应,数十道遁光滑破夜空,纷纷赶来一探究竟。

  卢胜仗着先天鼎浑身是胆,但终究不敢以寡敌众,这许多修士扑来,一人祭一件法宝,就不是他应付得来的。他当机立断,将先天鼎轻轻一拍,念动咒语,青光闪动,‘欲’将对方摄入鼎中。

  当年在连涛山,潘乘年拼着毁去灵台方寸灯,将傅谛方摄入先天鼎,‘洞’天至宝加上一池天一癸水之‘精’,还制不住他,被他收了癸水之‘精’,破鼎而出,灭杀潘乘年的真身。经此一战,先天鼎受损不小,及至落在卢胜之手,以上界秘术强行祭炼,诸般神通都使不出,唯有摄人砸人而已。魏十七虽然不惧,却也不愿以身涉险,去鼎中‘洞’天游历一番,增长见识,当即不等青光‘射’出,缩地为寸,一步跨到先天鼎旁,飞起一脚,踢在鼎腹之上。

  步虚真人先天鼎,此宝来头着实不小,魏十七担心为其所制,这一脚使足了魂魄之力,周身五处“魂眼”尽皆亮起,六翅水蛇、螭龙、古修士、重明鸟、穿山甲五道‘精’魂一一现形。只听得“砰”一声巨响,如破钟哀鸣,先天鼎应声而起,翻滚着飞向接天岭,青光一通‘乱’扫,辰宿列张,山川河流,沙漠荒原,飞禽走兽,无数影像轮转不休,接天岭的鬼怪妖物‘花’‘花’草草都遭了殃,身不由己投入先天鼎中,匆匆赶来的修士无不凛然,急按遁光远远避开。

  这一脚好生厉害,踢飞先天鼎不算,还把卢胜与宝物之间的感应一并踢散,先天鼎失去控制,青光闪了数息,重又暗淡下去,阮静趁机催动阖天阵盘,令府、‘阴’梁、善机、福同、印相、将杀六峰中开,尘烟四起,借南斗六星之星力,将先天鼎困于阵图中。

  卢胜额头冷汗涔涔,结结巴巴颠三倒四念动咒语,拼命呼唤先天鼎,然而至宝陷入阖天阵图,哪里逃得出来,他一颗心直往下沉,没奈何,抬眼望向魏十七,苦笑道:“能谈谈吗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