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一节 黑龙那边我不熟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readx;

  司徒凰第三次来到东溟城,并没有像前两次那样,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。~随夢小說,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。她在城里逗留了十多日,找来阮静作陪,听到了很多有趣的事,一斛珠,火鸦殿,卢胜现身,五十年后苍龙‘洞’之约,黑龙关敖的下落,天子驾临,六十年阳寿……她过得很惬意,也很充实,这样的感觉,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。

  离开之前,她与魏十七见了一面,收下一袋先天乙木之物,与他杯酒言欢。

  种于眉心的碧‘玉’梧桐业已长成,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并非不可或缺,但她还是承对方之情,大大方方接受下来。

  她最为关注的,便是五十年后的约定,魏十七到底做何打算。

  并非临时起意,而是谋划了许久,魏十七将黑龙关敖的现状和盘托出,蛮骨森林,通天河,黑龙潭,安魂香,陌北真人和盛‘精’卫,一百零八根困龙柱和二十四窍菩提鞭,他计划其实很简单,司徒凰将黑龙唤醒,魏十七将傅谛方引入黑龙潭,三人联手,暴起伏击,做他一场。

  至于尹、盛二人,有意无意被他忽略了。

  越简单的计划就越不容易出错,唯一的问题在于,三人联手,能不能制服傅谛方,最不济,也要将其重创,留在此界不得脱身。对此魏十七并无把握,能够给出答案的,唯有司徒凰。

  司徒凰把玩着‘玉’杯,久久没有开口,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,不得不慎重。

  五十年——严格地说,剩下的时间已不足四十载,纵然得碧‘玉’梧桐之助,她也不足以将三十二如来金身炼至大圆满,不过算上黑龙和魏十七,倒并非没有一战之力。

  沉‘吟’良久,她抬眼审视着魏十七,道:“神兵既成,不假外物,力量完全取决于‘精’魂,你将‘五方’真身炼为‘破晓’,五道‘精’魂,以修士为主魂,最是要紧,若在约定的时间前,将其换成渡劫期大修士的魂魄,这一战才有几分把握。”

  魏十七苦笑道:“渡劫期大修士?这世间哪还有渡劫期!”

  “炼神期马马虎虎也可以。”

  “炼神期也没有,能‘弄’到一条元婴修为的‘精’魂,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。”

  司徒凰笑了起来,“你还在意天下的看法?拥有超凡脱俗的力量,却没有与之相配的心境,你呀你,叫我怎么说你!”

  魏十七沉默片刻,道:“以后再说吧,当真走上妖奴的老路,只怕你未必乐见。‘精’魂的话,我来想办法,还有三四十年,尽可慢慢寻找,黑龙那边我不熟,就拜托你了。”

  “谁跟那条长虫熟了!这么多年没见,吵醒了他,保不定翻脸不认人,姓关的脾气不好,没什么脑子,闹出幺蛾子来别怪我……嗯,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能换六十年阳寿?”

  “咦?”魏十七还惦记着“那条长虫”,冷不丁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我问你,那个谁送了你一只‘玉’盒,换取六十年阳寿,里面是什么东西?”

  魏十七从怀里取出‘玉’盒,掀开,推到她身前,道:“‘女’修视若珍宝,对你我倒没什么用。”

  ‘玉’盒内是三颗晶莹剔透的‘药’丸,云雾弥漫,变幻莫测,一缕若有若无的‘药’香扑面而来,嗅之令人忘倦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驻颜丹。我答应过某人送她一颗,一直没有机会,这三颗驻颜丹投我所好,一颗抵二十年阳寿,不为过。”

  司徒凰脸上似笑非笑,“哦,这么说你只要一颗就够了?”

  “呃,要两颗,还有一人,虽然没有开口,总不能厚此薄彼……”

  “才两个吗?真让人意外!”她伸手捻起一颗驻颜丹,丢入口中吞下,闭上眼睛仔细分辨‘药’力,颔首道:“温和醇正,不错,不枉你费这番心思。”

  魏十七心中一宽,得妖凤首肯,想必‘药’力不会差,他将‘玉’盒合起,纳入袖中,道:“如此,就说定了,若无变故,我将傅谛方引入黑龙潭,届时合力将他制服。”

  司徒凰微微颔首,“甚好。若事不谐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魏十七道:“若事不谐,就从镇界石下走。”

  “很好,你有这个心,也用不着我多劝了……”司徒凰提起酒壶,亲手为他斟满‘玉’杯,“这方天地太小,保全有用之身,安知异日不能重返故土,君临天下。”

  她对魏十七的观感很复杂,他继承了巴蛇仲偈的血脉,却没有彻底觉醒,只是个半人半妖的“骡”,他弃天妖的种种神通不用,身开“魂眼”,将自己炼为“神兵”,步妖奴的覆辙,站在了天妖的敌对面。然而他足够强大,足够聪明,有朝一日,如能重归上界,要对付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妖奴,非得借重他的力量才行。

  司徒凰举起‘玉’杯,道:“且尽杯中酒,相会俟有时。”说罢,一饮而尽,身影渐渐暗淡,消失于虚空中。

  “承你吉言……”魏十七举杯遥祝,慢慢喝下杯中美酒,仰头望着月‘色’,独自坐了一夜。

  第二天,他将驻颜丹‘交’与秦贞和余瑶。余瑶又惊又喜,当即服下,另觅静室打坐,培本固元,将‘药’力运转周身。秦贞却只顾把玩‘玉’盒,翻来覆去半天,收入储物袋中,另取出一只赤‘玉’匣,‘交’还给魏十七,道:“‘玉’匣上的禁制‘精’细如丝,太过复杂,打不开,还是你来吧。”

  魏十七这才记起,赤‘玉’匣是从土人族长金不换手中得来的,暗红‘色’的禁制回环勾连,由七十二个基本符箓组成,其繁复之处,俨然是一具体而微的法阵。

  这些年他拆解禁制,颇有心得,熊罴崖那十处练剑的禁制,“重水”,“海‘潮’”,“雷音”,“流云”,“阳火”,“洪泽”,“大风”,“九仞”,“镇木”,“砺金”,早已烂熟于‘胸’,再无新奇变化可言,他早把心思转到接天岭的阖天阵图上,但这一步跳跃实在太大,阖天阵图的禁制太过复杂,重重叠叠不知叠加了多少层,彼此穿‘插’,牵一发而动全身,往往拆解一处,旋即被修复,虽有阵盘指引,始终没什么进展。好在他只为消磨时间,并未存了破解的心思,心平气和,不急不躁,只当是每日必做的功课。

  赤‘玉’匣上的禁制以‘精’巧见长,强行破除,难免损坏匣中之物。魏十七席地而坐,十指轮动,弹出一缕缕细若游丝的妖元,尝试着将禁制拆解为基本符箓,兴之所至,一坐就是半天。秦贞依偎在他身旁,望着他的侧脸,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,心道:“你若飞升上界,我又要这驻颜丹何用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