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一节 与流石峰共存亡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凡人的动迁只是区区小事,实际经手操办的是段文焕和曹近仁,陈素真只在欧阳泉入城时露了下面,寒暄几句,成厚和陆葳遥遥把控,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。 从第三日起,入迁东溟城的人丁达到了高峰,扶老携幼,拖儿带女,从早到晚源源不断,段文焕来者不拒,只管往城里扒拉人,厚厚的账簿写完一本又一本,依旧坐得笔直,毫无倦怠。

  在仙云峰枯守了十多年,看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,让他想通很多事情。他资质有限,再怎样努力,也不可能突破自身的极限,旁支毕竟是旁支,底蕴有限,这么多年来,也只出了一个荀冶。但重要的并非是修为,而是能不能在适合的时间,抱住一条粗大腿。同在仙都卫师门下,陈素真就是脱颖而出的幸运者,这份幸运,来源于她在某人“寒微”时结下的善缘。

  当年他瞧不上眼的那人,一鸣惊人,青云直上,将昆仑踩在脚下,人生的际遇,竟会如此离奇早知现在,又何必

  向现实低头并不可怕,人总要试着学会长大,想通了就好,段文焕厚起脸皮,来到东溟城,央求卫师垂怜,卫蓉娘有意把他留在赤星功德殿,向荀冶荀师兄提起,向魏十七讨个人情,荀冶寻思片刻,没有直接反对,只是说了句,魏十七出身仙都,当年的那点情分,用掉一点就少一点,好钢要用在刀刃上。

  于是卫蓉娘把段文焕托付给另一个徒弟陈素真,到赤星城跟一帮子低贱的凡人打交道。

  在赤星城的那些年,段文焕不卑不亢,没有表现丝毫不耐,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事,不畏难,也不冒进,他的一举一动落在陈素真眼里,她暗中照应,让他逐步取代曹近仁的位置,成为赤星城的第二号人物。至于曹近仁,早有人看中了他,待到东溟城迁往洛阳,这位仙都的外门弟子将转投成厚麾下,成为他的左臂右膀。

  在东溟城,修为从来不是最要紧的,就连褚戈也认同这一点,如果曹近仁有意另谋高就,柜坊六部的执事随他选,就算是掌柜一职,也可以商量。

  真正关系重大的“落籍”一事,进展得也同样顺利,一方面,作为眼下的既得利益者和未来的掌权者之一,褚戈、陆葳、邱天、古齐云力排众议,率先落籍,另一方面,有魏十七亲自坐镇,小鱼小虾掀不起什么浪头,一切都按部就班,有条不紊,其中成厚统筹帷幄,出了大力。

  天昏地暗不计时,十日光阴,飞驰而过,这一日,魏十七在诸多翘首观望的修士面前,将东溟城收入瀑流剑中,招呼一声,与阮静、褚戈踏上如意飞舟,化作一道白光,消失在天边。众修士一哄而散,各展神通,投洛阳而去,虎子沟人去楼空,只剩下半城的凡夫俗子,恋栈不去,留在了昆仑山中。他们却是没想过,少了东溟城,赤星城还有存在的必要吗

  阮静站在舟首,专心致志地操纵着飞舟,心无旁骛,如意飞舟遁速极快,闪了数闪,便消失在茫茫黑暗中。

  魏十七这一次归来,雷厉风行,独断专行,又走得如此之急,与他一贯的处事截然不同,褚戈猜出了几分端倪,此刻没有闲杂外人,径直问道:“师弟,下一次星陨,莫非正在虎子沟”

  魏十七笑了起来,道:“我又不是神仙,哪能算得这么准。不过,心血来潮倒是真的,中原之地已承受了两度星陨,残破不堪,下一次,只怕不在东海,就在西域。”

  褚戈心中一沉,魏十七曾建议昆仑嫡系和旁支一并迁至东溟城,朴天卫没有答应,魏十七也没有强求,旁支也就罢了,若是流石峰当真毁于天灾,朴天卫当如何自处昆仑派又当如何自处他关心则乱,忍不住道:“有几分把握”

  魏十七道:“老天爷的事,能有什么把握只能说,星陨再次降落在洛阳一带的可能性,倒是小得微乎其微。”

  褚戈把握了他的想法,不过,仅仅是可能性吗他隐隐觉得不安,又难以启齿。

  “朴掌门留在了流石峰”

  “是啊,师尊他老人家不愿弃下祖师的基业,送走了所有人,流石峰上,只有他和孙嬷嬷留守。”

  魏十七哂笑道:“与流石峰共存亡”

  褚戈苦笑道:“师尊没有明说,应该是这个意思了。”

  “是啊,三洞四谷,赤水崖,石梁岩,鼎炉坑,那么多好去处,的确让人不舍。”魏十七若有所思,他在流石峰多年,说一点留恋之情都没有,那是死鸭子嘴硬,无论是紫阳道人,清明,还是朴天卫,褚戈,对他都不错,是否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无关紧要,缺失了那一段日子,就没有今天的自己。

  寥寥数语,褚戈察觉到自己的弱势和无奈,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必须仰视魏十七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把酒言欢的机会了,上一次是什么时候魏十七愈来愈强,他们也变得愈来愈疏远。但褚戈隐约觉得,这一切并非魏十七有意为之,修为的精进让他改变了很多,他似乎在压制身体里的猛兽,竭力保持清醒和自我。被这个世界所排斥,命运的丝线一根根扯断,到最后只能离开,什么都带不走,什么都留不下,这是强者必然的结局。

  他摆正了心态,将修士“落籍”一事略说了几句,问道:“那些没有落籍的修士,如何处置”

  “无妨,随他们去。”

  褚戈忍不住问道:“落籍与否,可有什么分别”他以强势的姿态推动此事,绝不可能雷声大雨点小,必定有后手。

  “只是留一个伏笔比如说,落籍的修士需定期纳赋税,服劳役,不落籍的修士有种种限制,不得在东溟城开设肆廛,不得在赤星功德殿发布接受委托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具体怎样定,由你们五人合议,斟酌行事,我不插手。”

  五人指的是秦贞,褚戈,陆葳,邱天,古齐云,分别代表了城主一脉、昆仑嫡系、昆仑旁支、南蛮三宗、散修盟会的利益,掌控东溟城大小事务。褚戈心头突地一跳,魏十七的几句话为他打开了一方全新的天地,原来貌似寻常的“落籍”,竟可以做出这么多文章,他脑筋转得极快,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,“纳赋税,服劳役,人间的官府,在仙域称作什么”

  魏十七望着黑黝黝的天际,道:“五人合议,何不称作议会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