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二十九节 剑修的巅峰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上一章:第二十八节 近乎于堕落 下一章:第三十节 一味白水豆腐

  小船儿载着魏、阮二人,晃晃悠悠飞回东溟城。hua-79- 来时如箭,去时如烟,并非阮静妖元不济,实在是先天鼎一旦碎为大小残片,禁法‘荡’然无存,沉重的分量完全压在飞舟之上,飞不高,也飞不快。

  阮静有些苦恼,她推推魏十七,“快想想办法!”

  魏十七提起青铜残片,挪到舟外垂下,逗‘弄’她道:“好了,拿走了。”

  阮静又好气又好笑,故意配合他,“咦,明明拿掉了,怎么还是快不起来?”

  她的语气太夸张,没有表现出恰如其分的懵懂和疑‘惑’,眼中分明流‘露’出笑意,魏十七摇摇头,道:“不行,还要练习,瞒不过人。”

  说笑了几句,阮静明显觉得他得了先天鼎残片,心情不错,按捺不住冲动,小心翼翼道:“我们……什么时候离开?”她已经等了很久,也期盼了很久,一年一年过去,聚少离多,她隐约觉得委屈和焦虑。双星陨落,整整七天七夜深埋在地下,黑暗,窒息,压抑,苦闷,这一切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星河倒悬,九州陆沉,噩梦正一步步‘逼’近,阮静希望在末日到来前,开始一段新的生活。

  魏十七明白她的心意,这并不难猜,他认认真真想了许久,道:“局势已经崩坏到这种程度,这方天地,看上去也撑不了太久,及早离开也许是件好事,但是,说实话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……”

  阮静心中一沉,“有什么事还放不下吗?”

  “可能吧,还没有完全想好,再过一段时间。hua”魏十七轻轻抚‘摸’着青铜残片,眼睛眯了起来,随着事态的发展,原本模棱两可的计划变得可行而清晰,他渐渐觉得,这是最好的选择,不过在此之前,还有几处难点需要解决。

  他陷入沉思之中。

  阮静咬着嘴‘唇’,老老实实催动如意飞舟,小小的心眼里犯着嘀咕,有些忐忑不安,不知道刚才那几句话是不是太过冒失。关心则‘乱’,如此聪明的人,也会陷入死胡同,想不通透。

  南斗六星止剩其一,巨大的沟壑‘交’错,将大地分割,如意飞舟从半空飞过,视野所及,到处都是一片死寂。天地虽大,却无容身之处,人类仅剩的繁华,留在了东溟城。

  飞舟至大河,魏十七没有进城,他回到河湾的茅棚里,将小白和冯煌唤来,让他们拿个章程出来,将先天鼎的残片磨砺出些许锋刃。他不在意屠龙刀是否有刀的模样,也不在意鼎足握在手中有几分别扭,这把扭曲变形,奇丑无比的“‘门’板”,只要能屠龙,就是屠龙刀。

  鬼城经受不起猛烈的阳火,冯煌稍一琢磨,决定在大河边架一座规模浩大的九层高炉,以聚火法阵层层叠加,将火力推向极致,锤炼残片,打造出锋刃。

  高炉大半建于地下,炉身和炉口最为要紧,当务之急,一缺烁石,二缺符师,三缺人工,不过在东溟城,这些都好办,魏十七把这件事‘交’托给褚戈,在城中网罗人手,摊派和征集并举,由十位资深长老联席评定功勋,火鸦殿将根据功勋多少酬以上佳的“魂器”,以此作为修士“落籍”东溟城后的第一次“劳役”。这是为城主效力,没什么危险,酬劳又丰厚,愿意出力者甚众,其中不乏修为高深的好手,谁都不觉得筑高炉刻法阵是低三下四的活计,让人看轻。

  魏十七太强大,天灾太惨烈,现实何等残酷,东溟城是他们唯一的希望,从孤高的修士,到仙域的一员,每个人的想法,都在悄悄发生着变化。

  九层高炉,前四层用烁石铭刻聚火法阵,从第五层起,烁石已无法承载火力,需改用更为坚固耐火的材料,此等天材地宝,往日一两块也难觅,但天灾过后,反倒成为易得之物。

  数月后,霍勉和寇‘玉’城带领一队‘精’擅火行功法的修士从江南星陨之地归来,带回了熔浆之下的冰晶石,从第五层高炉起,全用冰晶石筑起炉身,铭刻法阵,将火力推向了极致。

  集火鸦之力喷吐妖火,经聚火法阵去芜存菁,最后只剩下纤细的一缕,‘色’作天蓝,颤颤巍巍,似乎吹一口气就会熄灭。然而这一缕不起眼的妖火霸道无比,百炼成钢的刀剑,沾上些许就熔作铁水,连叫得上名号的法宝飞剑也扛不住,灵‘性’大损,沦为废铁。

  果然,借助熔浆之下的冰晶石,能让妖火发生质的提升,冯煌大受鼓舞,抖擞起‘精’神,尝试着种种手法控制妖火,以尽快熟悉火‘性’,不过这并非一日之功,需要耐心和时间。

  魏十七又回复了无所事事的状态,整日琢磨琢磨剑域,四处闲逛一番,跟秦、余二‘女’说会闲话,偶尔看阮静指点徒弟。金三省是个天才,修炼青冥诀进展之快,让人瞠目结舌,不过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,事实上,在魏十七看来,他并非“修炼”青冥诀,而是在“回想”或者说“熟悉”青冥诀,短短年许,他已突破剑丝关,登上了剑修的巅峰。

  听说阮静调教出如此出‘色’的弟子,昆仑剑修在震撼之余,都有些技痒,丁原、石铁钟、褚戈先后与其‘交’手,却不约而同对试剑的结果讳莫如深。

  真正‘交’手的时间很短,甚至可以说,青冥剑丝一出,他们就生出无力之感,再也没有争胜之心。至于凭借浑厚的真元与之消耗,一来不符合他们的身份,二来也未必抵防得住犀利无双的青冥剑丝。青冥浩‘荡’,无坚不摧,昆仑四大剑诀,青冥居首,并非无由。

  突破剑丝关后,金三省觉得自己改变了很多。他知道剑修修剑,有过七关的说法,入‘门’为道胎关,登堂为剑种关、御剑关,入室为剑芒关、剑气关,大成为剑丝关、剑灵关,“大成”来得如此之快,让他觉得害怕。

  当年他第一次踏入东溟城时,金小蝶一时疏忽,忘了给他服下元阳丹,‘阴’气入骨,魂魄忽然一震,从丹田之中涌出一股热流,滚遍全身,瞬息将‘阴’寒化解。

  第二次,当他突破剑丝关时,魂魄再次震动,他感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一些什么东西,对青冥剑丝的‘操’控就此得心应手,毫无晦涩,仿佛‘淫’浸了数十年,亲密得有如自己的左手和右手。

  他知道,有一种东西,叫做“宿慧”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