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九节 也不改主意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十七抚摸着她的秀发,随口道:“好,你敢嫁,我就敢娶,等你再长大些,如果不改主意的话,就嫁给我做老婆。”

  秦贞听他说得悲壮,“噗嗤”笑出声来,又觉得害羞,不敢抬头看他。过了片刻,她自信满满地说道:“我不会改主意的,山无陵,天地合……也不改主意!”

  魏十七微微一笑,有些感动,也仅仅是感动而已。他知道山盟海誓,终究只是青年男女舌尖上的一句情话,当不得真,秦贞眼下是如此依恋他,但若有一天,他变成嗜血的妖物,她又该如何自处?

  所有的誓约,都是有条件的。

  二人定下婚约,相互依偎了一阵,魏十七才问起当日发生的事。

  原来青狼背着秦贞离开鬼门渊后,并没有走远,她焦急地等了片刻,鬼门渊方向突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,尘烟滚滚,地动山摇,隐隐看到剑光回环穿梭,妖魂飞舞,尖叫声撕裂云霄,但所有的动静都没有越过石碑,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。

  争斗持续了一天一夜,待尘埃落定,秦贞迫不及待前往鬼门渊查看,却只见遍地狼藉,生灵全灭。她发疯似地找了一圈,没有发现师兄的踪迹,才稍稍定下心来。

  经此一战,鬼门渊彻底安定下来,妖物仿佛被吓破了胆,一个个销声匿迹。秦贞遍寻师兄不见,本打算冒险攀下鬼门渊,被青狼死死拖住,转念一想,以她现在的修为,下去了也无济于事,鬼门渊如此深邃,一处处搜寻过来,十年八年都未必能找遍,当务之急,是尽快贯通经络,凝成道胎,习得御剑术,一来足以自保,二来御剑飞行更为迅捷。

  拿定了主意,秦贞当即赶回秋桃谷,向荀冶禀告遇险之事,荀冶当即带她再赴鬼门渊,察看争斗的痕迹,推测是平渊派的戚都全力出手,催动本命飞剑垂星,与他交手的是一头化形妖物,实力略逊一筹,但相差也不远。四下里没有发现魏十七或孙二狗的尸身,倒是有一具人面鸠的尸体被碾成肉糜,荀冶从血肉中找到一颗赤红的妖丹,其中的离火之气完好无损。

  秦贞告诉他魏十七斩杀这头人面鸠的经过,刻意提及寻龙剑,荀冶对徒弟手中的飞剑有些动念,但这还不足以说服他下鬼门渊冒险。秦贞无法可想,只得双膝跪地,央求他传自己凝结道胎的速成之法,荀冶想了想,把人面鸠的妖丹交给她,传下一篇《合气指玄经》。

  临走前,荀冶叮嘱她留在鬼门渊修炼,他会赴千仞峰平渊派问清魏十七的下落。

  荀冶一离开,秦贞开始日以继夜地修炼,渴了,喝几口山泉,饿了,吃几个果子,这倒暗合了辟谷修行的诀要。等她完全炼化了人面鸠的妖丹,顺利突破第七处窍穴,便迫不及待尝试贯通经络,凝炼道胎。

  所谓贯通经络,即催动《太一筑基经》秘传心法,将体内元气汇聚于一处,循经络运转自如,为凝结道胎扫清障碍。以翻车引水打比方,先天窍连通低洼的水源,后天窍是翻车脚踩的拐木,经络是淤结的河道,水源愈足,翻车拐木愈多,水流就愈激,河道清淤也愈顺利。

  元气一旦贯通经络,固然运转随意,但窍穴也随之僵化,不再能开辟新的后天窍。

  以秦贞的资质,原本无需急于求成,她大可将手少阳三焦经和任脉分别凿开十三处以上的窍穴,再贯通经络,凝结道胎,以两条经络为起点,运气好的话,或许能凝成上品道胎。

  但是她等不及了。

  一个多月后,荀冶回到鬼门渊,他刚从千仞峰回转,戚都闭关不见客,只见到他的徒弟孙二狗。说起当日之事,他们遇到的对手是一名人面鸠所化的少女,名叫棲落,魏十七不敌棲落,主动跳下鬼门渊,之后戚都赶到,与棲落一场大战,将其重创。

  这个消息更坚定了秦贞的决心,师兄果然是在鬼门渊下,师兄吉人自有天相,只要她变得足够强大,就能下鬼门渊去找他。

  荀冶没有劝她,强行把秦贞带走不难,但那会毁了她,仙都的道法讲求片尘不染,心无挂碍,既然做出了选择,就让她一条道走到黑吧。荀冶能做的,就是为她最后讲解一遍《太一筑基经》和《合气指玄经》,之后是福是祸,就交给运数了。

  师弟齐云鹤最看好的两名徒弟,一个落入鬼门渊,九死一生,一个匆匆忙忙凝结道胎,在刀尖上行走,人生的际遇,竟如此变幻莫测,荀冶想到自己,觉得前路一片灰暗,心情低落得无以复加。

  就这样,秦贞独自留在了鬼门渊,孜孜不倦地汲取离火之气,开始《太一筑基经》最为艰险的一步,凝结道胎。

  魏十七听她断断续续说了自己的经历,没有劝解,也没有安慰,求仁得仁,不怨不悔,这是一种幸福。他忖度片刻,拉起秦贞的右手,问道:“手少阳三焦经已经贯通,凝结道胎到了哪一步?”

  秦贞有些忸怩,“才刚刚开始,还没有什么头绪。”

  “那就暂时放一放,先开辟任脉的后天窍,从天突穴开始。”

  “好。”秦贞乖巧地答应下来,忽然又想起一事,讪讪道,“师兄,我跟荀师伯说起你手里有一柄飞剑,削铁如泥,厉害得不得了……”

  “没事,我也没打算留着,正好孝敬师父。再说平渊派的‘孙小师叔’不是也看在眼里,瞒不过去的!”

  秦贞“嘻嘻”一笑,显然想起了那个老气横秋的“小师叔”。

  魏十七看了她一眼,道:“你跟师父说飞剑的事,是不是动了心计,想骗他下鬼门渊寻我?”

  秦贞嗔道:“什么骗不骗的,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……”她眼帘低垂,嘴角却忍不住露出狡黠的笑意。

  “以后不要这样了,你这点小心思,瞒不过他的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二人说了一阵话,魏十七取下火堆上的兽肉,挑肥嫩的腿肉递给师妹,秦贞笑盈盈接过来,撕下一小条放入口中,慢慢咀嚼着,满心欢喜,觉得这寒风怒号,漫天风雪的昆仑山,无异于仙境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