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九节 镇妖塔下不知年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上一章:第四十八节 天地重归于混沌 下一章:第五十节 时日无多

  夜幕低垂,星光‘迷’离,魏、金二人来到东溟城中,炼妖山上,镇妖塔下,魏十七将九黎唤出,不由分说,径直道:“你是炼妖剑剑灵,执掌镇妖塔,囚禁群妖魂魄,探查他们的记忆,就像翻一本书,里外无所遁形,可是如此?”

  金三省双眉一皱,显然是第一次听说他有如此神通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]。 更新好快。 九黎被他一语道破,心下微凉,不知哪里出了岔子,一时来不及细想,只得道:“确有此事。”

  魏十七点点头,进而询问上界种种,与宇文始所言一一对照,果然分毫无误。金三省从始至终一言不发,心下却微微冷笑,待魏十七问完,道:“上界之事,因何你从未提起?”

  九黎躬身道:“法相真人既没,群妖镇于塔下,所知也有限,及至天狐天狼先后投入镇妖塔中,泄漏上界天机——真人执掌炼妖剑前,不得与闻,真人执掌炼妖剑后,又未曾问起。天地为重,此乃大局,旁枝末节可权益为之。”

  “真人执掌炼妖剑前,不得与闻,真人执掌炼妖剑后,又未曾问起。”二语颇为诛心,金三省微一沉‘吟’,旋即明白他的立场和心意,心中存了几分芥蒂。依宇文始所言,‘混’沌一气‘洞’天锁乃‘洞’天之母,炼妖剑,先天鼎,瀑流剑,二相环,诸般‘洞’天至宝,乃鸿‘蒙’初开时,秉天地灵‘性’而生,剑灵九黎得冥冥中天意,以维系此方天地为己任,纵然认他为主,也只为酬谢剑丝塑形之恩,供其驱使一二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]

  年月悠悠,缘起缘灭,炼妖剑不知经多少人之手,历多少代主人,名义上他是炼妖剑之“主”,但九黎却并不是他的“仆”,事有从权,当危及天地的大难降临时,九黎可以轻易将他舍弃。相形之下,青冥剑并非‘洞’天至宝,与这方天地所涉不深,同为剑灵,清明与他休戚与共,形同一体,只可惜……想通了这一节,金三省略略释怀。回头看,选择炼妖剑是个错误,然而当时也不容他选择。

  魏十七微微哂笑,事到如今,九黎终于把话说开了,有意也罢,无心也罢,在他眼中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寄生于天地间的蠹虫,是‘蒙’着眼拉磨的驴子,有利,存,有害,去,仅此而已。九黎自有意志,他的嘴很紧,掌握了很多秘密,也守住许多秘密,如非必要,绝不外泄,法相真人,金三省,历代昆仑掌‘门’,可以让他们知道的,自然不讳言,没必要让他们知道的,守口如瓶。当年在‘玉’海内海中,他遣走清明和天禄,点醒了他,不小心说漏嘴,他才知道九黎竟握有如此权柄。

  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决定这方天地命运的人物,竟并不止魏、金二人。他们‘交’换了一个眼‘色’,达成了默契,按下宇文始之事不提,只命九黎将天妖败退逃入此界的前因后果细细道来。九黎只道司徒凰走投无路,找上‘门’来寻个了断,透‘露’了一些上界的内幕,也没有多心,当下将自己所知和盘托出。

  修士飞升,神兵真身,妖奴崛起,天妖兵败如山倒,死伤无数,大瀛洲动‘荡’不安。天狐怀疑妖奴得了飞升修士暗中支持,‘欲’待追查,大势已去,她只得收拢残部,退入‘洞’天灵宝避祸。

  在阮青的记忆中,宝物被一团五彩霞光遮掩,变幻不定,窥不分明,只一转,就出现在鬼‘门’渊,天狼郭奎和巴蛇仲偈并肩守住‘洞’天‘门’户,寸步不让,黑龙天狐联手催动天狐‘精’金棺,将追杀而至的妖奴镇压在棺内,以镇界石封死来路。

  “一团五彩霞光遮掩,变幻不定……”说到这里,九黎下意识重复了一遍,心头突地一跳,自言自语道:“天狼魏云牙、郭奎,还有一干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大妖,对‘洞’天灵宝茫然无知,这也罢了,天狐阮青统御群妖,打开‘洞’天,怎会不知此宝的底细?”

  魏十七哼了一声,道:“魂魄在镇妖塔下,当真无可隐瞒,无所遁形吗?”

  这一问,却问住了九黎,他不敢夸口,面‘露’犹豫之‘色’。

  “也就是说,阮青隐瞒了什么?”

  九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如果阮青真的隐瞒了什么,她又是如何做到的?他皱起眉头,五指掐掐算算,镇妖塔亮起无数符箓,嗡嗡而鸣,石龛中造像一个个睁开双眼,目光如电,环视数息,随即暗淡下去。

 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,九黎垂下手臂,五指轻微颤抖,神情颇有些疲倦,他‘揉’着眉心道:“没有,有关那‘洞’天灵宝的记忆,俱被五彩霞光遮掩,看不清,也看不透。”

  魏十七心中有了几分底,宇文始被镇于‘混’沌一气‘洞’天锁,十有八/九确有其事,那团五彩霞光乃是上界大能施展神通,将旧事密密遮掩,以免消息泄‘露’,天魔伺机脱身。他心念数转,微微眯起眼,问道:“阮青‘肉’身可在塔内?”

  九黎道:“妖元‘抽’尽,残留的血‘肉’亦所剩无几……”

  “那就将她放出塔来吧。”

  九黎微一踌躇,道:“天狐‘肉’身本源已毁,离开镇妖塔,只怕她活不了多久。”

  “无妨,吾自有安排,放她出来。”

  九黎左右为难,看了金三省一眼,后者淡淡道:“星河倒悬,九州陆沉,大厦将倾,要挽回这方天地,须得知晓‘洞’天灵宝的底细,天狐就算送了命,也得把话说清楚。”

  九黎心下暗叹一声,当下闭上双眼,从炼妖池底寻出天狐的残躯,却是一头尺许长的九尾白狐,头缩于腹下,长尾如被,将身体紧紧裹住。一代天妖,落得如此下场,让人唏嘘,不过为了这方‘洞’天衍化而成的天地,又有什么是舍不得的?他随即将白狐送入石室内,浸没于元气之海,施展神通,遥遥牵引魂魄,从虚妄和真实之间将天狐阮青的魂魄摄出,送入‘肉’身之中。

  月光和星光洒在镇妖塔上,如梦如幻,石龛忽然中开,一张须发皆白的老脸探出头来,嘎嘎大笑,宣泄着‘胸’中的愤懑和压抑,忽然望见近在咫尺的魏十七和金三省,笑声嘎然中断,面‘露’尴尬,慢吞吞缩了回去。片刻后,斑驳剥落的木‘门’“吱吱呀呀”打开,一头雪白可爱的九尾狐狸摇摇晃晃跑了出来,双‘腿’一软趴在地上,仰头望着星空,久久没有回头。

  镇妖塔下不知年,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此界的星空了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