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二节 鬼母鬼子鬼婴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上一章:第五十一节 引刀成一快

  东溟城的异象持续了七天七夜,就在众人翘首以盼的当儿,冥气忽然如‘潮’水般消退,源源不断收入镇妖塔内,一分一毫都不曾残留。|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,就有一个注册过°网的账号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]。 更新好快。金三省心中一定,随即冒出一个诛心的念头,若是冥气破墙而出,杀尽世人,会不会更容易下决定?

  罪过罪过……

  片刻之后,镇妖塔墨‘色’褪尽,恢复了高洁的旧貌,魏十七缓步而出,仰头望向天空,只见彤云滚滚散去,阳光如万道金箭,照亮了东溟城的每一个角落,鬼物潜踪,躲入深邃幽远的地下,城外的凡人爆发出一阵欢呼,无不松了口气。

  魏十七朝小白遥遥打了个手势,转身回到塔内,后者心领神会,命成厚、陈素真、许砺等招呼众人重返城池,各自安顿。一时间凡夫俗子挤作一团,闹哄哄涌入城去,检视一家一当,不禁捶‘胸’顿足,凡是不及带走的器物用具,钱粮衣物,种种凡物俱被冥气侵蚀,尽数化作飞灰,无一幸免。落户东溟城的修士见状亦为之‘色’变,抢入炼妖山各处肆廛,逐一清点,喜忧参半,丹‘药’符箓之属大多被毁,诸般法器宝物倒是十存五六,经冥气洗炼,平添了三分威力。

  城中诸事自有“议会”打点,金三省不用‘操’心,他留意到宇文始从始至终都注视着镇妖塔,整整七昼夜目不‘交’睫,丝毫没有‘露’出不耐烦,他好奇心起,上前与他攀谈数语。

  宇文始道:“镇妖塔中,有人在修炼鬼道吧?”

  金三省反问道:“何以见得呢?”

  “飞升修士汲取天地元气化为己用,是为真元,鬼修汲取地府冥气炼化真‘阴’,催动种种鬼道神通,道途相反,其理相通。[&26825;&33457;&31958;&23567;&35828;&32593;&77;&105;&97;&110;&104;&117;&97;&116;&97;&110;&103;&46;&99;&99;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东溟城中冥气如此浓郁,当是有人修习鬼道,踏出了固魂筑基的第一步,了不起!”

  金三省听他不无溢美之意,颇有些好奇,问道:“区区鬼修,有何不凡之处?”

  宇文始伸出食指点点镇妖塔,道:“鬼修筑基,有高下之别,最上乘的,莫过于成就鬼母,鬼子,鬼婴,塔中之人固魂筑基,汲取如此多的地府冥气,至少成就了鬼婴,前途无量。”

  金三省微微哂笑,镇妖塔中修炼鬼道之人,十有八/九是那天狐阮青,也只有上界天妖,才能整出如此惊人的阵势,若说是秦贞,他第一个不信。

  “塔中之人,可是要紧的人物?”

  金三省稍一犹豫,三缄其口,宇文始何等聪明,早看出些许端倪,笑道:“算了,当吾没问。看来是要紧之人,却不是道友的要紧之人……呵呵,其实上界也不乏鬼修,鬼道之凶险,难与常人言说,固魂筑基只是第一步,接下来的难关,才是至关艰险,稍有不慎,前功尽弃。”

  金三省亦笑了起来,随口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  宇文始道:“冥气源自黄泉地府,为天地所憎,鬼修筑基有成,下一关必引来阳雷轰顶,此雷号称‘鬼劫’,来无影,去无踪,直击魂魄,初时数年一劫,渐至于一年数劫,熬过九九八十一劫,始可无忧,不过能修炼到此境界的鬼修,百无一存。”

  金三省心中一凛,鬼道之艰难,他略有耳闻,如徐壶之辈,号称“鬼王”,其实并无师承,也未曾修炼什么功法,只是倚仗东溟城汲取‘阴’气,强健魂魄,会几手‘阴’人的法术而已,是以被困于鬼城内,不得离开半步。若宇文始所言不虚,鬼修筑基之后,便会引来阳雷轰顶,阮青也就罢了,秦贞必然难逃一死,到那时,魏十七会怎么想?

  宇文始悠悠道:“横死于阳雷关的鬼修不计其数,好在上界传有秘法,择一避雷之物,或木,或土,或石,或‘玉’,以上古灵木为佳,最忌五金,将魂魄遁于其中,‘性’命相连,或可度阳雷之厄。不过此法亦有不便之处,‘性’命相连,一旦相连,就再也解不开,此物若有闪失,修为再高,也难免魂飞魄散。”

  金三省略一沉‘吟’,旋即明白过来了。孙汀‘性’嗜紫萝果,也许确有其事,也许只是误传,真正的原因,恐怕在于紫萝‘洞’那根万年紫萝,便是她‘性’命相连的避雷之物,南斗星陨,天灾降临流石峰,她不走,不是不愿走,而是不能走。孙汀将寄魂的躯壳留在二相殿,等待命运的审判,紫萝不死,她亦不灭,紫萝不保,天地虽大,她又能逃到哪里去?

  “塔中之人既然成就鬼婴,资质可谓万里挑一,大可选一灵石避雷,毕竟上古灵木虽佳,终究故土难移,挪移多有不便,若是落入他人之手,以为要挟,反受其害。”

  宇文始设身处地为人打算,金三省摇摇头,成就鬼婴的是天狐,秦贞一介人身,筑基已是不易,要以此法躲避阳雷轰顶,难,难,难!

  “这鬼修的避雷术,上界多有传承,吾也略知一二,敢请道友代为转达,城主若有意,吾自当倾力相授,不敢藏‘私’。”

  宇文始有意提及避雷术,显然是看穿金三省有求于他,反倒是魏十七,既已炼成神兵真身,只需打破镇界石,随时都可飞升上界,若是塔中修炼鬼道之人对他足够重要,不妨以避雷术作为‘交’换条件,说服他放手。

  话说到这份上,金三省心知肚明,以他对魏十七的认识,九成九会答应下来。这个世界让他在意的东西不多,神兵利器,功法灵丹,权势美‘色’,他都看得很淡,唯有三个‘女’子,在他心中占据了一定的位置,金三省有一种强烈的直觉,为了她们中的任一个,他可以轻易将整个世界舍弃。

  但他不会舍弃自己。

  金三省将目光投向东溟城,投向炼妖山,投向那座九层八面的镇妖塔,在塔下的某个所在,魏十七静静守护着那个姓秦的‘女’子,注视着她以黄泉玄水化去骨‘肉’,忍受无边痛楚,迈出鬼道的第一步。

  阮青为她指明了方向。她有一颗坚忍的心。

  金三省始终想不通,阮静,秦贞,余瑶,这三个‘女’子固然是殊‘色’,‘春’兰秋菊,各擅胜场,但天下之大,不知有多少美貌的‘女’子,为什么魏十七都不甚在意?难道他不明白,为了三株树,放弃一大片森林,是何等愚蠢的事?难道他并不在意‘女’‘色’,当真只是……恋旧而已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