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四节 今时不比往日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王庭的火光昼夜不息,照亮了铁额人最后的聚居地,在永夜的笼罩下,那点光亮是如此微弱,可以忽略不计,但对幸存的铁额人来说,火意味着光明和温暖,食物和安全,意味着能够继续活下去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

  王庭四周的雪山为冰层覆盖,高不可攀,榷丁高举火把,却只能照亮周围数尺,黑夜像狰狞的巨兽,吞没了一切,他看着自己的身影映在冰镜中,同样举着火把,同样望着自己,脸上充满了无奈、绝望和麻木。

  是的,无奈、绝望和麻木。沉默冰冷的雪山是牢笼,狼群是残忍嗜杀的看守,他深深感到,铁额人已经走到末途了,王庭就是他们的坟墓,未知的恶魔将把他们逐一杀死,吃掉心脏和脑浆,谁都不能幸免。

  回想过往,历历在目,恍如永远都不会醒的噩梦,逃亡的路是一条死亡的路,逃,拼命地逃,逃往远在北海的王庭,高延陀部的妇孺老人尽数葬身狼腹,其余两个部落也是如此,能够逃出重围的都是铁额人最强壮的男子,但长眠于王庭的祖先亦不能庇护他们,恶魔无声地冷笑,把他们一个个吞噬,每天一个,不多,也不少。

  他们是恶魔的存粮,就像草原上的牛羊,当严冬来临,大雪漫天,杀一头,再杀一头,剥皮当衣,食肉充饥。

  雪山脚下是如此寒冷,火光在映着冰雪,又是如此刺眼,榷丁裹紧身上的老羊皮,转身走向一队铁额骑兵,将火把默默交给为首的万夫长,翻身骑上一匹瘦马,朝着火光闪烁的王庭驰去。蹄声的的,敲击在每个人的心上,像末日的鼓点。

  穿过凌乱污秽的帐篷,来到铁额王庭的中心,在一座白石砌成的祭坛周围,分布着十来个厚实的穹顶圆壁大金帐,如众星拱月,守卫祭坛。

  榷丁翻身下马,遣散骑兵,大步走向西南角一个小帐篷,掀开三层毡毯,一股温暖而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,那是烧羊粪、煮奶茶、羊膻气、老人的体味混杂在一起,难以用语言描述。

  坐在火堆旁的侍女见榷丁进来,慌忙站起身,神情有些拘束,榷丁抬眼望去,却见祈骨佝偻着身子侧卧在地,身上盖着半新不旧的羊毛毯,双目紧闭,呼吸若有若无,老朽的脸上泛起一层灰蒙蒙的死气。

  侍女奉上滚烫的奶茶,榷丁摆摆手,她愣了愣,忙垂下手小步退了出去。榷丁坐到祈骨身旁,为他掖了掖毛毯,慢慢将奶茶喝了,低声说着狼群和恶魔的动向,仿似一个人自言自语,心中也吃不准他是否听了进去。

  隔了片刻,祈骨的呼吸忽然沉重起来,他仍闭着眼,呼哧呼哧喘息了良久,缓慢而费力地说道:“王庭,是我铁额人的发源之地,最初只有高延陀部,后来人丁繁衍,不再囿于北海一地,慢慢向南迁徙,才分出突塞、契丁、韦鹘三部。北海苦寒,不及草原温暖宜人,王庭就此荒弃了。不过祖先还是留下了一些东西,那是我高延陀部大祭司代代相传的秘密,连历代可汗都不知道你且把耳附过来”

  榷丁忙凑上前,侧耳倾听,眼睛慢慢亮了起来。

  祈骨费力地抬起胳膊,轻轻拍了下他的手,道:“去吧,铁额人的存亡,就看这一遭了”

  榷丁心中有了底,把他干瘦的胳膊小心翼翼放到毛毯下,起身离开了帐篷。寒风扑面而来,极目望去,祭坛的轮廓模糊不清,似乎融化在黑夜中。

  独自回转帐篷,亲兵奉上烤狼腿和奶茶,榷丁想着心事,将一条狼腿吃得干干净净,大骨拗断了吸尽骨髓,又狠狠灌了几口奶茶,背负着手,在帐篷里转来转去。

  祈骨是回光返照,时日无多了。

  消了消食,榷丁盘膝瞑坐,调息良久,自觉精力尽复,这才钻出帐篷,趁着夜色摸向高耸的祭坛。

  算算时辰,已是中夜时分,除了轮值的勇士,众人各自安眠,远处的帐篷悄无人声,唯有祭坛之旁最大的那座金帐灯火通明,隐约传来歌舞之声,那是可汗祜革与一干心腹亲信醉生梦死,宴饮通宵达旦,享受着最后的疯狂,以驱除死亡的恐惧。

  狼群不再为患,那么这许多人聚在一处,只要不落单,想必恶魔不会找他们下手吧。

  榷丁远远绕过可汗的金帐,来到祭坛之下,仰头望去,祭坛分三层,以白石累叠而成,影影绰绰,一眼望不到头。这座白石祭坛是铁额人的圣地,榷丁当上大祭司后,曾前后陪同拔木萨、祜革两位可汗登上祭坛,祭祀神灵祖先,对此并不陌生。

  今时不比往日,内忧外患,生死一线,“圣地”早已失去了神秘,祭坛之旁并无卫兵值守,榷丁轻易就登上石阶,一路来到二层的石台,见四下里无人,弯下腰在石块间小心摸索,寻了半刻,果然如祁骨所言,找到一块粗砺的白石,轮廓不方不圆,表面微微凸起,隐约是一座五个山头的山峰。

  榷丁闭上眼睛凝神细听,耳畔只有风声呜咽,如泣如诉。他双手摸索着石缝,左手三指按住白石左上角三处凸起,右手四指按住右下角四处凸起,同时发力向里一推,白石顿时没入一丝,微不可察。

  榷丁没有收手,连推九次,白石没入数分,接着十指抠住石缝,用足力气向外一拔,指甲尽数掀断,鲜血淋漓,白石缓缓向外移动,回复了原状。

  复位的刹那,榷丁脚下一震,石块松动,身不由己掉下祭坛。

  下落的距离并不长,只有一人多深,榷丁早有防备,待双脚落地,站稳身躯,先仰头望去,却听得石块移动发出轻微的“咯咯”声,风声减小,终至于消失,头顶密不透风,四下里温暖而闷热,他被困在了祭坛之下。

  榷丁从怀中掏出一串明珠,高高举过头顶,数息后,明珠发出蒙蒙白光,照亮了四周,他发觉自己立于一条甬道的末端,四壁都是搭筑祭坛的白石,大大小小,严丝合缝。

  榷丁一步步往前走去,越走越快,甬道盘旋向下延伸,坡度极陡,无移时工夫便到了尽头。他深深吸了口气,举步踏进一间空旷的石室内,石室大得异乎寻常,长宽各十丈,高不见顶,正中的石台上立着五尊铁佛,面目毫不慈悲,多首多臂,作狰狞怒目状。

  他在中原游历多年,对佛法略有耳闻,这五尊铁佛有来头,乃是中央大日如来,东方阿阇佛,南方宝生佛,西方阿弥陀佛,北方不空成就佛,面目之所以狰狞,是以降魔为己任。

  他要做的,就是想方设法唤醒这五尊铁佛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