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六节 三十三乱刀斩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榷丁的死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连高延陀部的大祭司都惨遭恶魔的毒手,还有谁能够幸免于难铁额人走到了末途,幸存者放弃了求生的,古老的秩序土崩瓦解,奸淫掳掠,丧心病狂,骚乱和动荡遍布王庭的每一个角落。请大家搜索品&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

  祈骨也没有活太久,一队骑兵洗劫了帐篷,将看顾他的侍女掳去,他们没有对这位卸任的大祭司下手,而是把他遗弃不顾,祈骨最后是活活饿死的,仙丹给了他漫长的寿命,却没有带给他活下去的力量。

  至于那个侍女的下场,用悲惨来形容已经太过仁慈了。

  就这样,铁额人陷入了某个怪圈,明明被困于王庭,明明面临死亡的威胁,却人心涣散,从上到下都以一种“火烧眉毛且顾眼下”的心态肆意地活着,大义荡然无存,力量统治一切,以至于有一天,铁勒骑兵的万夫长带领手下冲进金帐,逼走祜革,喝得醉醺醺,将可汗享用的一切占为己有,把可汗最宠爱的女人压在身下。

  第二天,铁额人在白石祭坛下找到了高延陀部可汗祜革的尸体,心脏不翼而飞,头颅空空如也,杀死他的是那个无所不在的恶魔。不过那又怎么样自顾不暇,旁人的死活,有谁会在意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狼群继续自相残杀,在王庭之外抛下一地狼尸,而后哀号几声,默默离去,仿佛是故意留给铁额人充饥的肉食。王庭缺少可燃之物,到后来铁额人只能像野兽一样茹毛饮血,只有最强壮的才能活下来,然后成为恶魔的食物。

  天昏地暗,草木不生,只有杀戮,没有生育,狼群和铁额人都在不断减少,傅谛方并不在乎,专心致志炼化天一癸水之精,此界的时间对他来说延缓了百倍,大可定定心心修炼,毫无急迫之感。

  这一日,他忽然心血来潮,坐立不安,当下离开栖身的石室,登上祭坛,遥望漆黑一团的天空。

  极东之处,骤然亮起一点微光,刹那间光芒万丈,直奔王庭而来,来势汹汹,透出危险的气息。傅谛方“嘿嘿”低笑着,居然有人找上门来了,不知是哪路不长眼的赶来送死,又是如何察觉到他藏身之处的。

  白光划破黑暗,如牧野流星,傅谛方目光犀利,早看清那是一条浮空破云的飞舟,舟上立有二男一女,当先乃是一洞天真人,衣袂飘飘,仙风道骨,身后二人虽为人身,却妖气障天,绝非善类。

  不过,他有什么资格评判善恶呢

  傅谛方眯起眼睛,心头突地一跳,踏破铁鞋无觅处,竟然是妖凤和她那个炼就五方真身的帮手。不过妖凤的气息似有古怪,妖气之中,掺杂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,他顿时警惕起来,心念一动,长啸不绝,屈膝猛一蹬,箭一般飞了出去,顷刻间飞出王庭,落在了雪山之巅。

  飞舟东来,载的正是魏十七、金三省、宇文始三人。

  就在傅谛方吃人养伤的当儿,远在流石峰的金三省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,决意飞升上界,不过在此之前,先得把破界而至的妖奴傅谛方除去,免得横生枝节。

  三人一拍即合,宇文始神通广大,驱一缕神念遍游万水千山,察觉傅谛方潜伏在北海王庭之中,为天一癸水之精所扰,气息不纯。趁他病,要他命,三人当即驾如意飞舟千里奔袭,毫不掩饰杀意,直扑北海而去。

  飞舟出现在天际,卢胜正约束一干妖物,在雪山脚下寻觅血食,忽见永夜的天空被一道白光照亮,傅谛方展翅飞上山巅,如临大敌,这一惊非同小可,他脑筋转得极快,担心傅谛方命他前去试探,白白丢了性命,当即遣散妖物,往冰雪崖缝里一钻,匿踪不出。

  傅谛方何等傲气,纵然天一癸水之精未曾炼化干净,亦毫无惧意,他将双翅一振,冲天而起,身影只一晃,便出现在如意飞舟之前。

  金三省早有防备,将太极图轻轻一抖,阴阳二鱼盘旋游动,已将对方困住,傅谛方双肩一沉,如被十万大山压住,不过这种程度的法宝哪里困得住他,他咧嘴一笑,双翅发力一挣,已从太极图中脱身,目光森然,环顾四周。

  六如真身根本不是太极图能困住的,不过金三省本意也只为阻他片刻,三人高低错落,趁势将傅谛方围住,魏十七一刀挥出,傅谛方皱起眉头,举臂相迎,“铮”一声清响,衣袖裂作无数碎片,青光一阵乱闪,手臂竟安然无恙。

  挡住屠龙刀的,赫然是一柄青莹莹的利剑,名为“青冥”。

  金三省祭起炼妖剑,半空中一声雷鸣,遮天蔽日的烟尘滚滚四散,露出灿烂的星空,星月辉映下,一座九层八面的石塔缓缓压下,符箓明灭不定,妖气冲天而起,塔底豁然中开,现出一口深不可测的大池,只一吸,便将傅谛方定住。

  此界的法宝神通,奈何不了傅谛方分毫,但镇妖塔不同。镇妖塔下炼妖池,炼妖池中癸水生,傅谛方将天一癸水之精吸入体内,未能尽数炼化,癸水之精与炼妖池遥相呼应,将他身形牢牢禁锢,仓促间哪里挣得脱。

  时机稍纵即逝,魏十七持定屠龙刀,催动魂魄之力,周身魂眼璨若星辰,瞬息挥出三十三刀,纵横决荡,席卷而去。

  三十三,乱刀斩。

  傅谛方双目圆瞪,时光一下子放慢了数十倍,刀锋撕裂虚空,倏忽而至,他不再压制六如真身的力量,提起青冥剑,有如神助,将三十三刀一一架住,毫发无损。

  风云突变,天旋地转,无形的巨力加诸于身,连挪数下,偏生傅谛方被镇妖塔所困,合天地之力,竟不能将他挪走。

  在金三省看来,傅谛方身在镇妖塔下,无所遁形,魏十七三十三刀极尽杀伐惨烈之能事,傅谛方却不慌不忙,右臂涨大一圈,挥动青冥剑,刀来剑挡,寸步不让,竟似犹胜他一筹。

  三十三刀挡过,傅谛方深吸一口气,脸色潮红,几欲滴出血来,旋即血色退去,变得煞白如纸,眉心,颈椎,后腰,右肩窝,右臂肘弯,右腕,六处魂眼渐次亮起,精魂一一现形。

  宇文始“咦”了一声,似乎认出了什么,颇为诧异。

  傅谛方缓缓张开双翅,连扇七下,托着重逾山岳镇妖塔高高飞起,头下脚上,厉声喝道:“还有什么手段,只管使出来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