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节 小庙容不下大神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妖卫之中,人面鸠居于下层,并不受天妖重视,最主要的原因在于“血脉”。 :efefd人面鸠王族体质特殊,哪怕是同胞兄妹婚配诞下的后代,也难以保持血脉的纯净,总以粗鄙低劣的族人居多,无法修炼王族传下的种种神通。

  棲厉兄弟七人,他血脉最纯,棲厉诞有一十三子,棲落血脉最纯,从棲厉到棲落,人面鸠王族可以说是一脉单传,再出任何岔子,人面鸠势必从妖卫除名,沦为妖奴之属。事实上,妖奴中有几支强势的血脉,正虎视眈眈,试图将人面鸠一族掀翻,取而代之。

  及至胡不归揭竿而起,奋起反抗天妖,棲厉察觉他背后有斜月三星洞飞升修士的身影,思忖再三,暗中施展种种手段,故意倒施逆行,众叛亲离,将女儿推向天狐阮青一边,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,以妖卫之身,投靠妖奴胡不归。

  这就是人面鸠王族内乱的真相。

  棲厉用心良苦,棲落不明就里,毅然与其父决裂,追随阮青转战大瀛洲,最后不知所踪。棲厉在激战中亦受了重伤,苟延残喘而已,待到尘埃落定,妖奴大胜,成为大瀛洲之主,他暗自庆幸自己押对了注,为人面鸠一族赢得了喘息的时机。

  事后胡不归并未对他另眼相看,棲厉心中也有数,一来他是妖卫出身,不可信,不足信,二来人面鸠一族势单力孤,未能帮上什么忙,至于千金市骨什么的,妖奴根本就不需要天妖和妖卫反水,他们巴不得将仇人赶尽杀绝,一个不留。

  事实上,他们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棲厉很知趣,带领幸存的族人一路迁徙,远离妖奴聚居的几座大城,来到穷乡僻壤,山林之间繁衍生息,这些年人丁渐渐兴旺起来,但血脉纯净的王族却只得他一人,棲厉年老体弱,不再能生养后代,无奈之下,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不知所踪的女儿棲落,只要她安然无恙,人面鸠王族的传承就没有断绝。

  然而当他站在魏十七跟前,隐藏于血脉深处的意识开始苏醒,冥冥之中,他感同身受,正是眼前之人,扼杀了他最后的希望,女儿的一缕冤魂,正缠绕在他指间,痛苦、绝望、徒劳地挣扎着。

  哀伤和愤怒攫取了心魂,棲厉伸出食指,颤巍巍指着魏十七,咆哮道:“你你杀害了棲落”

  棲落,棲落,那个名字听起来熟悉而又遥远,魏十七想了想,记起一个窈窕白皙的女子,丑陋不堪的头颅,瘴叶林的天罗藤,腐叶之海的黑心莲,搜魂术,当着褚戈、季鸿儒、邓元通等人之面,他扼杀了她的魂魄,将她送入永恒的长眠。

  “那又怎样”他随口道。

  棲厉身后的黑衣卫士涌身上前,双手结成各种法印,隐隐围成一个怪异的阵势,魏十七不待阵势摆开,抢先踏上一步,屠龙刀弹起,青光一漾,挥出半轮弯月。棲厉脸色大变,身形微微一晃,已退到数丈开外,他的风遁术纯熟老辣,远在棲落之上,应念而动,躲过了杀身之祸。

  一刀挥出,撕裂虚空,黑衣卫士一个个僵立不动,周身绽开无数血线,碎成一堆模糊的血肉。人面鸠齐声尖叫,心生怯意,一刀之威乃至于斯,就算他们一拥而上,也挡不住五刀七刀,十刀八刀

  大瀛洲强者为尊,棲厉顿时清醒过来,审时度势,拼上老命也只是白白送死,他长叹一声,垂下双手比划了一个复杂的手势,意为七曜在上,诸天神明见证,人面鸠一族立誓归附臣服。

  熊七力愣了一下,旋即大喜,生怕魏十七不明白,急忙拽拽他的衣袖,低声提点了几句。既然人面鸠愿意奉他为主,倒不急于赶尽杀绝,铁爪部这座小庙容不下大神,但黑风山熊王麾下若能多出这么一支生力军,倒是桩莫大的功劳。

  魏十七将屠龙刀搁于肩头,坦然道:“我欲借阴地一用,你且在前引路。”

  棲厉心中诧异,“阴地”乃是人面鸠的埋骨之地,一堆烂肉枯骨而已,这凶人又是从哪里打听到的他看了熊七力一眼,若有所思,当下抿嘴一啸,驱散空中的人面鸠,换了一副脸色,躬身行礼,亲自引着魏十七朝前行去。这一手示之以弱、事之以忠的套路,他早已耍得纯熟无比,此番重操旧业,并没有什么羞赧。熊七力大大咧咧跟在魏十七身后,也以为理所当然,大瀛洲的规矩便是如此,有骨气的妖奴,早就被屠戮殆尽,哪还活得到今天

  三力咆哮着召唤一声,熊精三三两两从密林中钻出来,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犹犹豫豫吊在后面,远远望见棲厉如此恭谨,他们胆气渐壮,步履渐大,一个个推推搡搡,争先恐怕,生怕错过什么好处。

  一行人翻过数个山头,来到了人面鸠栖息的腹地,却见孤零零一座大山拔地而起,怪石嶙峋,稀稀拉拉长着不多的几株古松,无数人面鸠站在山崖上,摩肩接踵,高低错落,瞪大眼珠默默注视着入侵者,神情木然。

  棲厉指着大山道:“此山名为杜节,山腹中空,有甬道相通,乃吾辈埋骨之地,天长日久,阴气郁积,上师所指阴地,可是此处”

  魏十七不置可否,道:“先看看再说。”

  棲厉回头望望熊七力,道:“阴气侵人,有碍修行,诸位是在此等候,还是一同前往”

  熊七力犹豫了一下,眼神闪烁,不敢自专,魏十七道:“族长可与儿郎在此等候,多则半月,少则数日,吾去去就回。”

  熊七力扫了三力一眼,后者会意,抢上前去低声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人面鸠是妖卫出身,狡诈多变,上师小心在意。”

  虽是低声,棲厉却一一听在耳中,他暗自苦笑,那凶人如此厉害,就算他有贰心,又能耐他何

  魏十七不置可否,自顾自朝杜节山走去,棲厉命族人好生招待铁爪部的贵客,匆匆追了上去。

  一头人面鸠排众而出,吆吆喝喝,命族人取来酒肉,肉有虎肉、熊肉、鹿肉三种,酒是粗劣的杂果酒,装在大大小小的坛子里,熊七力闻到酒香,按捺不住,喉结上下滚动,咽了一大口馋涎,迫不及待拍去泥封,咕咚咕咚灌下数口。

  铁爪部的熊精不会酿酒,日常喝几碗掺了蜂蜜的山泉水,就以为是莫大的享用,杂果酒虽是劣酒,对他们来说却无异于醇醪佳酿,熊七力呵呵大笑,看那些丑陋不堪的人面鸠,也觉得顺眼起来。

  不过他终究心存戒备,约束儿郎们只得尝些滋味,不得大醉。

  tags: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