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六节 杂学小道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十七上前见过兰真人,心中一定。请大家搜索&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抱大腿这种事,做多了固然膈应得慌,但形势逼人,命运并非时时刻刻掌握在自己手里,在获得足够的力量之前,说敷衍也好,借势也好,他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不能露出丝毫桀骜。

  更何况,平心而论,到目前为止,兰真人对他还不错。

  兰真人脸上似笑非笑,这个“下界逃奴”总是时不时带来意外的惊喜,这一回连她都坐不住了,匆匆遣出一具分身,到鬼窟走上一趟。这种有所期待的雀跃心情,已经多少年没有过了

  她一双妙目上下打量着魏十七,伸出食指,虚点他腋下魂眼,天澜真人的精魂竟不受控制,从魂眼中飘出,负手而立,面无表情,兰真人明明近在咫尺,却视若不见。

  她叹息道:“炼魂神兵,神兵炼魂,从此人天两隔,再也回不来了。你把天澜真人的魂魄拘入魂眼,泯灭了神智,这件事可是犯了斜月三星洞的大忌,要是被人看出端倪,祸事不小”

  债多不愁,虱多不痒,都得罪大象真人了,还在乎这些小罪过么魏十七苦笑道:“这个考虑不周,还望真人包涵一二”

  兰真人挥手将天澜真人的魂魄送回魂眼,轻笑道:“我包涵你无妨,只怕有人不肯。”

  魏十七听着这话不大对劲,忽见虚空之中又漾起一串涟漪,一个陌生的女冠举步踏入小界,星眸迷离,风姿绰约,行动之际透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慵懒,似乎心有所系,不在此处。

  兰真人微微欠身道:“这位是我的师姐梅真人,她性情有些冷,不爱说话,并非瞧不起你。”

  “不敢”魏十七心头一跳,区区一个无主的小界,竟然引来了广济洞梅、兰二位真人,其中到底有何玄机,他心中痒痒的。

  兰真人问道:“梅师姐远道而来,可曾会过那翟爻了”

  梅真人启朱唇,扣玉齿,曼声道:“海边匆匆一晤,劝说他回去了。”

  “他也是识趣的人,不跟梅师姐争什么。”

  “念在当年的一点情分,礼让三分,也不算什么。师妹不妨宽心,此事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  二人随**谈了几句,话中隐含的讯息,让魏开眼界。兰真人提到的“翟爻”,想必是千都城的厉害人物,不,极有可能是千都城主本人,梅真人的“劝说”,不管是折服还是情分,翟爻答应退让,卖了一个大面子,“此事到此为止”,隐含着对他这个“下界逃奴”置若罔闻的意思,翟羿也好,扈大郎也好,所有的知情者,翟爻都会让他们闭口不提。

  梅真人到底是何许样人物,连兰真人都对她客气有加这客气里,分明还夹杂着忌惮和疏离。

  女人哪

  兰真人转向魏十七,道了句:“如此,你且在前引路。”

  魏十七答应一声,当先踏入月洞门,二位真人随后便至。鬼窟之中暗淡无光,阴风寒毒肆虐,兰真人扫了白骨之门一眼,“咦”了一声,似乎有些吃不准,道:“这是噬尾灵蛇的骨骸”

  梅真人道:“龙泽噬尾蛇,大瀛洲早已灭绝数千年了。”

  魏十七闻言心中一动,龙泽噬尾蛇,龙泽巴蛇,果然有几分关系,当初他的感觉无误,这噬尾蛇继承了巴蛇的一些血脉,只怕还是远亲一族。

  “以噬尾蛇为出入门户,这种手段冷僻得紧。”

  “却瞒不过梅师姐”

  梅真人低头沉吟良久,双手结了个法诀,在骸骨上轻轻一点,噬尾蛇眼中闪过一抹赤芒,“哗啦”松开长尾,就地盘作一团,将头骨埋在躯干下。鬼窟的门户就此紧闭,纵有知情人,也无法轻易打开。

  兰真人拊掌笑道:“师姐果然博学,连这般冷僻的手段都知之甚详”

  梅真人淡淡道:“杂学小道,于修行无益,若非分心旁骛,何至于让静昀真人专美于前。”

  此言既非夸耀,也无惋惜,只是叙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,梅真人清冷的性子,由此可见一斑,兰真人暗暗叹息,李静昀踏入大象境,打破了斜月三星洞旧有的平衡,树欲静而风不止,梅师姐欲求淡泊,只怕也不可得。

  她看了魏十七一眼,言简意赅吩咐道:“先到天澜真人陨落之地看看吧。”

  魏十七打了个唿哨,数息后,独角阴马御风而至,抬头见到两位真人,前蹄一软,踉踉跄跄,几乎滚落在地。

  兰真人颔首道:“降伏了一匹阴马,不错,尚有几分灵性。”

  独角阴马畏畏缩缩,耷拉着脑袋小步奔到魏十七身后,不敢拿马眼去看。魏十七拍拍它的脖颈,在它耳边嘀咕了几句,抬头道:“老马识途,请二位真人随我来。”说着,牵起缰绳往前行去。

  兰真人道:“此马御风而行,甚是快捷,你且上马在前引路,无须放慢马速。”

  魏十七知道她二人有通天彻地之能,当下告罪一声,翻身上马,脚跟轻踢马腹,独角阴马长嘶一声,泼开四蹄,驾阴风而去。

  兰真人从袖中取出一物,往下一抛,“噗”的一声,化作一头木刻的飞凫,她曲起小腿,理顺衣袂,斯斯文文侧坐于背,飞凫振翅腾空,追着阴马而去,飞得极其稳当,梅真人足尖点地,脚下云雾丛生,将身躯稳稳托起,紧随其后。

  魏十七按捺不住好奇,偷偷回头张望了一眼,木刻飞凫也就罢了,终究是假借外物,梅真人驾云而来,却是极为罕见,在他的印象里,剑修御剑,器修祭器,符修催符,这是才是常理,唯有妖族才能凭一己之力,腾云驾雾,莫非那梅真人并非人身

  独角阴马风驰电掣,在荒野之中鼓风而去,一路无人阻挡,顺顺当当来到了牛乙与天澜真人大战之地。魏十七翻身下马,牵着缰绳行了数十步,只见起伏的丘陵间,残缺不全的青牛尸骸,破损的七翎冥火扇,崩坏的九阴白骨塔,都静悄悄躺在原地,正如同他离开时一样。

  梅真人静静看了片刻,道:“牛乙的尸身可是被什么东西啃食了”

  魏十七脸色有些尴尬,讪讪道:“这个那个是我不好,腹中太过饥馁,吃了点牛肉”

  梅真人似乎只是随口一问,并未放在心上,她向兰真人道:“师妹所言不差,果然是昆吾洞的天澜真人。”

  兰真人道:“天澜真人的魂魄已被他拘入魂眼,神智尽灭,梅师姐觉得如何处置才是”

  梅真人这才第一次正眼审视魏十七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