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十九节 魔气托物化形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越逼近山脉,感受得越发真切,澎湃阴气来自山后,寒毒从崖石缝隙涌起,在山巅混为一体。

  魏十七精神一振,只需越过山脉,寻得阴气的源头,就足以供秦贞修炼所需,平稳度过那最艰难的“阳雷关”。

  阳雷关后,就是一片坦途了。

  兰真人立于凫背,迎着扑面而来的阴风与寒毒,恍若不察,魏十七一个大男人躲在她身后,颇有几分“吃软饭”的感觉,心里怪怪的。他身材比兰真人高了不少,目光越过乌黑的发髻,投向峰峦起伏的山脉,一本正经,不曾稍稍偏移。嗅着若有若无的体香,心中痒痒的,魏十七克制冲动,不去打量她的身段容饰,生怕被真人察觉,惹祸上身。

  不过就视线的余光所及,她真是个风姿绰约的美人儿。

  山峦近在眼前,飞凫忽然收住去势,滑行了数丈,悬停于空中,不远处的梅真人亦停下云雾,静静注视着眼前的异动。

  山坳之中,一具空荡荡破道袍晃晃悠悠飘起,黑气氤氲,渐渐凝成人形,面目肌肤一片模糊,空洞的双眸燃起两团冥火,一忽儿飞腾,一忽儿收拢,沉默不语,挡住了去路。

  魏十七一直在思量,比天澜真人更厉害,会是怎样的存在,此刻心下了然,原来镇守这第四层寒毒山脉的,竟然是一团魔气。

  天澜道人肉身崩坏,逃出魂魄,为保全一点灵性,不至于形神俱灭,狠心投入天魔麾下,奉其为主,修成鬼道,镇魔塔,神火扇,百相袍,斜月三星洞传下的三件法宝,经魔气点染,炼成真阴器,亦生出一点“魔性”。千都城牛乙闯入鬼窟,天澜道人与他激战,一塔一扇俱毁,百相袍无恙,趁机逃回寒毒山脉,与魔气合体,现身阻拦二位真人。

  兰真人微微侧过脸,问道:“就是那件道袍”

  魏十七凝神看了几眼,道:“没错,正是此物。”

  那道袍并非斜月三星洞授下的法宝,不见诸图册,乃天澜真人自炼,兰真人看着眼生,她冷冷哼了一声,道:“魔气托物化形,天魔遗下的伎俩,也仅限于此了”

  魏十七在下界与天魔打过交道,略知一些根底,又生怕贸然出言,违了兰真人的心意,犹豫片刻,欲言又止。

  “你想说什么”

  “呃魔气点染法宝,防不胜防,真人自是不惧,在下修为浅薄,碍手碍脚,是否要暂避一二”

  兰真人道:“无妨,你且在这飞凫上观战,有梅师姐出手,足以镇压魔气。”

  二人的一番对话,梅真人一一听在耳中,魏十七意有所指,委婉提醒她小心魔气,却是老成之语。她们这一辈并未经历剿灭天魔的苦战,斜月三星洞上下,得以生还的当事人寥寥无几,且讳莫如深,多在小界闭关修养,难得一见。二位显圣真人联手,对付天魔遗下的些许魔气,固然无倾覆之虞,但能少些折损,终究是好事。

  她原有几件镇魔的法宝,此刻也不急于出手,于是试探着弹出一枚诛心玉符,红芒稍纵即逝,甫一离手,下一刻便击中道袍,如中败絮,不等符箓发力,一缕黑气已钻入符中,略一转,便将玉符占为己有。那化形魔气张开大嘴,阴风刮过喉咙,嘶嘶作响,玉符浮现扭曲的魔纹,蓦地电射而返。

  心神与玉符的一线联系嘎然中断,梅真人早有防备,双眉一皱,身前真元鼓荡,诛心玉符遁速骤缓,被真元一刮,化作齑粉散落空中。

  化形魔气似乎知道对手的厉害,也不主动出击,不停变换着轮廓,只管挡住去路。

  天魔的手段果然诡异,若不知对手的底细,一出手便是厉害的法宝,为魔气点染,即便夺回来也不堪大用梅真人心念数转,已有了主意,抬腕祭起白骨镇魔塔,晃一晃,朝化形魔气当头压去。

  白骨镇魔塔早被魔气里里外外洗炼过一遍,其中更是暗藏了三处隐秘的关窍,留作后手,化形魔气伸手一搭,胳膊化作一抹黑气,尽数钻入镇魔塔内,森森白骨顿时浮现出无数魔纹,转瞬蜕化为一件魔器。

  魔器甫成,将发未发,一轮赤日即从塔底落下,端端正正罩在化形魔气头顶,光热无穷无尽,如消融冰雪,黑气刹那间损耗了小半,急忙往下逃脱,道袍顺势反卷而上,将赤日的威力略一阻挡,镇魔塔旋即往下一落,将道袍和赤日一并吸入塔内。

  失去了所托之物,魔气形同一团滚动的云雾,无形无质,不敢恋战,投寒毒山脉而去。梅真人伸手一招,一道符召从空中冉冉飘落,无风自燃,雷声隆隆不绝,响彻天地,电光如无数蛟龙,张牙舞爪,将魔气团团围住,你一口我一口,将其逐一蚕食。

  这一道符召,乃是广济洞秘传的九霄神雷符,虽只能用上一次,最是厉害不过,魔气左冲右突,处处碰壁,被电光一合,顿时灰飞烟灭,消散于无形。

  百相袍片片破裂,镇魔塔“咯咯”乱响,魔纹变幻紊乱,不成形状,一轮赤日挣脱重重束缚,猛地跳将出来,将残留的魔气一扫而空,照亮了黑黝黝的寒毒山脉。

  魏十七一一看在眼里,梅真人将大日宝符至于镇魔塔内,攻其不备,抢得先机,又以九霄神雷符,灭了天魔遗下的一团魔气,举重若轻,游刃有余,显圣真人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若他孤身到此,为魔气所阻,没奈何,只能仓皇逃窜,万不是对手。究其根本,魔气点染无影无踪,寻常的手段根本不顶用,也幸好来的是广济洞的符修,符箓一旦催动,驱使天地灵气克敌,无形无质,魔气无从点染,为其所制,换成无垢洞的剑修,昆吾洞的器修,就要多费一番手脚了。

  不过有一个念头缠绕着心间,挥之不去,若来的是静昀真人,又会如何大象真人,只怕看上一眼,魔气便湮灭了

  大日宝符一出,镇魔塔和百相袍当即四分五裂,化作灰烬,梅真人将宝符收回,低头寻思,这魔气着实棘手,不知天魔在大瀛洲逞威之时,又是怎样一番光景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