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节 滔滔冥河水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21:55:15 源网站:笔趣阁biquyun
  魔气即灭,前路再无阻挡,梅、兰二位真人越过连绵起伏的山脉,溯阴气源头而去。 寒毒从山崖缝隙喷薄而出,那木刻飞凫不知是何仙家法宝,双翅一扑,便将寒毒远远扇开,不得近身。一开始魏十七还担心群山之中会有什么潜在的危机,小心提防着,转念一想,有显圣真人压阵,哪轮得到他来操这份闲心,反正立于兰真人身后也不能乱瞅,他干脆放松下来,低头看些鬼窟的景致。

  鬼窟小界的布局像个切开的洋葱,一层层向外扩展,第四层寒毒山脉过后,远远望见一道白线,东西横亘,将山脉环绕,飞近了才看清,竟是条一眼望不到头的大河,烟波浩渺,浊浪汹涌,阴气蒸腾而出,鼓荡不休,滚滚涌向山脉,如天河倒悬,势不可挡。

  兰真人怔了怔,忽然记起一事,心中又惊又喜,忙催动飞凫追上梅真人,道:“师姐,这莫不是……莫不是……”

  梅真人望着茫茫大河,微微动容,叹息道:“不错,这是大瀛洲七绝地之一的冥河,没想到竟在这小界中!”

  滔滔冥河水,十万鬼阴兵。当年天魔宇文始如流星般崛起,以区区一己之力,广植羽翼,率大军横扫大瀛洲,顺之则昌逆之则亡,天妖修士无不引以为大敌,暗中猜测他已将冥河占为己有,否则的话断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聚集起大军,成为心腹之患。但直到天魔溃败,被封印在混沌一气洞天锁内,都未能找到冥河所在,甚至有人怀疑,冥河已被天魔炼入体内,携往下界。

  现在一切都明白了,冥河竟藏于鬼窟小界中,无人知,无人晓,静静流淌了数万年。在千都界图上,鬼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点,一处无益修炼的恶界,不知多少人悄悄来过,为阴风寒毒所阻,一无所获,又悄悄离开,与冥河擦肩而过。直到天魔宇文始闯入此界,一路披荆斩棘,把握机缘,炼化“界碑”,成为鬼窟之主,从此冥河在手,横空出世。

  时焉?运焉?命焉?

  梅真人心中感慨万千,她看了师妹一眼,冥河实在太过要紧,凭她二人,只怕难以独占,极昼城胡不归若知晓,第一个不答应,唯有大象真人李静昀亲自坐镇于此,才可打消众人的觊觎,为斜月三星洞拿下此界。

  就这样把冥河交与静昀真人,师妹会甘心吗?

  兰真人望着阴气弥漫的冥河,久久不曾开口,梅真人也不催促她,这是艰难的抉择,她有些好奇,师妹会不会利令智昏?

  魏十七立于凫尾,暗暗将通窍石藏于掌心,丝丝缕缕汲取阴气,注入石中,秦贞只觉这一缕阴气精纯至极,炼化少许,便及得上十日之功,精神顿为之一振。

  兰真人低头思忖了良久,忽然展颜一笑,道:“我斜月三星洞又多一小界,可喜可贺,冥河当为吾辈共有,非一人之私藏,如何处置,还需师门长辈拿主意。”

  梅真人微笑道:“师妹所言极是。”

  兰真人眼中精芒闪动,轻描淡写道:“千都城主只道小界无主,鬼窟乃恶界,多争亦无益,不如做个人情,让与师姐,想来他一时半刻也不知底细——师姐,难得有机会一睹冥河真颜,你我何不联袂探上一探?”

  梅真人明白她的心意,冥河固然要献与师门,但在此之前,何不先取些好处,也不枉这一番奔波。她亦有此意,颔首道:“此言甚当。”

  兰真人略一踌躇,回头叮嘱魏十七道:“冥河之下危机重重,你修为尚浅,且在此等候,切勿远离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此地阴气精纯,修炼鬼道一日千里,你豢养的那个女鬼资质平平,所习功法亦粗陋不堪,难以为继,我传你一篇要诀,若她能度过阳雷关,依法修炼,或可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  她素手一扬,将一根乌沉沉的木简掷入魏十七手中,足尖轻点凫背,那木刻飞凫猛一甩尾,扭身抛下魏十七,振翅投冥河而去。

  梅真人身影一晃,亦站于凫背之上,轻笑道:“乌木鬼王诀得来不易,你倒舍得?”

  兰真人从发髻取下一根玉簪,式样古朴,青光盈盈,层层叠叠不知铭刻了多少重禁制,细若游丝,五色光华流动不息。她将玉簪轻轻一划,冥河顿时沸腾鼓荡,白浪滔天,从中豁然分开,现出一条深不见底的通道。

  兰真人按下飞凫,箭一般投入冥河,“那女鬼是魏十七下界的师妹,舍了肉身,随他来到此界,不离不弃,其情可悯。她曾得高人指点,将魂魄与通窍石相合,以避阳雷。师姐,你觉得是谁人在指点她?”

  梅真人抛出金轮宝符,为师妹分担部分冥水压力,“避雷术生僻得紧,此界也不多见,看来静昀真人所言不虚,那魏十七确与天魔有染。”

  兰真人低低笑道:“是啊,这样才有意思……师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  二人共踏一凫,转瞬没入冥河之中,河水倏然合拢,平复如初。

  魏十七双足落地,目送二位真人离去,低头细看乌木简,竟只有“乌木鬼王诀”五个篆字,功法不落一字,翻来覆去看不出什么玄妙。他想了片刻,哑然失笑,兰真人这是在他鼻子前挂了一根胡萝卜,看得见吃不着,吊住他的胃口。她倒看得分明,知道秦贞在他心中的分量。

  念及秦贞,魏十七将她从通窍石中唤出,细看容颜,得冥河之畔阴气滋润,她神采奕奕,连带身形都稳固了几分,一颦一笑,宛然生前。

  秦贞嘴角噙着笑,道:“这是在哪里?已经过去多久了?几天?几个月?还是几年?”

  “数十日而已,我们还在鬼窟中,暂时不会离开。你觉得在此修炼如何?”魏十七伸手摸摸她的脸,触手感到些许形质,心中颇为欣喜。

  秦贞呼吸着弥漫四野的阴气,嫣然一笑,低声道:“这里很好,不能再好了……”

  “那是冥河,鬼窟的边界,机会难得,你先汲取阴气依法修炼,待到突破了‘阳雷关’,再改练此诀。”魏十七晃了晃手中的乌木简,“显圣真人赐下的要诀,想来不会是寻常货色……”

  秦贞曲起小指,将垂下的散发勾到耳后,道: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

  本书来自 :bkhl2222042inex.hl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