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六十八节 泣血蒸骨沥神丹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长幼有序,陆炎之后,轮到了陆觞。

  陆觞挑选的“操刀手”并非外援,而是他倚为左臂右膀的手下计白额。计白额虎头人身,双眸炯炯有神,身躯结实而精干,在雪狼族内,他一向沉默寡言,不显山不露水,给人以木讷的印象,谁都没料到,陆觞会把他推到人前。

  计白额穿了一件无袖的老羊皮袄,胳膊裸露在外,腰间缠了一条布带,两手空空,什么都没带。陆继对他知根知底,不等陆觞开口,先道:“计白额,你且挑一件利器吧。”

  他从腰间解下一只储物袋,松开系绳,微微张开袋口。计白额举步上前,躬身行礼,将手伸入袋中摸索了一阵,取出一根粗如儿臂的铜钎,三尺来长,尖头拧成螺旋状,光可鉴人,末端缠了半尺长的粗麻,被鲜血浸渍,染上了一层暗红。

  魏十七下意识菊花一紧,暗想:“那厮想要干什么”

  陆炎微微皱起眉头,计白额显然是临时起意,选了这根嗜血铜钎,看来他是要从海河马脊背上的创口下手了。

  计白额提着铜钎,飞身跃下礁石,中规中矩一路跳到海底,泼开双腿朝海河马奔去。与千年不坏的巨兽相比,他如同一只渺小的蝼蚁,手脚并用,费力地攀上肉山,来到翟广奋力破开的创口旁。

  低头望去,创口只有一虎口大小,缓缓蠕动,深不见底。计白额毫不犹豫,高高举起铜钎,看准位置,狠狠捅了下去。

  螺旋状的尖头没入半截,计白额用足了力气,脸涨得通红,双脚腾空,兀自不得寸进。围观的长老窃窃私语,显然对他的丑态颇为不满,当着极昼城千都城来客的面,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嘛看看人家翟广那惊艳一刀,纵然无功而返,也不失了体面,再看看自家养的计白额,啧啧

  计白额摇撼了一阵,松开双手,脱下老羊皮袄,露出并不算雄壮的胸膛,活动一下筋骨,将羊皮一条条撕下,紧紧缠在右脚掌上,绕了一层又一层,不慌不忙,不紧不慢,足足花了一炷香工夫,才准备妥当。

  魏十七目视陆崖,暗含询问之意,后者亦满怀困惑,不知二兄遣计白额出手,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计白额蛮力惊人,这不是什么秘密,当然,“冠绝荒北城”云云,却是有些夸张了,妖帅以下,或许罕遇敌手,但“天生神力”毕竟不能与炼魂神兵真身相提并论,二兄凭什么认为,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妖奴,可以压过千都城翟广一头,成其未竟之功

  计白额从腰带中翻出一颗小小的丸药,黝黑腥臭,细如绿豆,他托在掌心看了一阵,仰头丢入口中,囫囵吞下肚去。丸药滚入腹中,瞬息融化,一股霸道的热力充斥四肢,毛孔开张,热气腾腾,计白额虎吼一声,后背倏地飞出一头大虫的虚影,吊睛白额,胁插双翅,竟是一头罕见的飞天白虎。

  陆崖不禁摇摇头,低声道:“二兄以药力催动飞天白虎的血脉,本钱下得不小”

  魏十七问道:“那丸药很难得”

  陆崖道:“那是天妖遗下的东西,有个很长很古怪的名目,叫做泣血蒸骨沥神丹,荒北城上下统共也没有几粒,用在计白额身上,可惜了。而且此丹药力太过霸道,计白额驾驭不了,只怕散功后要大病一场,不调养个一年半载,站都站不起来。”

  飞天白虎无声地咆哮了数声,双眸骤然亮起,将翅膀一拍,返身扑下,钻入计白额体内。计白额深深吸了口气,身形暴涨,化作一个七八丈高的巨人,抬起右脚掌狠狠踏下。

  缠在脚掌上老羊皮亦非凡物,竟然不破不裂,铜钎猛地往下一沉,没入半尺,随即反弹回来,力量大得惊人。计白额咬牙切齿,暴喝一声,拼尽全力一踏,铜钎末端顿时穿过羊皮,戳透脚背,鲜血涌流而出,尽数被吸去,没有一滴散失。脚掌、脚踝、小腿、大腿,原本粗壮的右腿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干瘪下去,皮包骨头,惨不忍睹,铜钎吸足了精血,缓缓旋转,离开计白额的脚背,坚定地钻入海妖尸身中。

  计白额单脚跳着避让在一旁,泣血蒸骨沥神丹的药力如潮水般退去,鼓胀的身躯缩回原状,他一屁股跌坐在肉山上,天旋地转,气喘吁吁,脸色因失血而惨白,眼眶深陷,双眸神采涣散,心神亦有些恍惚。

  以泣血蒸骨沥神丹凝聚血脉之力,以飞天白虎的精血催动嗜血铜钎,这就是陆觞打的如意算盘,单论血脉,荒北城中当然有更好的选择,比如说城主禁锢的那头天妖雪狐,比如说三大豪族的直系子弟,但动他们的精血无异于白日做梦,退而求其次,只好牺牲计白额了。

  肉山在颤抖,嗜血铜钎沿着冷艳锯破开的创口,越钻越深,海河马的皮肉不知多厚,仿佛没有尽头,在飞天白虎的精血耗尽前一刻,铜钎终于触及到一滴海妖鲜血。一滴血中蕴含的妖元竟是如此充沛,嗜血铜钎嗡嗡而鸣,一下子胀大了十余倍,海河马脊背上的创口猛地绽裂,破开一道丈许长的伤口。

  陆觞一拍大腿,兴奋道:“成了”

  计白额亦松了口气,他挣扎着站起来,腰腿忽然一软,从肉山上骨碌碌滚落。儿子的手下人不同于千都城远道而来的贵客,自然不用陆继亲自出手,雪狼族的一名长老飞身上前,将计白额带回礁石上。

  嗜血铜钎在海妖的尸身内缓缓游走,不断追逐吞噬着精血,伤口越裂越长,越裂越深,陆继按捺不住心中的暗喜,陆觞虽然有取巧之嫌,但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,总算也说得过去。

  肉山似乎不堪铜钎吞噬,颤抖得愈来愈厉害,数息后,“啵”一声巨响,嗜血铜钎从创口高高飞起,急剧缩小,横掠数十丈,不偏不倚,正跌在了陆觞脚下,声响有些不对劲。

  陆觞脸色微变,抬头望去,只见海河马脊背上的伤口弥合如初,毫发无损,低头看时,嗜血铜钎早已四分五裂,碎成大大小小的铜屑。

  陆继心中一沉,叹息不已,人算不如天算,他只希望陆腾请来的“操刀手”同样铩羽而归。

  2222042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