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七十一节 他是魏十七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傅翮挥动右臂,衣袖刷地卷起,右腕光秃秃没有手腕,臂骨之中嵌着五根锁链,呛啷作响,张牙舞爪扑向海河马的尸身,绵延不绝,似乎永无穷尽。

  锁链越过数十丈距离,一头扎进肉山中,其中一根卷住嗜血铜钎,从血肉中生生拔起,其余四根循着生人的气息追踪而去,无移时工夫便发觉了魏十七。

  魏十七堪堪将又一道精魂炼化,双目幽深似海,鼻翼张翕,似乎心神远系天涯,不在此间。锁链将他四肢牢牢缠住,越绞越紧,奋力一拔,将他从肉山深处拽了出来。傅翮张开利喙嘎嘎而鸣,锁链一收,欲将他拖回岸边,魏十七森然望了他一眼,强行圈转右臂,屠龙真阴刀掠过,将四条锁链齐齐斩断,稳稳落于肉山上。

  锁链与傅翮心血相连,断口处竟渗出鲜血,淋漓不绝,傅翮尖叫一声,目眦欲裂,抡起嗜血铜钎,向魏十七夹头夹脑砸去。魏十七一刀挥起,正中铜钎,“当”一声巨响,冉冉不绝,嗜血铜钎剧烈颤动,鸣声愈来愈尖细,刺得人心烦意乱。

  下一刻,铜钎不堪重击,碎成无数铜屑,魏十七得势不饶人,又一刀挥出,将仅剩的一根锁链斩断。傅翮脸色煞白,右臂无力地垂下来,锁链像软搭搭的蛇蜕,蔫头蔫脑缩回臂骨中。

  翟广摇摇头,忍不住嘀咕道:“以本命物迎击真阴器,这不是送羊入虎口么”

  傅翮满口钢牙咬得咯咯响,他应陆腾之请来到荒北城,当了一回看客,心中颇为郁闷,本意只打算教训一下韩木,不想对方毫不留情,仗着“真阴器”犀利无匹,竟将他的本命法宝“大罗天星链”斩断,吃了个大亏。盛怒之下,傅翮正待现出原形,陆腾伸手拉住他,低声道:“傅兄切莫冲动”

  傅翮扭转头,瞪了他一眼,声音从嗓子眼一丝丝挤出来:“你要护着他”

  “傅兄何出此言,不过此人”陆腾的声音轻若蚊吟,“还能生离此界么”

  陆崖高声呼喝,命魏十七速速回转,哪知他不理不睬,翻身跳入肉山中,置若罔闻。陆崖如堕冰窟,一颗心冰凉,当机立断,双膝一曲跪在陆冕跟前,向族长请罪。

  陆继恨恨道:“识人不明,受人蒙蔽,那厮究竟是什么来头”

  陆崖一声不吭,只顾向族长磕头,咚咚有声,眉心破开一道口子,露出白骨,宛如第三只竖眼。

  陆冕若有所思,挥挥手道:“起来吧,站到一边去”

  陆崖不敢违逆,乖乖爬起身,耷拉着脑袋退到一旁,低眉顺眼,忍受着种种幸灾乐祸的目光,心中忐忑不安。

  陆继踏上半步,道:“那韩木如何处置,还请族长示下”

  陆冕尚未开口,却听“哗啦”一声,海河马的尸身居中分开,血肉脏腑坍向两边,如同山岳倾倒,一道血光冲天而起,数道黑烟夺路而出,四散奔逃。魏十七手持一柄黑沉沉的怪刀,形同鬼魅,左扑右挡,将黑烟尽数吸入鼻中,这才坠落在血湖中,沉没无踪。

  陆冕眼皮跳动,心底腾起一阵莫名的惶恐,他隐约记起了要紧的东西,又空荡荡什么都抓不住。陆继见他心神不宁,迟迟没有开口,心中焦急万分,连着催了数遍,陆冕却始终默不吱声。

  远来是客,翟广虽然觉得技痒,有心跟领教一下“真阴器”的厉害,终究不便越俎代庖,傅翮却没这许多忌讳,出言嘲讽道:“你等还在犹豫什么莫不是怕了那小子不成”

 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陆冕,唯族长马首是瞻,陆冕脸色越来越凝重,忽然问道:“那韩木的血脉出自哪里”

  陆崖吓了一跳,下意识答道:“噬尾蛇,他自称是噬尾蛇的后裔,身上的气息的确是龙蛇之属。”

  翟广皱起眉头,他似乎听说过“噬尾蛇”,那是极遥远的记忆了,一时半刻想不起来。

  陆冕沉吟片刻,眼中神光一闪,故作镇定道:“嗯,赖韩木之力,一举肢解海妖,亦是可喜可贺的大事,此时不宜轻举妄动,何不静观其变,一睹盛况”

  这番话说得没头没脑,陆继却听出了言外之意,族长分明对那韩木颇为忌惮,不欲与其撕破脸。他暗暗心惊,急忙安抚下陆炎陆觞二子,不让他们乱说话。

  傅翮嗤之以鼻,被陆腾连使眼色,总算把话咽回了肚子里。

  众人驻足观望,等了约摸一个时辰,血湖汩汩有声,微微沸腾,只响了数声,鲜血便倒卷而起,氤氲蒸腾,遮天蔽日,刹那间消失无踪。坍塌的肉山中,一人衣袂飘飘,一步步走来,出淤泥而不染,周身不曾沾上半点血渍,脸上无喜无悲,口中念偈道:“混沌从来不记年,各将妙道补真全。当时未有星河斗,先有吾党后有天。”

  这四句话耳熟能详,发自内心,他深深觉得,自己并非是没有根脚的人。他从下界来,出自“混沌一气洞天锁”,他是魏十七。

  奋起余力,斩断海河马的脊椎,扑入脏腑之中,将其心脏一刀剖开。伫立千年,死而不僵的尸身豁然中分,禁锢于体内的魂魄尽数逃出,被他一一吸入腹中。

  他所料不差,盲海小界中的这具海妖尸身,正是当年陨落在荒北城下的海河马王,临死之际,它施展莫大神通,将殊死相搏的天妖妖卫一口吞下,以肉身为炉,自爆妖丹,不惜魂飞魄散,亦要重创强敌。

  海河马王的肉身是熔炉,亦是囚笼,身死道消后,肉身不腐不坏,隔绝阳气,赑屃、猲狙、狴犴、盲熊、独角雪花蟒、菊文磐石蝎、飞天白虎幸存下来,魂魄得以苟延残喘,随着时间推移,渐渐湮灭了意识,不复有往日的豪情。

  魏十七以屠龙真阴刀剖开海河马王的尸体,将这些魂魄尽数吸入腹中,一一炼化,天澜真人得魂魄碎片滋养,不断壮大,终于突破瓶颈,更上层楼,堪堪压过黑龙一线。

  强弱不再悬殊,太阿不再倒持,颅顶六翅水蛇,后颈黑龙,右臂腋下天澜真人,脐上三分重明鸟,左腿膝弯穿山甲,一主四辅,精魂相辅相成,融为一体。败而后成,破而后立,他脱胎换骨,重新铸就了五方破晓神兵真身。

  2222042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