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八十二节 一语惊醒梦中人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魏十七身陷重围,却了无惧色,他再度将身形一晃,幻化出无数虚影,重重叠叠,看不清刀锋所指。 许馗和沈银珠着意戒备,却见一抹黑蒙蒙的刀光直奔田三白而去,不约而同放下心来,相视一笑。

  刀光游弋不定,寻隙而入,田三白怒吼连连,忙将玉筋吸入鼻内,催动心法,蚩尤法相缩至三尺大小,如流星赶月,扑入他怀中。凝神望去,却见对方身法如电,形同鬼魅,根本无从遏制,田三白只得祭起一把流光溢彩的珊瑚尺,全神贯注招架,皮肉松弛的老脸抖个不休,一忽儿心惊肉跳,一忽儿愁眉苦脸,一忽儿咬牙切齿。

  屠龙真阴刀鬼气森森,倏忽在前,倏忽在后,极尽腾挪变化之能事,杀得他吓出了一身冷汗,田三白叫苦不迭,百忙之中回头望了一眼,却见许馗和沈银珠袖手旁观,毫无相助之意,心中一阵恼怒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那珊瑚尺亦是一宗异宝,全力灌注妖元,放出丝丝五色毫光,阴气竟不得入。魏十七暗暗催动魂魄之力,将真阴刀紧了一紧,田三白毕竟伤势未愈,寿元无多,激战多时,早觉得内乏,妖元稍有不济,珊瑚尺竟被一斩为二。无奈之下,他顾不得后患无穷,张口喷出一枚妖丹,云雾缭绕,霞光万丈,抵住屠龙真阴刀,不惜耗费魄力,将阴气一点一滴消磨。

  蚩尤乃是罕见的一体双魂,妖丹之中蕴含着一道精魂,田三白舍得,魏十七却觉得可惜,他趁其不备,暗暗张开妖域,伸手一抹,竟将妖丹收去。这一手神通与残铁镜困住唐橐有异曲同工之妙,田三白以为对方亦藏了一宗洞天至宝,心中猛一沉,顾不得脸面,大叫道:“尔等坐视不理,意欲相助外人么”

  许馗终究心有不忍,暗地里寻思,“同是海妖一脉,也罢,且救他一救吧”当下抢上数步,祭起三头流星锤,雷光霍霍,车轮般滚滚砸去,不想眼前一花,却砸了个空。

  魏十七早有打算,借地行术遁走,下一刻已出现在沈银珠身后,他毫无怜香惜玉之意,一刀斩向她后颈,沈银珠顿时惊得花容失色,忙扬起七妙宝树一刷,魏十七扭身闪在一旁,五指如钩,将她左臂锁住,发力一拽,竟生生扯了下来。

  沈银珠尖叫一声,断臂朝七妙宝树一挥,宝树吸足了精血,瞬息涨大十倍,枝条暴起乱舞,有如神助,将魏十七牢牢缚住,一时半刻竟不得脱身。

  魏十七先掰断纤纤玉指,取走定渊鼓,随即弃了断臂,不遗余力催动破晓真身,颅顶,后颈,右臂腋下,脐上三分,左腿膝弯,五处魂眼亮若星辰,黑龙的气息暴涨,从七妙宝树的重重束缚下强行挣出,衣衫俱裂,倒刺在肌肤上留下无数细小的伤痕,转瞬愈合如初。

  荒北城上,雪狐神魂摇荡,如遭雷击。地渊黑龙,竟然是地渊黑龙,莫非他身兼黑龙与巴蛇二种血脉但黑龙巴蛇水火不容,又怎地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

  沈银珠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连断臂的痛楚都抛在了脑后,从七妙宝树的束缚下毫发无损地脱身,这凶徒难道会是另一个唐橐

  见沈银珠横遭重创,许馗出离愤怒,催动三头流星锤紧追不舍,田三白看出了机会,大叫一声,现出三头六臂八足的蚩尤原形,朝魏十七虚虚一抱,不令其地行逃脱。

  魏十七一刀挥出,阴气鼓荡,将铁链“铮”地斩断,三个流星锤彼此撞击,劈面狠狠砸来,他挥拳连击,觉得出手晦涩,颇有掣肘之感,虽然仗着神兵真身,将流星锤一一击碎,魄力却消耗极大。

  头顶上方骤然一暗,海妖王伏轮终于按捺不住,一条巨大的四足海蛇破空飞出,墨黑的毒液如江河不绝,劈头盖脸拍下,魏喝一声,摇动双肩猛一挣,田三白胸口一震,噔噔噔连退十来步,魏十七趁机遁入地下,七折八绕,从数十丈外跳出。

  田三白、许馗、伏轮面面相觑,锐气尽失。

  兔起鹘落,交手不过短短数息,魏十七觉得身心俱疲,后颈魂眼中的黑龙蠢蠢欲动,他当机立断,扭头朝海妖最密集的位置杀去,不拘粗细,以“食灵术”炼化魂魄,补益天澜真人的精魂,将黑龙再度压制下去。

  田三白心中好生诧异,三头海妖王联手,都未能留下对手,他明明不落下风,为何转向寻常海妖下手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,肚子里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

  沈银珠捂住断臂,脸色苍白,急道:“定渊鼓落入敌手,小心他趁机逃跑”

  一语惊醒梦中人,田三白恍然大悟,按说海妖不计其数,要杀就由他去杀,杀个三天三夜也杀不了多少,他们只管攻城就是了,但定渊鼓在他手中,却决不能任其从容逃遁不能放过他,追到天涯海角,也不能放过他

  许馗终于不再留手,九头齐出,放出法相,一条百丈长的七鳃鳗腾空飞起,口器开合,一圈圈一层层利齿蠕动,着地尽力一吸,将方圆数里内的海妖一口吸尽,连带雪原都齐齐削去丈许,露出了万载未变的的黝黑冻土。

  沈银珠双目半开半合,眼皮微微颤动,忽然松了口气,神情疲倦不堪,道:“定渊鼓在七鳃鳗法相的腹中,那凶徒未能逃脱”

  伏轮见大势已定,将身躯收起,跳下云端,化作一个精干大汉,瓮声瓮气道:“许道友何不催动法相之力,干脆将他给炼化了”

  田三白闻言心中一动,接口道:“这倒也是个法子,七鳃鳗无物不吞,无物不化,炼化区区一个妖奴,当不在话下”

  许馗将八个脑袋缩回体内,翻翻白眼,面无表情,沈银珠苦笑道:“只怕他未必肯老实”

  话音未落,田三白脸色惶恐不安,尖叫道:“那厮那厮把老夫的妖丹给吞了”蚩尤族一体双魂,一在丹田,一在妖丹,彼此遥遥呼应,同生共息,然而就在那一刹那,田三白分明失去了感应,冥冥中那一缕无形的羁绊,断了,断得干干净净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