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八十节 饮酒不如饮血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21:55:15 源网站:笔趣阁biquyun
  田三白似颠似狂,难以自制,唐橐搔搔后脑,嘀咕道:“这老东西,莫不是疯了?”

  擂动定渊鼓的巨人浑身油亮,汗如雨下,鼓声愈见低沉,又一名海妖王现出身形,大步上前,腿脚长,身躯长,头颈长,脑袋长,眼鼻口耳挤在一处,模样甚是怪异。请大家看最全!沈银珠颔首示意,比划了一个手势,对方张开嘴“呃呃”叫了两声,竟是个天生的哑巴,不会说话。

  魏十七对北海妖王甚是陌生,目视唐橐,似有询问之意。唐橐举起熟铜棍,指指那干瘦老者道:“蚩尤族妖王,田三白。”又指指那哑巴海妖,道:“七鳃鳗妖王,许馗。”

  魏十七随口问道:“有九个脑袋的那个?”

  唐橐呵呵笑道:“正是,不然怎么叫‘馗’呢!”

  田三白见亢珑儿一声不吭,死猪不怕开水烫,自己也觉得没趣,逞口舌之利有什么意思,要出千年前那口恶气,无过于血洗荒北城,将其夷为平地。他嘎嘎尖笑两声,神情一凛,阴恻恻道:“姓唐的,大军压境,一句话,降,还是不降?”

  唐橐哂笑道:“就凭你们两个?”

  鼓声低若蚊吟,却一声声敲在众人心头,天空骤然一暗,一条遮天蔽日的巨龙缓缓飞来,四足两翼,鄙睨下视,哼了一声,从鼻孔中喷出两道毒雾。

  七鳃鳗、海河马、四足海蛇、美人鱼、蚩尤五族,北海妖王一下子来了三头,唐橐身为一城之主,倒不得不思量一番,荒北城上下,除了那锋芒初现的“韩长老”外,再无第三人能独当妖王,一旦海妖群起攻城,后果不堪设想。但不战而降这种事,想都不用想,就算敌众我寡,满城妖奴尽皆陪葬,他也要杀个痛快淋漓。

  “酒来!”唐橐仰天大吼,声如洪钟。

  金三鼎早有准备,将一坛美酒掷了过去,唐橐随手接住,拍去泥封,“咕咚咕咚”仰头灌下肚,狠狠砸在城头,砸得碎片四溅,哈哈大笑道:“他奶奶的,痛快痛快!荒北城的烈酒,要尝一口吗?”这末了一句话,却是向魏十七所问。

  魏十七摇摇头,道:“饮酒不如饮血,不知北海妖王的血肉,是什么滋味!”

  唐橐翘起大拇指,喝彩道:“好,好,好!他奶奶的,有豪气,有杀气!”他将熟铜棍重重一顿,插入城头,回转身“噔噔噔”大步行去,一把推开申不豁身后的黝黑巨汉,将暗金锁链拽在手中,冲着雪狐道:“忍着点——”按住它的肩胛骨,灌注魂魄之力,奋力一抽,一分分从琵琶骨中拽了出来,血迹斑斑,逐一飞起,化作一头头形态各异的狐狸,口喷白霜,足履严霜,四散奔逃。

  亢珑儿纵声尖啸,神魂摇曳,痛苦万分,魏十七上前去,伸手在它头顶摸了摸,施展安魂术抚平魂魄,雪狐啸声嘎然而止,痛楚亦随之缓解,一双血红的眼眸望着魏十七,流露出感激之色。

  唐橐猛一发力,将最后一节锁链抽出,雪狐桎梏尽去,着地一滚,化作一个白衣女子,肤白如玉,面沉似水,伸手一指那黝黑巨汉,一头骨鹤的尖喙骤然探出,从他两腿之间刺入脏腑,将之前所收的蛇毒尽数吐出。那巨汉瘫倒在地,剧烈颤抖,喉咙口咯咯作响,哀求地望向申不豁,后者面无表情,暗暗叹息,却只将双手缩在袖中,坐视不理。

  金三鼎松了口气,他知道那黝黑巨汉乃是申不豁的心腹爱将,城主要借重雪狐之力,亢珑儿为那巨汉所辱,一朝脱身,先要杀他泄愤,也在情理之中,申不豁若出手阻拦,只会自讨没趣。事有轻重缓急,海妖大举逼境,生死存亡之际,得一强援,付出些许代价又有何妨!

  “嘎嘎嘎,亢珑儿,你打算怎么着?还站在仇敌一边?”

  亢珑儿眯起眼睛盯着田三白,神情变幻莫测,良久才低低道:“滚回海里去!”她的声音沙哑而粗砺,仿佛砂石滚动,别有一种摄人的魅力。

  田三白瞳孔收缩成针尖大小,又急速扩大,染上一层深蓝的海水之色,脚下波浪翻滚,向四面八方涌流不息。

  唐橐操起熟铜棍,飞上跳上高空,朝那巨龙般的大妖狠狠砸去。老太婆吃柿子,先挑软的捏,北海妖王中,数四足海蛇伏轮最为逊色,唐橐存了先下手为强的心思,有意将其一举剿杀,再腾出手来对付剩下的两个硬点子。

  伏轮咧开嘴,蛇眼中不无嘲讽,唐橐忽然心生警惕,急忙扭腰收住去势,却已经来不及了,四足海蛇庞大的身躯一阵扭曲,如水中影,镜中影,涣然溃散,一座洞天的入口豁然张开,将唐橐连人带棍一并吞没,随即化作一枚锈迹斑斑的铁镜,从空中坠落。

  田三白伸手一招,将铁镜摄入掌中,往袖内一塞,呵呵笑道:“山中一日,世间千年,等唐橐出来,荒北城早就夷为平地了!”

  寿元将近,时日无多,为了一洗千年前的败退之辱,彻骨之痛,田三白不惜将族人献与深海的大敌为食,换来一枚残破的洞天至宝,说动伏轮,施手段困住唐橐,只要唐橐一去,荒北城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娇滴滴任人欺侮。

  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,田三白兴奋起来,将渊海一角挪至高空,海水喷泻而下。

  一瞬间,魏十七有些踌躇,此时抽身而走,谅那一干“海虫子”也挡不住他,唐橐能许给他什么好处?那家伙自身都难保,更不用说其他了!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,金三鼎抢上前道:“极昼城主正在赶来的途中,一时半刻就能到!”

  大瀛七城,极昼为首,极昼城主胡不归,振臂一呼应者云集,血与火,压迫与反抗,失去的只是锁链,得到的是整个世界,天妖残部遁入混沌一气洞天锁,水火洗炼至宝,送入傅谛方,胡帅身边亲卫,陆黾洲羽族的强手……所有的线索都连接起来,魏十七幡然心动。

  念兹在兹,他一直想要的东西,终于有机会亲眼一见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