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九十二节 魔婴出世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姬樱牙齿“咯咯”打战,小脸铁青,杀意透入骨髓,浑身血液几乎冻结,生死一线,她没有旁的选择,只得挣扎着说道:“那是那是闵婆婆诞下的魔婴”

  话一出口,肤下顿时浮现出无数魔纹,如涟漪般晃动不休。

  魏十七怔了怔,觉得匪夷所思,嗤笑道:“诞下的魔婴跟谁”

  姬樱一咬牙,孤注一掷道:“没有谁,是主人遗下的天魔气,其中裹有一缕神念,闵婆婆以神念成孕,凝作婴儿,虽未破卵成形,却有主人的神通,追根溯源,我等皆为其所制,形同傀儡”她的声音越来越低,每说一个字,身上的魔纹便深了数分,蠕动不休,一股脑涌向心腹要害,姬樱惨然一笑,眼中流露出哀求之色。

  生命如此可贵,活着虽然艰难,她还不想死。

  魏十七探出食指,在姬樱眉心轻轻一点,黝黑的肌肤绽裂,一点血珠渗出,旋即被体内魔气点染,漆黑如墨,颤颤巍巍。魏十七弓起掌心,在她额头虚虚一按,不动声色张开妖域,将天魔气丝丝缕缕抽入域中,以禁制加以消解。血珠终于滚落脸庞,沸腾的魔纹旋即安定下来,姬樱如释重负,庆幸自己没有押错这生死攸关的一注。

  投桃报李,她主动坦言,低声道:“卵中的魔婴继承了主人的一缕神念,形同分身,只有找到主人被困之地,合而为一,才能功告圆满。这本是主人留下的一招后手,不知什么地方出了岔子,迟迟未能破卵而出,闵婆婆也闹不明白,只能守在这雪原之下,日以继夜看护,不敢稍离。”

  “主人谁是你的主人”

  “主人是当年横行大瀛洲的一代天魔,闵婆婆称他宇文大人。”

  魏十七轻轻吐了口气,果然是他,困在混沌一气洞天锁内的天魔宇文始。六星陨落,逃出一缕神念,寄于妖凤体内,为铁傀儡追杀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到最后不知所踪。果然是难缠的主,在此界也留下了一缕神念,托付给漏网的余孽,深藏于极北雪原,不见天日的地下,伺机翻盘。

  “那闵婆婆是什么来历”

  “她是主人的侍姬,对主人向来忠心耿耿,诞下魔婴时大费元气,容颜老去,变成了现在的模样。”

  魏十七点点头,又仔细盘问了许久,发觉姬樱所知相当有限。她本是此间的土著,雪原下的妖虫王之一,九节蚁蚁后,为闵婆婆降伏,受制于天魔气,不得不俯首称臣,供其驱使。好在魔婴始终未能出世,魔气的控制时松时紧,闵婆婆少不得这一得力手下,对她不无怀柔施恩,虽然多了一份拘束,但也学得一些诡异的神通手段,超出侪辈甚多。

  魔婴尚幼,天魔气不容浪费,闵婆婆挑选手下极为慎重,除了姬樱和裴丁外,尚有三头地下妖虫王,为其收集滋养之物,补气延命。彼辈神智虽开,却不及姬樱精细,只能干些粗活,闵婆婆也不甚看重,不许他们靠近魔婴藏身的洞穴。

  魏十七的闯入是意外之喜,闵婆婆看中他一副躯干强悍无匹,堪比黑龙妖凤,有心另辟蹊径,冒险将宇文始遗下的一缕神念移入其中,占为己有,然而阴差阳错,静昀真人那来自天外的一剑摧毁了一切,遗言都来不及说,就神魂湮灭,身死道消,丢下姬樱和裴丁二人守护魔婴,独自支撑危局。

  荒北城流言纷纷,连角夫都知道雪原之下潜伏着一股暗势力,唐橐将信不信,置若罔闻,金、申二位副城主不敢轻易启衅,却不想这股势力确实存在,并维系于天魔余孽闵婆婆一身,余皆了了。那老婆子一死,苦心经营的一切即土崩瓦解,岌岌可危,如非有魔婴在,姬樱早就丢下裴丁远走高飞了,哪肯一直逗留在此。

  姬樱把前前后后都交代清楚,魏十七颔首认可,这才合乎情理,闵婆婆一个避祸的外来客,又不是什么天魔再生,凭什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崛起,成为一方霸主。趁着妖奴叛动,天下大乱,躲在雪原下是明智之举,讳莫如深,让人看不透底细,反不敢妄动,如果她胆敢暴露在天光下,就算有堪比显圣真人的通天手段,又怎敌得住妖奴与修士群起而攻之

  他摸摸姬樱的头,道:“好,就饶你一命。”

  此言一出,姬樱大大松了口气,浑身大汗淋漓,几乎瘫软下来。她急于向新主人表明姿态,献媚道:“大人,这雪原之下颇有出产,可要小人唤那三个妖虫王前来觐见”

  “倒也不忙。”魏十七起身走到破碎的石台旁,却见那黑卵一涨一缩加快了不少,魔气尽数收入卵内,没有丝毫外泄。他从锦囊中抽出屠龙真阴刀,拍拍坚韧的卵壳,有些犹豫不决,究竟是一刀毁了它,还是试图收为己有呢

  姬樱大吃一惊,嚅嚅道:“大人是打算取出魔婴”

  “有什么不妥吗”

  姬樱战战兢兢道:“魔婴尚未完全成形,那个提前取出,恐生不测”

  “会有什么不测”

  “听闵婆婆提起,魔婴一旦溃败,魔气不受约束,将肆无忌惮侵蚀活物,湮灭神智,将其变成凶残嗜血的低劣魔物。”

  “就像你们这样”

  “大人,我等并非魔物,只是被魔气点染,受人驱使的傀儡,魔气在体内凝结为魔纹,并未吞噬神智。”

  “有意思受人驱使,究竟是谁在驱使你宇文魔婴还是闵婆婆”

  姬樱为之语塞,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,顿了顿,模棱两可道:“天魔只得一人,却化身万千,魔气归于谁人,我等就听命于谁。”

  魏十七若有所思,以刀背轻轻拍打着黑卵,喃喃道:“留你在此,终究是个祸患,你说,该怎么处置为好呢”

  仿佛感应到他的威胁,黑卵急剧鼓胀,“喀嚓”裂开一道缝,冰裂的细纹随之布满卵壳,仿佛戳破的皮囊,黑卵迅速干瘪下去,一双纤细的手臂挣将出来,指,掌,腕,臂,白皙如玉,完美无瑕。

  姬樱身不由己倒退数步,涩然道:“魔婴出世了”手机用户请访问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