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一百节 扮一回缩头乌龟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流火从沉睡中苏醒,将蚩尤妖丹一扫而空,运丹火炼化,稍稍恢复了一些精神。 情况糟糕透了,阴气业已侵入脏腑,玷污妖丹,回天乏力,他向魏十七坦言,此身在鬼门关前徘徊,只差一步堕入深渊,他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。

  对此魏十七并不感到意外。

  不过鬼族剿灭了蛇颈龙,将其族人炼为鬼物,此仇不报,死不瞑目,流火冷眼旁观,这韩长老是操纵魂魄的大行家,他表示愿意献出魂魄,供其驱使,助他找到鬼族藏身之地,谋取太阴元命珠。流火的肉身已无可挽回,魂魄离体是唯一的选择,魏十七沉思片刻,颔首应允,催动摄魂心法,伸手一招,一缕黑烟从流火口鼻中飘出,投入他掌心,凝成一头小小的蛇颈龙,哀伤地望着抛下的身躯,似有不舍之意。

  魂魄甫离肉身,尚可保数日清明,随着外邪入侵,浊气浸染,意识随之湮灭,沦为无知觉的孤魂野鬼。流火的魂魄还有大用,魏十七赠与他三滴真龙精血,流火大喜过望,这一来,数年之内可保意识不失,等同于凭空增添一截寿元,让他有机会亲眼目睹鬼族的覆灭,得偿所愿。

  魏十七向流火问明海沟所在,又讨教了几道水遁符,流火毫不藏私,连蛇颈龙一族的不传之秘都慨然相授,务求助他一臂之力,剿灭鬼族大敌。

  比划了许久,流火颇见倦怠,魏十七将魂魄收进赤玉匣,吞入腹中藏好,抬眼望去,流火的肉身被阴气侵蚀,血肉脏腑尽皆化去,只留下一具白森森的骨骸,阴气缠绕其上,恋栈不去,颇有几分灵气。能够重创蛇颈龙王族,连蚩尤妖丹都制不住,这一团阴气非同寻常,魏十七走近去,试探着伸出手,阴气受到血肉的吸引,如飞蛾扑火,一股脑扑将上来,将他手掌紧紧裹住。

  破晓真身何等强悍,阴气不得其门而入,缠绕了片刻,忽然老老实实蜷缩在他掌心,凝成一颗黑色珠子,随着海流微微摇晃,看上去人畜无害。

  魏十七心中一动,犹豫了片刻,取出屠龙真阴刀,将黑珠往刀身一拍,果不其然,珠子顺顺当当融入刀内,相安无事。只过了数息,刀身忽然一跳,竟脱手飞出,在海中一通乱撞,没头苍蝇一般,好几次擦着魏十七头顶飞过,根本不停使唤。

  魏十七不插手,静观其变,屠龙真阴刀疯了半晌,渐渐平息下来,悬浮在海水中,一动不动。约摸过了一炷香工夫,刀身微微一颤,无数黑亮的游丝蜂拥而出,彼此交织,化作一个扁长的黑茧,将真阴刀裹得密不透风,就此沉息下去。

  这是什么状况?魏十七有些摸不着头脑。一时冲动,结果似乎不坏,歪打正着,促使屠龙真阴刀再度蜕化,他不禁暗暗期待,不去惊动它,耐心等下去,这样的心情,就像当年在产房外等待自己的孩子出生。

  然而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,他想要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,却迎来一个蠢笨可厌的儿子,人生的无奈和失落,莫过于此。

  屠龙真阴刀的蜕化持续了七天七夜,时间一到,黑茧重新化作阴气,将刀身染得晦暗无光。一眼看去,似乎没什么改变,依然是一柄粗陋的斩/马刀,长不足三尺,直,宽,厚,像根笨重的铁条。

  魏十七取过屠龙真阴刀,掂了掂分量,似乎重了几分,略一舞动,也不见异样。他奶奶的,这七天七夜,它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有些心痒,琢磨着找个鬼修试试刀,但自打睢晏覆灭后,鬼族就此销声匿迹,再也没有露过面,他们难道咽得下这口气,甘心扮一回缩头乌龟?

  罢罢罢,既然他们不敢来,干脆找上门去,就当是不请自去的恶客!魏十七拿定了主意,平心静气,凝神画一道水遁符,往身上一拍,催动妖元分开海水,如箭一般射了出去。

  蛇颈龙的水遁术果然别具一格,一道水线,倏忽滑出数丈,迅捷如飞,魏十七这才真正体会到水遁的奥妙。比起《廿六符源本》所载,此界的符箓变化无穷,不知强了多少,难怪可以跟法相和妖术相提并论,鼎足而三。

  渊海浩瀚无垠,沿着海底行了数日,眼前忽然断裂,有如万丈悬崖,深不见底,亦望不到头,魏十七绕了许久,感觉自己像一只趴在悬崖边的小蚂蚁,失去了方向。他召出流火,反复盘问仔细,确认无误,这就是鬼族栖身的“海沟”。只是在他的印象里,狭而长的才是“沟”,广阔到如此光景,简直就是一片沉入海底的大陆,也能称作“沟”?开玩笑吧!

  流火不以为然,渊海之大,近乎无穷无尽,又岂是陆上的小妖所能度量的!不过有求于人,也不能多说什么,他连比带划,费了好一番口舌,尽量把鬼族出没的几处方位说清楚,魏十七姑妄听之,越听越觉得不对劲,照流火所言,单是赶路就要花上月余,胡不归与他相约,少则半载,多则一年,就要动身前往鬼窟小界,他哪有这许多时间浪费在此地。

  不过流火报仇心切,跟他多说亦无益,魏十七待他一一交代清楚,仍将其收入赤玉匣藏好,站在海沟旁犹豫不决,不知该不该一探究竟。

  正拿不定主意,屠龙真阴刀忽起异动,在袖囊中蠢蠢欲出,似乎感应到了什么。魏十七心中大奇,忙将刀取出,却见刀身阴气郁积,闪动着一抹抹暗淡的光芒,海水随之鼓荡,水纹扭曲不定,渐渐勾勒出海底的沟壑地貌,将千里之遥缩为咫尺之地,有如一副纤毫毕现的地图。

  屠龙真阴刀倏地射出,指向一点,水纹顿时溃散,什么都没留下。魏十七闭上眼睛沉思了半晌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喃喃道:“有意思,这算是邀请吗?”

  他可以肯定,这一切都是那颗阴气凝化的黑色珠子在捣鬼。藏于流火体内,将他引到海底,投入屠龙真阴刀中,幻化出地图,指引他前往海沟深处,到底是谁,希望他走这一遭呢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