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十九节 极天逍遥印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放眼大瀛洲,有资格与她一战的,唯有极昼城主胡不归,舍此之外,独孤求败。 李静昀微微冷笑,将斩神剑一收,且看他有何手段。

  铜印端端正正浮于空中,黄龙、青鸾、伏龟、夏枯蛇、锦纹毒鸩、帝江、雷鹫七道精魂仓皇飞出,投入胡不归体内,隐没不现,魏十七本能地感得不安,退后数步,将法相一收。下一刻,铜印翻转,露出剑拔弩张的“雅言”,李静昀目光炯炯,早看清是“极天逍遥”四字。

  洞天小界无声无息地张开,黄气滚滚而出,席卷鬼窟,弥散于空中,阴风寒毒顿时一扫而空,现出朗朗天地,明明乾坤。

  是混沌秽气吗?怎地全无灵性?异样的感觉袭遍全身,魏十七一条背梁脊骨凉飕飕的,寒毛倒竖,仿佛被一只轻薄的大手抚过。

  李静昀眼光何等厉害,冷冷笑了起来,一语道破玄机:“这就是你当年灭杀天妖的手段吗?”

  胡不归整个人冷静下来,骨节噼啪乱响,现出半人半禽白头藏鸟的原形,张开利喙,口吐人言道:“请君入瓮!”

  任尔千种手段,万般神通,我只一剑破之。李静昀将斩神剑一立,灌注真元,苍白的剑光倏忽飞出,她忽然察觉到异样,“咦”了一声,脸色微变。

  剑光不断衰竭,只飞出丈许,便剩下暗淡的一抹,与此同时,李静昀觉得体内真元透过窍穴飞速流逝,似乎被什么东西源源不断汲取,挡都挡不住。

  斩神剑光愈飞愈慢,到他身前时,尚不足半尺,胡不归催动魂魄之力,手起一拳将剑光轰没,心中大定,殚思竭虑琢磨的法子果然有效,李静昀重蹈天妖的覆辙,被他克得死死的,再无翻盘的可能。

  所有的关键都在于那枚铜印。

  铜印是胡不归年轻时在山涧中捡到的,得来纯属偶然,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,后来经陆黾洲羽族高人指点,才知道那是一件洞天宝物。不过区区一处洞天恶界,空无长物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没什么要紧,只因小界内光阴流速异常迟缓,难能可贵,胡不归才将其带在身边,贴身收藏,作为最后的保命手段,万一遇到大劫难,找个野猫不拉屎的旮旯,把铜印一埋,躲进小界里,真仙也未必找得到。

  胡不归向来心高气傲,原本以为断不会走到这一步,谁知率众起兵反抗天妖,触犯众怒,被强敌衔尾追杀,上天无路入地无门,走投无路,狼狈不堪,只好行此下策,躲入恶界中避祸。

  这一躲,便是百年。

  百年光阴,胡不归在恶界中四处游荡,踏遍了每一个角落,也是机缘凑巧,合当妖奴崛起,竟然被他找到了“界碑”。看了碑文才得知,此物名为“极天逍遥印”,乃上古真仙简离之遗宝,内藏一灵气充裕的“真界”,堪称大瀛洲第一等的洞天福地,犹在斜月三星洞一十八处真界之上。

  但神物遭天妒,不得长久,为抵御跨海而来的强敌,简离施展无上神通,以水火之力阴阳之工洗炼至宝,压缩“真界”,回复到天地未分,混沌如一的鸿蒙初境,生出亿万混沌魔头,再以千魂驱使,张开洞天。魔头出得洞天,被时光洪流一洗,灵智尽灭,残躯化作无边无际的秽气,吞噬天地灵气,真仙的种种大神通俱被克制,简离早有准备,持神兵利器近身肉搏,最终击杀强敌,自己也重伤不愈,坐化于极天逍遥印内。

  前因后果,尽录于界碑的碑文内。

  胡不归又惊又喜,如获至宝,以精血将“界碑”炼化,细细揣摩洗炼至宝,催生魔头的法门,一一记在心里,作为反戈一击的杀手锏。天妖的厉害之处莫过于变化多端的妖法,神通广大的法相,极天逍遥印吞噬天地灵气,无异于釜底抽薪,将天妖拉下云端,任尔强如黑龙妖凤,也会深陷泥潭,到那时,蚁多咬死象,不惜牺牲,用妖奴的性命把它们堆死!

  不过胡不归为人仔细,这等逆天手段,只能用一次,一旦对手有了提防,未必会奏效。他将极天逍遥印秘而不宣,连最亲近的“六星”都瞒得严严实实,直到练成七星破劫神兵真身,占据极昼城,有了立足之地,才暗中洗炼极天逍遥印,催生混沌魔头,其间历尽艰险,不知费了多少心血,才在大战前炼成此宝。

  那一战,胡不归以有心算无意,放出亿万混沌魔头,天妖尽皆折翼,妖奴仗着神兵真身,不假外物,大获全胜,天妖死伤惨重,溃不成军,直到残部退入混沌一气洞天锁内,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一战定乾坤,从此之后,妖奴成为了大瀛洲的主人。

  七星破劫神兵真身并非胡不归最后的手段,打开极天逍遥印,放出混沌秽气的胡不归,才是他最强的时刻。

  李静昀这具分身万里挑一,资质绝佳,三十六处先天窍,合天罡之数,修炼道法一日千里,然则先天窍愈多,真元散失就愈厉害,她稍一催动法术,真元便如开了闸的洪水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胡不归张开双翼,缓缓飞在空中,厉声喝道:“逃无可逃,战无可战,你还不束手就擒!”

  李静昀将斩神剑收起,淡淡道:“好心机,好手段,不愧是极昼城主,不过束手就擒的,应当是你吧!”

  胡不归不怒反笑,魂眼明灭,七星轮转,将双翅微微一振,箭一般迫近身,起手便是一拳,虚空中炸开无数裂痕,纵横交织,藤蔓一般蔓延生长,劈头盖脸缠向李静昀。

  李静昀体内空空如也,真元尽被混沌秽气吞噬,她脸上却毫无惧色,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疯狂,低低笑道:“夏虫不可语冰,大象境岂是尔等屑小所能揣测的……”环绕周身的冥河之水应念而动,轻轻一拍,胡不归哪里抵得住如此巨力,箭一般倒飞出去,倏忽退出十余丈。

  虽然吃了点小亏,终是试探出对方的底细,胡不归哈哈大笑道:“果然,你还没有彻底炼化冥河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