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五十八节 一脚水一脚泥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9-07-15 18:31:15 源网站:阿甘小说网
  [阿甘手机站:m.agxsw]m.fhxsw 烽火中文小说网 荒漠浩瀚无垠,掩埋了无数生灵,隐藏着远古异兽的秘密,时日无多,魏十七终于放弃了一探究竟的念头,驱雁群折向西北,投极昼城方向而去。复制网址访问

  飞了数日光景,戈壁到了尽头,干涸的土地上多了些矮小的草木,稀稀拉拉,半死不活,又过了大半日,远处露出一片深深浅浅的绿,山脉拔地而起,连绵起伏,挡住了茫茫戈壁,潮湿的水汽蒸腾而上,隐隐听到细微的水声。

  秦贞抬手挡在额头,凝视了片刻,轻声道:“似乎是一条大河。水袋差不多都空了,去取些水吧。”

  魏十七拍了拍雁背,头雁嘎嘎而鸣,声断长空,加快了速度,领着雁群扑向群山之间。水声愈来愈响,无移时工夫,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映入眼帘,在山崖间奔涌流淌,九曲十八弯,逶迤东去。

  雁群见了大河,连声欢鸣,不待魏十七催促,便箭一般降落到岸边,拍打着翅膀急不可耐。秦贞卸下包裹,取出干瘪的水袋,到上游逐一装满,魏十七蹲在河边,双手舀了清凉的河水扑在脸上,痛痛快快擦了把脸,望着清澈的河水,不觉有些意动。

  秦贞挽起衣袖,洗了洗脸和手,精神为之一振,她伸手拨弄着河水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,雪白的胳膊映在水中,如一弯雪藕。

  魏十七努努嘴,道:“想不想洗个澡?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。”

  秦贞被他挑动心事,赧颜道:“光天百日的,那……那……那怎么成!”

  “如果是天都峰下的月牙潭,又如何?”

  “咦?”

  魏十七一时兴起,将手伸入大河中,张开“一芥洞天”,“哗啦啦”一声巨响,河水陡然下降数尺,纳于洞天内,汇聚成一弯深潭,形同弯月,四周林木苍翠,空无一人。

  他挥挥手,张开一道霞光流转的门户,笑道:“进来吧!”

  秦贞犹豫了一下,举步跨入洞天内。刹那间,天旋地转,日夜轮换,她站在月牙潭边,漫天月光和星光倒映在水中,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,这是她一生怀念开始的地方,她下意识捂住嘴,眼中闪动着泪光。

  魏十七悄悄出现在她身后,在她耳边吹了口气,笑道:“这里只有你一个人,放心,没有人打扰。”

  “师兄你呢?”

  魏十七顿了顿,叹息道:“我无所不在,只是肉身进不来。”

  他不便多留,将秦贞留在洞天,意识回到躯壳,站在大河边,望着一群黑颈灰雁在水中嬉戏,捕食鱼虾,心中不无遗憾。妖域铭刻在肉身之上,成就“一芥洞天”,突破神兵真身的局限,固然有诸多好处,但从此以后,他再也不能将身躯挪入洞天。有得必有失,这也在情理之中,或许当他踏入显圣境,炼就分身,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阳光洒在他脸上,像无数调皮的精灵,跳跃不定,魏十七低头若有所思,忽然心血来潮,抬头向下游望去。远处的山林中传来一阵穿云裂帛的长啸,十来个面目狰狞的妖奴恰好转过山崖,手持凶械,肩头驮着猎物,为首一人身材魁梧,满脸横肉,一脚踏在山岩上,极目四眺。

  隔着遥远的距离,二人目光碰撞在一起,魏十七朝他挥挥手,打了个招呼。那大汉不是旁人,正是不久前在荒北城有过一面之缘的河丘城主沙艨艟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偶遇。

  沙艨艟认出了魏十七,怔了怔,随即哈哈大笑,丢下一干手下,飞身跳下悬崖,张开四肢扑进大河里,湿漉漉地爬上岸,一脚水一脚泥,大步流星朝他走去。

  魏十七迎上前,笑道:“沙城主忙什么哪?”

  “嘿,闲来无事,带一帮兄弟出来打猎,散散心。喏,才打了几头大香獐,难得的好货色,待会请老弟尝尝鲜。”

  “河丘城离此不远?”

  沙艨艟打了个哈哈,道:“不远,不远,也就千八百里。魏老弟怎么有空过来?荒北城到这里可远得紧也不打个招呼,让沙某早些准备,略尽地主之谊!”

  “原本打算去极昼城拜会胡帅,顺道去陇丘山绕了绕,才歇下来,就遇到沙城主了。”

  “陇丘山?千都城?吓,那地方一片大荒漠,连活物都找不到半个,除了沙还是沙,有什么可看的!”

  “瞻仰一下大能激斗的遗迹,聊以鞭策自己不可懈怠。”

  沙艨艟笑了起来,“魏老弟还要鞭策自己,沙某真该钻到地下去吃土了!罢了罢了,不说这些扫兴的事,相逢有缘,来,喝上几杯!”

  他圈起拇指食指,含在嘴里打了个尖锐的唿哨,无移时工夫,一干手下紧赶慢赶追上来,一壁厢就地安排酒食,坛坛盅盅,盘盘碗碗,显然是早有准备,一壁厢把猎到的獐子剥洗干净,架在火上烤熟了,流水也似地送上来,伺候得甚是殷勤。

  二人喝了几杯酒,沙艨艟旁敲侧击问起来意,魏十七也不瞒他,坦言十年后环峰岛之会,形势凶险,他正修炼一桩神通,迟迟不得突破,故此上极昼城,请胡帅出手相助一二。

  是什么样的大神通,要胡帅出手才能练成!沙艨艟心痒难忍,但也清楚交浅言深是大忌,于是他唾沫横飞,只说些河丘城的奇事轶闻套近乎,绝口不再问下去。

  二人吃了大半天,将酒肉一扫而空,天当被,地为床,在大河边露宿一宿。第二日,沙艨艟力邀他到河丘城坐上一坐,魏十七婉言谢绝,表示来日方长,有的是机会再聚。

  沙艨艟也不勉强,指明了方向,目送他驱雁群破空而去。

  一干手下熄了篝火,收拾妥当,静候城主吩咐,沙艨艟捏着下颌寻思了良久,喃喃自语道:“那片荒漠有什么可看的,巴巴地绕了一大圈……”

  一个狮头人身的妖奴凑上前道:“城主,听说每到月圆之夜,荒漠深处有冤魂现形,那位大人莫不是冲着鬼魂而去?”

  沙艨艟顿时记起跨海而来的提耶鬼修,抬手给了他一个毛栗子,骂道:“什么冤魂鬼魂,瞎说八道,乱嚼舌头!”心中却信了几分,猜测魏十七莫不是奉命到荒漠深处摄取鬼魂,祭炼鬼修宝物,遇到了难题,这才急急找胡帅相助。

  沙艨艟一时好奇,随即将手下遣散,命他们回转河丘城,他则独自赶往极昼城,打算凑个热闹。7笔趣阁 m.7biquge [记住我们:阿甘手机站:m.agxsw]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