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三节 煮熟的鸭子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水声?哪来的水声?那白鹤青年定睛细看,哪里是什么飘带,分明是一道涓涓细流,具体而微,浩瀚之意扑面而来,犹如天河倒悬。 他心中一凛,忙将紫玉销金佩举到身前,呼地一口气吹出,紫烟氤氲而出,凝作一头蛇颈牛身的虎纹怪兽,张开血盆大口扑上前去,却如泥牛入海,钻入细流中消失无踪,连水花都不曾激起分毫。

  那白鹤青年大惊失色,紫玉销金佩来历不凡,乃是师尊当年游历陆黾洲的一件护身至宝,有通天彻地的大威力,他虽然只能激发十之一二,已足以在同辈中脱颖而出,今番受命远赴渊海,剿灭大瀛洲来敌,没想到甫一现身,便遇到如此棘手的对手,当真始料未及。他心中暗暗后悔,紫烟被对方收去,若不能及时夺回,有损紫玉销金佩的威力,他急忙又取出一宗法宝,金灿灿,圆坨坨,竟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玉珠,密密嵌满了金线,托在掌中高高举过头顶。

  细流看似孱弱,实则是一道冥河,鹅毛飘不起,芦花定底沉,那白鹤青年急于夺回紫烟,未能及时抽身,被冥河轻轻一卷,什么法宝都来不及祭出,万钧巨力涌来,只一拍,便迷失了心智,昏昏沉沉堕入河底。

  阴元儿衣袖一展,将冥河收入袖中,忽然“咦”了一声,一道赤芒从袖中飞出,闪了数闪,便消失在海天尽头。魏十七眉头微皱,问道:“被他逃脱了?”

  阴元儿脸色阴晴不定,阎川忽然道:“那白鹤是陆黾洲苍鼓族年轻一辈的翘楚,其师尊乃是真仙传人,保命的手段层出不穷。”

  他说了这一句,就此不再开口。

  阴元儿嘴唇微动,一丝轻微的声音在魏十七耳畔响起,低弱蚊吟,“逃了就逃了,只是被他卷去一滴冥水,恐有不妥。”

  魏十七心中打了个咯噔,冥水落入苍鼓族之手,失了奇兵之效,环峰岛之会,又平添三分变数,此行果然险阻重重,不可大意。

  那白鹤青年走得仓促,重宝来不及一并携走,阴元儿生怕真仙动过手脚,将紫玉销金佩和金线玉珠丢给魏十七,魏十七当即收入“一芥洞天”,暗中递与魔婴,命他徐徐炼化,占为己有。魔气点染万物,最是阴损不过,此等法宝落在魏十七手中,不明心法亦是枉然,交给魔婴驱使,以有心算无意,定能还对手一个莫大的惊喜。

  魏十七抬头向空中望去,沙艨艟和支荷双双出手,与剩下两头白鹤战作一团,你来我往,僵持不下,不过既然已经漏了底细,他也不急于斩草除根,任凭沙、支二人与对方纠缠。

  陆黾洲羽族四支,苍鼓族以大力著称,那最先溃败的白鹤青年握有重宝,还没来得及显露“大力”,便被卷入冥河,沦为砧板上的鱼肉,反倒是余下的两头白鹤,被神兵真身抢到身前,来不及祭出法宝,只能凭借铁喙钢爪,老老实实与沙、支二人缠斗,一时半刻不露败象。

  就实力而言,沙艨艟和支荷犹在二鹤之上,但他们存了生擒活捉的念头,许多厉害的手段没有使出来,那两头白鹤虽然处在下风,却有模有样,将门户守得极严。

  沙艨艟瞥见阴元儿举手投足便将为首的白鹤擒下,一时间好胜心起,将疾风矛一摆,一气激出上百道风刃,疾风暴雨般卷向对手,那白鹤将双翅一展,施展神通连扇七扇,风刃停在它身前三尺,不得寸进,顷刻间化作一团旋风,缓缓而散。

  争得这片刻的空隙,沙艨艟腾出手来托起系天古灯,咬破舌尖喷出半口精血,灯焰得精血之力,倏忽涨大,托着油碗的二女亦睁开双眼,一道白光射出,端端正正落在白鹤身上。那白鹤张开尖喙厉声哀鸣,逼出法相,化作一溜虚影,迎着古灯疾冲而去,被白光一照,顿时现出了原形。

  沙艨艟心中一喜,加紧催动系天灯,不想那白鹤极为刚烈,张口喷出一颗血红的妖丹,猛地炸将开来,拼着舍弃妖丹,强行挣脱了束缚,法相双翅一展,周身翎羽化作利箭,席卷而至。近在咫尺,沙艨艟来不及躲闪,幸好他有四条胳膊,当下将疾风矛舞得密不透风,挡下大半,剩下少许射中身躯,也无法破开碎玉真身,些许皮肉浅伤,无足挂怀。

  那白鹤好不容易逼退对手,奋起余力祭出一串铜铃,大大小小,一十九枚系于一处,“铃铃铃铃”响个不停,铃音忽高忽低,连成一片,犹如催命的魔咒。然而沙艨艟系天灯在手,区区铃音根本奈何不了他,他托着古灯,灯焰摇曳不定,映得一张脸狰狞可怖。那白鹤心下一寒,张口喷出一团精血,氤氲弥漫,将周身一裹,化作一道血线远遁而去,沙艨艟竟来不及阻拦,只能低低咒骂一句,望尘莫及。

  另一边,支荷赤手空拳缠住一只白鹤,膝盖不弯不屈,形同鬼魅,双手点点戳戳,硬挡利喙翅爪,有如铁铸,行动虽不是太快,却卡在对方将发力而未发力的瞬息,那白鹤纵有神力,却始终不得施展,气得七窍喷烟,进退两难。

  沙艨艟看得心痒痒的,有心插一脚,又担心支荷翻脸不认人,忍不住提高声音道:“支城主,别玩了,快些了断了上路!”

  支荷听若不闻,照旧不紧不慢,沙艨艟吆喝了这一嗓子,也不愿过于揶揄,耐着性子站在一旁监视,以免白鹤血遁逃脱。

  白鹤形单影只,压力倍增,只得逼出法相,作搏命一击。然而就在法相现形的刹那,支荷鬼使神差迫近身,一指戳在它颈后,淡蓝的火焰无视翎羽,针一般扎入体内,法相只浮出一半,便缩了回去。

  火焰钻入胸腹,化作纤细的链条,将妖丹牢牢锁住,妖元被制,那白鹤哀鸣一声,双翅垂了下来,打着旋跌落空中。支荷抢上半步,抖开一只御兽袋,将白鹤顺势摄入其中,稳稳飘落在鲤鲸背上,不动声色。

  沙艨艟叹息一声,心中懊恼万分,一个不小心,让煮熟的鸭子给飞了,可惜可惜,之前他还惦记着骑鹤上极昼,让唐橐好生开开眼,现下全黄了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