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节 真仙不轻动

小说:仙都 作者:陈猿 更新时间:2018-12-06 08:56:56 源网站:2K小说fpzw
  出海十余日,魏十七一行先后遇到羽族斥候一,强敌三,从交手的情况看,双头鹰成就下品法相,腹内炼成一团毒焰,实力大致相当于千都城四元金乌真身的牛乙,三头白鹤神通参差不齐,血遁逃脱的那个足以压过唐橐一头,比之“六星”中最强的文、支、沙三人尚有不及,剩下两头约摸是焦百川和翟爻的水准,但这只是纸面上的推衍,生死相搏,神兵真身克制种种妖术法宝,未必就输于羽族。

  纸面上的推衍足以说明问题,苍鼓族斥候有数万,白鹤只是真仙的二代传人,由此观之,大瀛洲一洲之地,比不上陆黾洲最弱的羽族,这还取决于对方真仙不出手。好在据阴元儿拷问双头鹰的魂魄得知,出于某种隐讳的原因,真仙不轻动,非到陆黾洲生死存亡之际,真仙不会出手,星罗洲虫族、渊海海族的真仙亦如此,今番羽族赴环峰岛之会,以苍鼓族族长为首,他也不过是真仙的嫡传弟子,并未成就真仙。

  魏十七推测,羽族之所以透过胡不归暗中渗透大瀛洲,不便明着插手,顾忌星罗洲虫族的态度只是其一,更为关键的原因,落在“真仙不轻动”这五个字上。上古之时,有真仙跨海而来,击破大瀛洲上古异兽,后又有提耶洲诃摩族跨海入侵,大瀛、星罗、陆黾三洲真仙联手将其灭杀,为何如今反倒“真仙不轻动”了?其中必有蹊跷!

  不过对魏十七来说,这是莫大的好消息,真仙以下,他了无所惧,有了“渡劫”大成的乌龟壳,至不济也可全身而退。

  魏十七与阴元儿凑在一处窃窃私语,不时问阎川几句,梅真人闭目养神,神游物外,竖起耳朵听得仔细,支荷得了一头白鹤,心满意足,不声不响只顾调教坐骑,沙艨艟有一口没一口嘬着小酒,眯起眼睛若有所思,渊海之上只闻风声涛声,三头鲤鲸抖擞起精神,破浪前行。

  连着数十天风平浪静,既没撞见羽族的斥候,也没有强敌来袭,阎川心中忐忑不安,他熟知羽族的秉性,都是些吃不得亏的主,反击来得越迟,就越激烈,鲤鲸族与羽族向来交好,他怕的是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双方一旦杀红了眼,他夹在中间,躲都躲不开去!

  气温骤降,海中出现了浮冰,叮叮当当彼此撞击,渐渐连成一片,冻得坚硬如铁,鲤鲸晃动笨重的身躯破冰而行,速度顿时慢了下来,又过了数日,视野尽头出现一脉冰川,连绵起伏,向远处延伸,有如一块白茫茫的大陆。鲤鲸纷纷收起法身现出人形,向魏十七解释一二,这片冰川称为“冰幔”,终年寒冷刺骨,风雪不绝,乃是渊海一大奇观,其最厚处,一直冻结到海底,直插地心深处。冰幔广袤无垠,绕行耗日持久,耽搁工夫,不如径直穿过冰川,沿溜道前往环峰岛,能省不少时间,并不比水遁慢到哪里去。

  魏十七等人自有高来高去的手段,不在话下,但鲤鲸是海中的巨兽,体型狼犺,飞遁非其所长,不过他们既然胸有成竹,试一试所谓的“溜道”也无妨,魏十七颔首许可,命他们在前引路。

  阎川大步上前,阎田阎白紧随其后,从冰川的缝隙攀缘而上,行动利索,渐行渐高,放眼望去小如蝼蚁。魏十七等自无须如此费力,一个个蹈空的蹈空,驾云的驾云,各逞手段,不紧不慢跟着三人,相距数丈,只顾欣赏冰川的雄壮,叹为观止。

  攀爬了多时,三头鲤鲸登上山顶,四下里察看一番,老马识途,很快就找到了那条下行的溜道,冻得结结实实,在冰川间周折环绕,最窄处不过丈许,晶莹剔透,滑不留手。

  阎川当即现出鲤鲸原形,比起在海中缩小了不少,堪堪可以挤过溜道,不至于被冰川卡住。魏十七和梅真人踏上鲤鲸之背,阎川瞅准了方向,小心翼翼滑了下去,笨拙的身躯左右扭摆,竭力保持平衡,控制方向。

  坡度愈来愈大,下滑的速度不断累积,到后来快得惊人,鲤鲸皮糙肉厚,与两旁的冰川挨挨擦擦,频繁撞击,浑不当回事,反起到遏制一二的效用,不至于失控。魏十七觉得好生有趣,与过山车相仿,他伸出脚尖点点阎川的后颈,道:“再快一些!”阎川苦笑一声,不敢违背,只得舒展身躯,壮着胆子往下滑去,有如飞一般,左一撞右一撞,砰砰砰砰,撞得晕头转向,身不由己,坚持了数十息,一头扎进冰川,小半个脑袋没入其中,这才停了下来。

  魏十七跳下鲤鲸背,举头四顾,这一段溜道已经到了尽头,前方又是一座屹立的冰山,势拔山岳,连绵不绝,一眼望不到头。阎川化作人形,从冰坑中退了出来,兀自眼冒金星,他伸手摸摸脑袋,苦着脸叹了口气,看看魏十七,又叹了口气。

  等了好一阵,阎白和阎田才先后抵达,他们比阎川谨慎得多,虽然慢了些,却胜在平稳,没吃什么苦头。众人歇息片刻,再度上路,魏十七嫌鲤鲸攀爬冰川太过迟缓,干脆抓住阎川的胳膊拎将起来,打了数个旋,奋力一掷,阎川“哇哇”乱叫,身不由己飞向高空,去势将尽,正好掠过冰川,他急忙伸长了胳膊抱住冰山,四肢并用爬了上去,兀自惊魂未定。

  “有趣!真有趣!”沙艨艟学着他的样拎起阎田,催动神兵真身,用足了力气高高抛起,却差了丈许,怎么够都够不着,阎田凌空扒拉了一回,惨叫着摔下来,被沙艨艟伸出双臂稳稳接住。

  一忽儿高一忽儿低,一忽儿近一忽儿远,连着抛了七八趟,沙艨艟找到了窍门,一举成功,阎田摇摇晃晃走了几步,一屁股坐地,瘫倒在阎川身旁,脸色煞白,像醉酒,又像晕海,吐得一塌糊涂。

  沙艨艟摩拳擦掌,把目光投向阎白,后者见势不妙,急忙抢到魏十七身旁,赔笑道:“有劳大人送一程,免得耽搁时日,误了大事……”

  狗日的!马屁精!沙艨艟顿时意兴阑珊,也不去管他,将腰一扭,身形拔地而起,履冰山如平地,噔噔噔飞奔,无移时工夫便登上了冰川,脑后风声嘹亮,阎白一掠而过,“啪嗒”落在脚边,四仰八叉,像一条死狗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